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似尘如埃 > 第132章
    最新网址:.

    从余则成这惊恐万状的反应,我突然明白过来刚才那个梦,肯定是“她”给我的暗示。

    于是我继续说道:“难道你真的以为石林鸟可以羽化成仙吗?就算石林鸟真的活了,你抓得住吗?”

    其实我有一点儿害怕,我怕余则成会像刚才我梦到的那样做出暧昧变态的举动。

    可是余则成没有。

    他只是凝望着我,渐渐的就眼眶湿润了。他哽咽了一下,然后收回了目光低着头说:

    “只要能活过来就足够了,抓不抓得到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它能活过来,再次展翅翱翔活力四射,我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也知足了!”

    我突然间明白了,他说的石林鸟活过来应该是指苏离元神归位吧!

    元神归位才算是真正的活过来啊!有我存在占据着苏离的身体,苏离怎么可能回得来?

    一体双魂已经够玄幻神秘的了,难道还能够共同存活吗?我和苏离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共同存活于一个身体里怎样兼顾各自的家庭?

    我是不会放弃孩子们的,而苏离深爱着安旭。现在安旭已经十有八九没有死,如果他回来,我该怎样面对着他?又该怎样去面对江南?

    此题无解。

    我必须做出最正确最勇敢的选择,那就是不要再占据着苏离的身体,把她的身体和她的人生都归还给她。

    我永远都取代不了她。

    灰飞烟灭才是我最后的结局,这不敢面对自我的一生,如此不堪的结束。

    我又陷入了自己的悲伤绝望的情绪之中,不可自拔。

    余则成松开了紧握着我的手,眼神突然冷却了下来,失望感迅速的填满充斥着他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一瞬间他的情绪突然爆发,趴在方向盘上无声的抽噎着。

    他哭了。

    他以为刚才是苏离出现,可是我现在深陷在悲伤绝望的思绪里,失去了伪装苏离的耐心,他肯定是以为苏离又骤然消失了。

    这个男人,是有多爱苏离啊?

    我从江南的身上,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真情流露,也从来没感觉到这样的深爱。

    我突然间很后悔,我应该早一点儿跟江南把离婚手续办完,我担心苏离元神归位之后,不屑于那道离婚手续。

    “你是什么时候跟苏离在一起的?”我忍不住又问了一次,“你们在一起有多久了?”

    余则成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别过头去擦了擦眼泪,然后启动了车子。

    “去忘忧涯!”他说。

    他依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的表情凝重,仿佛下了最大的决心,但是车速依旧四平八稳。

    他无比认真的望着前方,专注的开车。

    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如果是在苏离跟江南婚后,那就是苏离婚内出轨,我不相信苏离那么高傲的性情会做出婚内出轨的事情。

    “还记得那次网友奔现吗?那次是你先到达大厦正门口的,可是我直接掳走了跟在你身后的苏离。”

    他语气平静的说,就像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而他只是个最普通的围观群众。

    “你说什么?掳走?”我惊讶的问他,“你掳得走苏离吗?”

    我这个“就凭你”的语气,令余则成不得不侧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这就是为什么我能看出来你不是苏离的原因,”他说,“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是的,他说过苏离不是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的。

    “死变态!”我恨恨的说,就是脱口而出,但是我不怕他听见。

    没想到他竟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他问我:“你这是在骂我吗?”

    见我不回答,他就一个劲儿的在那儿笑,笑的很是开心。

    他说:“如果苏离听到你这样骂我,你觉得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没有回答他,我觉得他自己就能聊的很热闹,不需要我回答。

    果然他说:“她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哈哈!”

    后来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江南打来的电话。

    我看了一眼余则成,他无所谓的示意我随便接,可是我该跟江南说些什么,我犹豫着。

    “怎么?你为什么要害怕接他的电话?你不是已经给他发过信息了吗?”余则成不解的问我。

    我是已经给江南发过信息了,但是我没有说我跟余则成单独两个人在一起。

    我不想给苏离留麻烦。

    江南知道苏离跟安旭的关系已经让我很吃惊了,可是看得出来江南似乎早就知道,并没有表现出来太强烈的不悦。

    如果他知道余则成跟苏离是真的情人关系,他会怎么做?他是一个占有欲那么强烈的男人,会善罢甘休吗?

    而余则成似乎并不在乎江南会知道,而且看上去就好像是巴不得让江南知道似的。

    而江南就更加让人理解不了了,他既愤恨余则成的嚣张又死不承认他是自己的情敌。

    江南的电话不停地打进来,我不得不接听了。

    他问我:“你现在在哪儿?”

    余则成看着我笑,示意我说实话,说跟他在一起呢。

    可是我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那么说,我说:“我知道了怎样让苏离的元神归位,我现在就在去的路上。”

    “去哪儿?跟谁一起去的?”江南的语气焦急,气急败坏的追问着我。

    “跟我!我是余则成!哈哈!”余则成突然间高声说道,然后哈哈大笑。

    “你把电话开免提!”江南在另一头怒吼道。

    其实他的这个音量,不用开免提余则成也能听得很清楚。

    余则成一把夺过去了我的手机,迅速的点开了免提。

    “江医生,说吧!我听着呢!”余则成笑呵呵的说。

    “你怎么会跟苏离在一起?你要带她去哪儿?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知道吗?我立刻就可以报警抓你!”

    江南怒不可遏的声音就快要震碎了我的手机。

    “江医生,你就不用再演戏了!她是苏末不是苏离,这一点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想知道我要带她去哪儿是吧?”

    余则成此刻一脸的胜券在握,姿态和表情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要带她去忘忧涯,你敢过来吗?”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