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谁还没个老公了不是?

作者:面包不如馒头 |字数:253

人气小说:民国谍影透视小邪医都市极品医神黄泉杂货铺神医凰后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修仙赘婿归来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最快更新奶爸戏精最新章节!

    “不但要有完还原的道具,还要有当年的战法。”关荫跟顾问组打招呼,“这些我们就算了解,也没有太深刻的体会,我不要听有些人怎么说酸话,我要的效果只有两个,不穿越架空,要循序渐进。”

    前者好理解,不能出现打鬼子用八一杠的事情。

    后者让老头儿们都琢磨不明白。

    老梁头打电话直接问。

    关荫就说:“这是从头到尾展现我们的成长的电视剧,刚上战场的队伍是经过整训的,所以打一个正面交锋没问题,但到了后来,剧本里头也有‘我们扩张太快,战斗力下降的厉害’的论断,在战斗中也要表现出这一点,尤其在战术战法上的摸索必须表现出来。”

    他把《亮剑》当成一部硬核战争剧拍了。

    老梁头就伸手要钱。

    不是老梁头想要报酬,要查找这些材料在网上都得付费。

    关荫慷慨地送了几个大会员给老头儿们。

    老头儿们很高兴,于是又把军史队伍拉了过来。

    场子越来越吓人了,到底能不能精益求精把《亮剑》拍的更好这谁都没太大把握。

    关荫现在就拍着《杨家将》,盯着《永不磨灭的番号》,监督着《巧奔妙逃》和《举起手来》,还要筹备《精武陈真》和《大秦帝国》剧组,还要把更多精力投入《亮剑》剧本和道具的完善上。

    所以这家伙不闲。

    只不过今天下午吃完饭陪着小可爱消食儿,得空上网收拾了一下千度和某龟浏览器。

    小可爱困惹,一定要趴在爸爸怀里觉觉。

    都好多天惹,爸爸忙,都没抱着人家觉觉,这几天下雨,小可爱可高兴极了,晚上觉觉爸爸准时陪着人家一起觉觉,中午觉觉爸爸抱着人家,到人家睡醒都没放下人家让人家寄几觉觉。

    就是看着雨停了,小可爱就知道爸爸又要忙惹。

    咕哝咕哝小嘴儿,小可爱跟爸爸说:“人家又不一定要爸爸抱着,爸爸有空就抱人家一起觉觉哦。”

    关荫明白小不点儿的想法。

    这是几乎天天听人问啥时候去幼儿园,小可爱担心爸爸会送人家去幼儿园。

    “爸爸也是要休息的呀!”关荫重点说理由,“要是每天不能抱着宝贝儿觉觉,不能哄小可爱觉觉,爸爸都没有休息时间,爸爸不休息肿么能做事情嘞?所以说,爸爸特别需要宝贝儿在身边陪着!”

    这让小可爱很放心。

    “嗯的,人家陪着爸爸的。”小可爱打个呵欠,小手手抓下爸爸的耳朵,在妈妈脸上摸摸,乖乖哒觉觉惹。

    景姐姐没好气道:“就不能让我抱一会儿吗?”

    “能啊,当然能啊,但是媳妇儿太累了,为夫心疼啊!”女儿奴赶紧解释。

    景姐姐翻翻白眼儿,算惹,女儿奴嘛,要理解这种人的德性,一天到晚忙的饭都顾不上吃,但是一抱着小棉袄立马生龙活虎的。

    呃,确定这黑锅要小可爱背?

    天后大人千娇百媚的,确定生龙活虎这个词不是强加的新释义?

    话题太不和谐,一定不能继续!

    “心疼心领了,小手手拿开。”景姐姐很嫌弃,“天天见,还占便宜没个完啊?”

    “这不是小看我么,跟媳妇儿抓抓摸摸的那能有个够?”娃儿爸嘴巴抹了蜜,“就是我的命啊,离开一天没力气,离开两天没精神,三天到头为夫就没法活了,也只有眼前看着,心里念着,我这心里啊,才那么的踏实。”

    真的假的?

    景姐姐问:“比起三天不见为妻,让三天没在令嫒身边,感觉如何啊?”

    “别这么说,这很容易让男同胞们的必死题库里多一道送命题啊。”关荫连忙安抚,“咱们家妻美夫贤女儿乖,咋能出现这种不利于团结的话呢,一样,一样的分量,咱这辈子,喂,麻烦稍微尊重一下我的诚恳好吗?”

    景姐姐笑得满地打滚儿。

    咱家的情况也了解,妻是极美,女儿是特乖,可是,这夫贤是打哪来的?麻烦收起这张脸,好好照照镜子行吗?还夫贤,这要说出去,得吓死多少人心里一定要先明白!

    “贤,我老公很贤,”景姐姐一看娃儿爸似乎要过来跟她理论,连忙忍住笑,很认真地赞美,“毕竟,《贤良》都是唱的。”

    这话咋继续谈下去?

    不过,想起这个问题,景姐姐就想起婆婆大人的神论断。

    有一次视频聊天儿,二小姐说起网上一些家庭题库里的送命题,就念叨:“按说现在老百姓日子过的不错啊,年轻女孩儿没事就去沙滩,去游泳馆,看起来不像不会游泳的样子啊,怎么还有那么多女孩天天扯着男朋友问‘我和妈掉水里救谁’的话。”

    这话一说,四个妖精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不是,婆婆大人,我们没那意思啊。

    您可千万不能误会!

    关妈很不在意地道:“问这话的不是找茬儿想分就是吃饱了撑的。看咱们家,我要跟们奶奶掉水里,爷爷的妈早没了,当然爷爷救奶奶,我老伴儿救我,要到们掉水里,我老伴儿救我,我孙女儿的爸爸不就理所当然救们去了吗?让那帮吃饱了撑的往上数三代,基本上都能给她们家的女人找到法定救命人。”

    四只妖精深深拜服于婆婆大人的高论。

    关妈又说:“要是谁问们这个问题,们就说,我就拿一块板砖,等们落水了谁救们我打谁,这不是好日子过的不耐烦了非要搞对抗么。”

    所以这道送命题一直没纳入景姐姐的题库。

    但是景姐姐也会找茬儿,尤其看着女儿奴抱着小可爱的时候最会找茬儿。

    说,爱小可爱还是爱我。

    要说都爱,那一定要思考清楚更离不开谁。

    也就是关某人的脑子转的比较快,所以压根没跳到这个坑里。

    我回答不了我还不能动手动脚?

    当然,绝不是仗着力气大欺负人。

    “对我来说,老婆跟女儿一样,那就是我的魂儿啊。”关荫通常避实就虚,“不信摸摸,要不让我摸摸,看咱们的魂儿是不是都连在一起了。”

    接下来就是二小姐最反对的事儿了。

    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但是今天显然不行。

    景姐姐不舒服。

    “妻贤夫祸少,夫贤妻笑疯。”景姐姐躺娃儿爸怀里感慨,“说怎么就不能严肃回答一下问题呢,跟仇敌打架那脑子转的比飞机发动机快,回答个问题就不能开动脑筋?”

    娃儿爸皱巴着脸为难至极:“可是有些问题要用心啊,光避实就虚嘴上说的好听有啥用?”

    景姐姐又笑岔气,神用心!

    “我发现跟过日子一定要有个好身体,要不然不被笑死才怪。”景姐姐拍拍寄几哒小肚肚,“还好,为妻身体素质好的不得了!”

    嗯嗯嗯,这事儿娃儿爸理解的很!

    “开着门呢,注意点形象行吗?”二小姐过来了,拿着电话,“帝都卫视又来催了,说他们盯着晋西北的天气预报呢,今儿开始天晴了,他们的《杨家将》什么时候才能到手。”

    这问题不能回答?

    “不能!”二小姐特严肃,“我就是来捣乱的看不出来啊?”

    景姐姐根本不带搭理的。

    往娃儿爸身上又靠地紧密了一些,景姐姐挥手:“本宫知道了,此事本宫自会秉公处理,小丫头退下吧,免得本宫大发雷霆,灭了个小妖精!”

    哦?

    这可是惹我的!

    二小姐挑眉:“拍完《杨家将》,马上可要回帝都演话剧了哦。”

    那又怎么着?

    “意思是能跟着回去,还是赵大能跟着回去?”二小姐威胁,“到时候……”

    景姐姐更不放在心上了。

    她是这么教训二小姐的:“觉着小祖宗会不跟着吗?”

    二小姐呆若木鸡不知该如何反击。

    大小姐的任何攻势二小姐都能反击,最多欺负的狠了我找三个妈告状去,就不信还堵房间打死二小姐,给漆金大枪也下不去手,可是动不动用小祖宗吓唬人这算啥?不知道家谁都没办法的大佬就是小可爱了吗?请小可爱出马镇压别人,那显不出天后的手段,有能耐来跟二小姐单挑啊!

    “我这叫用智商碾压。”景姐姐摆手,“好了,退下吧,下雨天睡觉天,好好的跑来打扰本宫的好心情算什么,有本事找小师妹玩去,那孩子闲的都快找汾河的石头当旧石器时代的酋长了,们能玩到一起。”

    二小姐大怒,过去抓着大姐夫的肩膀一顿摇:“看看她,说,我俩要是掉水里,救谁?”

    对啊,救谁?

    景姐姐再加力度:“大师姐先掉河里,小师妹去救大师姐,结果自己也上不来了,作为好朋友,小姨子不得不去救小师妹,然后自己也危急了,作为贤妻,为妻怎么能不赶紧施救呢?于是,河里头有四个,先救哪一个?”

    二小姐立马跳起来:“先等等,我让那俩不服气的妖精听听——奇了怪了,不赶紧先救小姨子,那能行吗?”

    大师姐一过来,听了这个送命题,质疑地打量着小师妹,说了一句让小师妹暴跳如雷的话:“我很纳闷儿啊,我要掉水里,小师妹确定是下水救我的?不在我身上挂八十斤秤砣我就烧高香了。”

    “腿长一米八,自个儿站起来就安了。”小师妹看看二小姐,“大,能自己飘起来。”再看看景天后,小师妹果断抹黑,“一顿饭吃二两的人,体重不到八十斤,哪条河稀罕为难?自个儿漂起来就行了。”

    然后,这孩子自黑:“我就不一样了,一米七不到的身高,腿长才一米二……”

    大师姐差点吐了。

    合着以为自己是黄金比例?

    “大象腿,体重一百二,这要不赶紧救,救上岸人工呼吸一个时辰,那能过得去吗?”小师妹拍胸膛,“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们就别谦虚了,们本事一个比一个大,还是大师哥救最没本事的小师妹最好。”

    四道目光盯死抬眼看房梁上的钉子的某人。

    说吧,把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说出来。

    “啊?都不会游泳啊?”关荫坦白,“那我自个儿跳河里,都淹死算逑。”

    这就比较赌气了。

    “也就是这么一问。”景姐姐优雅大方地表示,“为妻就不会涉险让为难。”

    赵姐姐勃然大怒,这话题是谁提起来的?

    景姐姐看两眼二小姐,谁让刚才提起这个话题呢?

    “就是,多好的氛围,好好的提起这个不是制造矛盾么。”景姐姐甩锅,“二小姐一定要记住一点,牢牢地记住团结是压倒一切的首要因素,在这个家庭,任何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要讲,不利于团结的问题不要问,哪怕想一想也不要,看,引起众怒了吧?”

    二小姐瞠目结舌,可这话题的确是她引起的啊。

    “说我没事儿说这个干嘛。”二小姐在自己小嘴儿上拍了拍。

    景姐姐赞美:“对嘛,二小姐能有这个认识也算不错了。”

    赵姐姐夸奖:“知错能改就是最大的美德了。”

    二小姐呵呵:“这种敏感话题在们三个腹黑女面前提这不是显得我这个只有美貌和善良从不想阴谋诡计的天真美少女太耿直么。”

    然后,二小姐顾影自怜来了一句:“有些地方太好必然有些地方有所欠缺,我单纯啊!”

    景姐姐果断屏蔽这一事件:“好了,说正事儿,电视剧必须在一周之内完拍完,《巧奔妙逃》拍摄进度有点慢,《举起手来》的进度就很不错,一周之内,拍完所有镜头然后赶紧回家,我们也要休息几天,一边看话剧一边考虑《亮剑》和《大秦帝国》的拍摄,把《精武陈真》往后放一下,给另外两部大电影让一让。”

    随后,景姐姐提醒赵姐姐:“这一届的金凤凰奖已经开始评选了,国庆之后就是盛典,要是有什么工作要做,这几天恐怕是最好的机会。”

    赵姐姐才不做什么别的工作。

    公平公正评选,《李三娘子》别的不敢说,最佳女主角别人就抢不走,倒是还在热映的《天诛》会被怎么对待,现在还真不好说,就看评审小组把《天诛》放在这一届还是下一届的白玉兰玉玺奖的评审期间了。

    有人可是想抢在小山头面威震影视界之前给有些人抢几个重要奖项的,甚至已经有人放话“最佳剧本最佳导演更应该照顾早就如今的盛况的团队”。

    这是说谁呢?

    张谋,马库,刘绪峰。

    李天鹰也被拉了出来。

    欠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