第八十一章 赈饥

作者:风中笛 |字数:2362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我在万界送外卖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重生之都市狂仙

    “大老爷,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您行行好!”

    “就是,我们可听说了,你这里有粮食!”

    “……”

    这时人群中有人高呼道:“乡亲们,他们心黑着呢,不会拿粮食出来,这些人想让我们饿死,我们干脆冲进去,吃他娘的吃个够!”

    紧接着又有人喊道:“对,冲进去,找粮食!”

    “冲进去!……”

    “……”

    人群中顿时一阵骚乱,眼看有控制不住的趋势。..cop>    陈恒一直在冷眼观瞧,此时眼睛一厉,正如他所料,这中间果然有人煽动,他目光慢慢在人群中搜寻,很快便发现几个可疑的人员,这几个人分散在人群中。

    虽然经过了精心化妆,也穿着相同的衣服,看上去和这些饥民差不多,但是眼神还是神态是无法伪装的。

    他朝人群中指了指,冷冷的说道:“赵原,带人把这几个人拿下!”

    赵原顺着他的手指也发现了这几个可疑的人,随即说道:“一队跟我来!”

    说完,他带着人如狼似虎般冲入人群,这一下可扎了锅,饥民们下意识的向后退去,甚至有的转身就逃,他们大部分是老实巴交的本份人,今天他们虽然人数上多,但本质上还是胆小怕事。..cop>    当然也有饿急眼不怕事的,这部分人也敢反抗,但别忘了他们都是三四天没吃东西了,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就没力气,虽然人多但也不是赵原这些人的对手,很快就被打倒一片。

    “杀人了!跟他们拼了!”

    “快,大家别跑跟他们拼了!”

    “……”

    这几个有开始煽风点火,边喊着边向后溜,没想到这样一喊却暴露了自己,赵原等人眼中一亮,纷纷锁定目标。

    “这还有一个,别让他跑了。”

    队员们动作太快,实力太猛,左突右冲如入无人之境,饥民们人虽然多,但没有组织,乱哄哄的如同一盘散沙,还没反应过来,队员们便冲出人群回归本队。

    “队长,逮着六个!”

    陈恒点了点头,见队员们身上脸上也挨了不少乱拳,于是问道:“大伙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队员们咧嘴嘿嘿一笑,道:“这点小伤算什么,和挠痒痒差不多!”

    陈恒见他们无事便放下心来,喝道:“将他们六个绑了,压下去,过后再审!”

    队员们上去就是一脚,将六人踹到在地,拿着绳子麻利将他们捆了个结实,拖了下去。..cop>    这时对面饥民也反应过来了,炸了锅一般,这些人愤怒了。

    “他们抓人了,快救人!……”

    “你们凭什么抓人!犯什么王法了?……”

    人多壮胆,这时候他们也不害怕了,反正自己一方人多,再加上对粮食的渴望战胜了恐惧,这些人相互壮胆,向陈恒他们冲来。

    在饥饿面前没有比吃顿饱饭更重要的事,没有比粮食更有诱惑的东西,此时什么正义邪恶、什么礼义廉耻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对和错,甚至没人会去考虑这些问题。

    而对方只有一百多人,就是简直微不足道!冲过去就是天堂,冲不过去那就是地狱,厂区大门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分界线。

    “锵!”陈恒抽出腰刀,迅速在地上划了一道线。划完,怒喝一声:“过此线者,杀!”

    这一声怒喝声,犹如震雷一般,饥民们又惊又惧,稍一犹豫,同时放慢了速度,但下一刻内心对粮食的**又重新占据上风,这是对生命的渴望,也是对命运的不甘!

    仿佛冲到前方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他们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一般,此刻他们彻底疯狂了,那还管地上有没有线,就是刀山火海也得向前冲。

    陈恒皱了皱眉头,眼中杀气一现,但随即一隐,喝道:“巡检兵听令,倒转枪杆!”

    队员们已经养成服从命令的习惯,没有人出声质疑,大家得了命令,迅速把长枪一竖,翻手一抬枪尾,紧接着枪尾朝前枪头朝后,依然是之前斜指向前的姿势。

    不管怎么说,这些饥民罪不至死,陈恒也不是噬杀之人,关键时刻还是心头一软。但这样对于队员来说却极其别扭,不得不拉大前后之间距离,否则前面的枪尖很容易伤着后面的人。

    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饥民们已经冲过了线,到了面前。

    “杀!”

    队员们同时刺出,由于前面没有枪杆,受到的冲击力更大,为了防止打滑队员们不得不比平时更用力握住枪杆,否则枪杆向后滑,就变成枪尖向后刺。

    砰砰砰!

    即使没有枪尖,在这种冲击力的情况下,捅到人身上也不是饥民们能承受的了的,几乎是一下一个,刺中者纷纷倒地痛呼。

    “杀!”

    两次刺杀动作下来,饥民倒了几十个,这样形成了一道人墙,后面的人不得不放慢了速度,本来速度就不快,凭一口气撑着,这时速度一缓,这口气一出,便没了后劲,特别是前面倒地的饥民发出阵阵惨叫,虽然伤及不了性命,但震慑力却是不小。

    “杀人了!真杀人了,快跑!”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众人低头一看,确实有个倒霉者被刺到了眼睛上,眼睛是人体的薄弱之处,于是从眼睛刺了进去,在地上抽搐几下,没了生息!

    饥民们面面相窥,又惊又俱,虽然他们中间每天都死人,但这么惨死的却是没见过。见了血后果一般是两种,一是害怕,而是更加疯狂。显然这些饥民属于前者,他们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但后面人都挤到一起了,根本退不动。

    乌合之众凭一股劲,这股劲泄了,剩下的就是溃败,这帮饥民就是乌合之众,甚至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要体力没体力,要纪律没纪律,一两千人对三十几人,却被吓的没有刚才的斗志,重新变回了温顺老实的农户。

    陈恒见此,向前走了两步喝道:“你们是哪里的饥民?为何来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