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73

作者:无影有踪 |字数:4392

人气小说: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神王强宠:萌宝来袭暴君的宠后[重生]都市极品医神小甜蜜火影之商城系统小行星

    此为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80%方可阅读

    她每天早早爬起来,先在寝室默读二十分钟,再去教室跟大家一起早读。..co休时间吃完饭就回寝室看书做题。

    她跟徐琳和蓝晓秋的关系继续不冷不热。

    徐琳其实有过示好的表现,但顾思忆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无法再像刚开始那样毫无芥蒂的当真心好友去对待。她也不想闹矛盾搞孤立, 就当个普通室友普通同学好了,相敬如宾。

    夜色四起,繁星满天。

    运动场一角的乒乓球台,苏韩和陆嘉烨在过招。周骁在玩单杠。

    夏之隽则坐在双杠上,懒散的看着他们玩, 吃着糖。

    陆嘉烨输了下场, 换周骁上。

    他走到夏之隽身旁, 抬手就要拿他手里的袋子, 他更快的抬手避开。

    “不是, 我说你至于吗?现在抠门到连颗糖都不给兄弟吃了?”

    “要吃自己买。”夏之隽淡道,手里的东西坚决不给。

    “, 塑料兄弟情!一块糖就能看穿一个人!”他一边愤愤道,一边伺机而动,猛地出手抢食。

    夏之隽仍是比他快一步,翻身下了双杠,顺便踹了他一脚, “滚!”

    陆嘉烨身手实在比不上夏之隽, 遂气馁。

    但嘴上不甘示弱, “我要跟你断交!”

    被他单方面宣布断交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回的夏之隽,呵呵两声。

    苏韩歇下来,说:“感觉妹妹最近很忙啊,一天来去匆匆的。”

    陆嘉烨深有同感,“可不是,走路都带风。”

    夏之隽没说话,表情淡淡的,若有所思。

    他们聊的起劲时,他独自走到一旁,拿出手机,给顾思忆拨去电话。

    顾思忆正在寝室做题,桌上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夏之隽,赶忙接起来。

    “喂?”

    “你在干嘛?”

    “呃……”她顿了三秒,说,“怎么了?”

    “打篮球吗?”

    “不打不打,我要学习。”顾思忆老实交代,“你记得我上次买了多少书吗?我不能对不起他们。”

    夏之隽嗤笑一声,老神在在的说:“要不要我来指导你学习?”

    “不用不用,我在寝室。..co

    “那你来自习室。”

    顾思忆有点苦恼,她现在是自己摸索自学的阶段,不想要人辅导啊,尤其还是光芒闪闪的学神,两人段位差距太大,到时候一问三不知三问九摇头,太特么丢人了。

    于是,她婉言谢绝他的好意,“谢谢你呀,可是从寝室到教学楼还挺远,一来一回有点费时间。我再学习一会儿就想睡觉了,还是算了,不去了。”

    “……”

    “那,再见了?”

    夏之隽挂断电话,表情很不好看,同时心情很复杂。

    他,居然,被一个女生拒绝了?

    夏之隽不算自恋型人格。但是,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不计其数,女孩子的明示暗示多到他心烦,出门一趟被搭讪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即便他无所谓自己的相貌,也明白这幅皮囊很讨异性喜欢。

    当然,重点是他的学习,从小到大一直名列前茅。

    所以,当他主动提出给顾思忆补课时,内心是带了点你看我对你不错吧你要知道感恩这种心情。谁知道她……

    几个哥们走到夏之隽身边,看他站在原地愣神,问道:“阿隽在想什么啊这么入神?”

    夏之隽沉默片刻,说:“我们是不是太久没跟女生打交道了?”

    “啥?你说什么?”

    “哈哈哈阿隽你还好吧?”苏韩关爱的抚上他的额头,被他拍开。

    周骁:“你不是最烦女生吗?还说女生多了要窒息。拜你所赐,咱们都成了女性绝缘体。”

    陆嘉烨愤然道:“所以我要跟阿隽划清界限!狗日的男神天团,分明就是单身狗集团!”

    周骁很淡定:“单身不好吗?是手机不好玩还是作业不够多?”

    苏韩若有所思道:“不是,阿隽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难道是发现自己曲高和寡,有了空巢青年的危机感?”

    夏之隽表情越来越难看,他原本只是想讨论,现在的女生在想什么?但是基友们把话题彻底带歪,他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次日早读,顾思忆照例准时准点精神饱满的坐在位置上,大声背单词。..cop>    身旁一个人影晃动,转头一看,夏之隽坐在了她旁边的空位置上。

    顾思忆问:“你怎么坐这边?”

    夏之隽懒洋洋的翻着手里的读本,说:“陆嘉烨说我影响他睡觉,把我赶过来了。”

    顾思忆转头往另一边看了看,陆嘉烨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在这样百家争鸣的读书声中还能这么泰然自若的睡觉,敬他是条汉子。

    顾思忆继续读自己的书,但有个人坐在旁边到底是不一样,尤其是这个人一举一动都好看的自带滤镜。当顾思忆又一次看到他把一颗软糖放到嘴里咀嚼时,忍不住问道:“你天天吃糖,没有甜到齁啊?”

    她算比较喜欢吃甜点了,但跟夏之隽起来还是输了。

    夏之隽淡道:“糖分有助于稳定情绪。”

    顾思忆瞟一眼夏之隽,大哥你的情绪已经很稳定了,基本上就是八风不动浑身上下透着一种谁也不要来烦本公子的高冷气息。

    算了,她继续背书。

    顾思忆在坚持奋战下,把英语前三个单元单词背完了,现在开始背第四单元。

    “transport,名词运送运输,动词运输运送……”

    “transport……t,r,a,n,s,p,o,r,t……transport……”

    “运输运送,transport……”

    夏之隽听到她反反复复拼读念叨着一个单词,没忍住,笑了下。

    顾思忆很敏锐的捕捉到这一声低低的别有意味的笑,转头问他,“你在笑我?”

    夏之隽舌尖舔了舔牙槽,把最后一丝糖分分解后,淡道:“你就算把所有单词都背下来也没用。”

    “谁说没用?单词是基础!”顾思忆反驳。

    “单词是死的,只背单词没有语感,我建议你直接背课文。”

    顾思忆挣扎了几秒,决定看在夏之隽英文满分的份上,从善如流一次。

    “好吧,你是学神,你说的都对。”于是,她把教材翻到前面开始读课文。

    等她读完一遍,准备逐句逐句开始背的时候,又听到夏之隽的一声低笑,仿佛是来自灵魂的藐视。

    顾思忆憋不住,问他,“又怎么了?”

    “你读书……还真是,嗯……”他仿佛在思考什么措辞能好听一些,然后悠悠道,“很用力在读书。”

    “……”这是笑话她用力过猛?

    顾思忆小脸隐隐发红,咬着字眼道,“那请你不用力的读一遍我听听。”

    她把课本往旁边一挪,放在夏之隽的视野里。

    “do you want a friend whoyou could tell everything to,like your deepest feelings and thoughtsor are you afraid that……”

    另一边,陆嘉烨睡得半梦半醒,翻个面,半眯着眼,发现身旁没了人。

    懒洋洋撑起身,再一看,好家伙,直接蹭到妹妹那边去了,还在看同一本英语书。

    他果断拿起手机,在新更名的‘单身狗集团’微信群里发消息:“阿隽趁我睡觉去跟妹妹腻歪,阴险!”

    顾思忆听着夏之隽读课文,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说她用力了。

    两个人读出来的课文怎么形容,她就像一个声嘶力竭乞讨的乞丐,而他是一位闲庭信步的优雅王子。

    发音之标准断句之自然连句之流畅,整个就是行云流水,轻轻松松的毫不费力的,跟她看的美剧人物说话没差别。关键是,他的声音还特好听,那些英文字母从他嘴里出来,仿佛悦耳的音符,还沾了浓稠的甜糖香醇。

    等他一篇课文读完,顾思忆一脑袋砸在课桌上,很丧的呐喊一声,“我要带着我的英语一起自焚!”

    “没什么难度,你注意下,多读几次就好了。”夏之隽淡道。

    没什么难度?好吧!随意了!躺平任嘲!

    顾思忆内心狂翻白眼,双手杵着脑袋,眼睛盯着书本,恨不得盯出一个窟窿来。

    “要我带你读吗?顺便给你讲解?”

    顾思忆愣了下,缓缓松开手,难以置信的转头看他,“你不看自己的书了?”

    “总不能看着你自焚。”他要笑不笑的说,合上自己的课外书放在一边,拉过她的英文课,放在桌子中间,又说,“坐过来点。”

    顾思忆乖乖挪动凳子往中间凑,两人胳膊抵着胳膊,脑袋快要挨上脑袋,他手里拿着一支笔,一边带她课文,一边给她划重点句式,给她讲解。

    “握草握草握草!”

    “快看阿隽和妹妹!他这是想吃窝边草的节奏?”

    “老子有生之年第一次看他这么如沐春风为人师表的样子,后背直冒凉气。”

    陆嘉烨在微信群里不断轰炸。

    周骁和苏韩终于有了反应。

    周骁:“毕竟是清澈的兄弟关系,辅导学习很正常。”

    陆嘉烨:“狗屁!就算是他亲妹,他都不一定乐意!你们忘了他那个表妹,暑假跟他一起刷题,被他虐哭的事儿了?”

    苏韩:“可能他大彻大悟要团结友爱同学,就从妹妹做起。”

    不仅是这几个基友,班里其他人也偷偷往后看。

    晨曦中,少年慵懒的单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时而在读着什么,眉目如画,精致又温柔。

    他拿笔轻敲身旁姑娘脑袋时,那些暗戳戳偷看的女孩,胸口里心脏乱蹦,做梦都想自己是那个跟他亲昵的人。

    “夏之隽是不是喜欢长睫毛呀嘤嘤嘤嘤……”

    “姐妹们,周末团购走起,嫁接眼睫毛!”

    “阔以阔以!”

    “夏之隽侧脸好好看啊,他玩睫毛的样子看样子也好苏啊!”

    “多拍几张让我们饱眼福,回学校给你加鸡腿~”

    被讨论的夏之隽浑然不觉,他的世界里只剩下眼前这个女孩子和她的眼睫毛。

    嘴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细细观察着她的微表情,仿佛这是最值得探究的事情。

    终于,顾思忆被骚扰的睡不下去了。她烦躁的把眼睛往手臂上来回摩擦了好几下,抬起头,愠怒的双眼寻找干扰她的罪魁祸首。

    夏之隽好看到动人心魄的脸,猝不及防映入视线,背后是大片透明玻璃窗。

    盛夏阳光,蓝天白云,茂密的香樟树,穿白t恤的少年,共同构成一幅完美的画面。

    顾思忆怔怔的伸出手,碰了下夏之隽的脸,感觉到温度迅速缩回手。她嘟囔着:“原来不是做梦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