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福地

作者:越从头 |字数:3776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我在万界送外卖全职法师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

    东边的太阳升起来,云彩上镀了金边,抬头,能看到透亮的蓝。

    “好天气”,阿达伸了懒腰,从屋里走出来。小乖随后走出屋里,晃晃脑袋。

    阮碗招招手,招呼阿达和小乖吃早饭。骷髅在晚上精神好,阮碗也不例外,她昨天晚上去了海滩,捕捉了上百条长脚鱼。

    小乖和阿达的食谱不一样,偏好也有不同,当然,饭量也不一样。小乖喜爱吃生鱼,精神头好的长脚鱼,就给小乖留着。阿达是人类,长期吃生食,对肠胃不好。阮碗就将鱼清洗干净,做成了鱼干,顺便用鱼骨头熬了浓浓的汤。

    忙活了一宿,终于在阿达和小乖清醒前,将早餐准备完毕。

    喝着浓浓的鱼汤,阿达、小乖都吃的很满足。

    吃饱喝足,向安眠在此地的友人告别,阮碗和阿达坐在小乖背上,离开了。

    “我算出来的福地,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到了”,阿达掐算着,对阮碗说。

    阮碗顺着阿达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临海的内城。

    “什么是福地!”阮碗写道。临海基地被黑暗神殿摧毁,死伤无数,如果这里是福地,为什么没有保护居住在这的人们。

    “通天树,葬邪神”,阿达念起了石板上的字:“我有预感,在这里能找到答案。能答疑解惑的地方,就是我的福地。”

    阮碗点头。

    小乖哒哒的奔跑着,慑于小乖强大的实力,沿路的野兽藏在林子里,小心的窥探着,不敢有其它动作,目送小乖一行进了破败的临海基地。

    如今的临海,草木丰盛,昔日宽敞的街道,长满了郁郁葱葱的绿草,草丛中繁花点点,展现着大自然活波的生机。

    阮碗仔细辨认着,将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的临海,一一比对。这里是一家糖果店,五颜六色的糖果好看极了,张形希曾带她来,请店家做了个骷髅糖人送她。那里是家文具店,她和张形希一起来买过纸笔;还有那,是卖蔬菜种子......

    往事一幕幕,昔人何处在?

    阮碗微微伤感,转头,看见了阿达关切的目光。

    “能说说临海吗?”阿达慈爱的看着阮碗:“你生活的地方,一定是非常的美好,才会让你念念不舍。”

    “我以为临海仅仅是暂住的地方,虽然亲身经历了临海的败亡,仅仅以为是换个地方住。现在故地重游,我才知道,我错了。这里有我挂念的人,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阮碗写道:“曾经的我,怎么会以为,那些不重要的。”

    “原因,你自己是知道的”,阿达笑着:“曾经的你,也许是随波逐流。而现在的你,却是用心在看。”

    阮碗咧嘴笑了,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暖和极了。骷髅黑暗中行动,只能感觉到寒凉,可是啊,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能感觉到太阳的温度了。阮碗仔细回忆,是的,和阿达一起,遇到了海水的大风浪之后。

    按着胸口,阮碗想起来了,当她无力抵挡风浪昏昏欲睡时,有一种奇妙清凉的感觉,出现在心口,那是什么。

    来不及细想,巨大的蛇从地底下穿出来,长长的尾巴卷住了小乖,阿达和阮碗被甩了出去。

    阮碗拽着阿达,落地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抬头,看见小乖和巨蛇大战。

    小乖不是好惹的,它张口大嘴咬住蛇身子,撕裂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巨蛇缩紧身子,仅仅的箍住小乖。

    阮碗心理着急,准备去帮小乖,却听到地下有沙沙声。阮碗扛着阿达跳了起来,一只巨大的鼹鼠从地下跳了出来。

    好嘛!蛇鼠一窝。而且那只鼹鼠,还很眼熟。正是在沙滩上遇到的鼹鼠。

    蛇和鼠分工明确,打击目标确定,分别采取了围追堵截、首尾呼应、各个击破的战略部署,务必将小乖、阿达撕碎了,吞进肚子里。

    凭嗅觉搜寻食物的巨蛇和鼹鼠,将阮碗忽略了。阮碗如果知道了,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高兴啦!

    被无视的阮碗,扛着阿达蹦蹦跳跳,在空中划了几道火符,但都被巨蛇打断了。

    阮碗怒了,捡起石头砸了巨蛇,硕大的石头被阮碗举起,正好砸中了巨蛇的尾巴。巨蛇吃痛,松开了对小乖的束缚,小乖趁机在巨蛇七寸处,挠了一爪子。

    巨蛇痛的厉害,扭动身躯,跑路的时候,卷住了鼹鼠,跑了。

    鼹鼠来不及哭唧唧,骨头就被巨蛇勒断了。

    “可怜的鼠兄,与蛇为伍,反而被蛇当作了盘中餐”,阿达感叹道:“可怜可叹啊。”

    阮碗低头检查小乖的伤势,还好小乖皮糙肉厚,身上有些小伤口没什么大碍。

    小乖精神百倍的站起来,冲着地下硕大的地洞汪汪的叫着。

    阿达屈指一算,指着地洞入口:“果然没错,此处就是福地。我要找的就在地下。”紧接着,阿达用迷惑的声音,对阮碗说:“好徒弟啊,孝敬师傅的机会来了,要不要表现一下。”

    小乖汪汪两声。

    “为师和小乖都是血肉之躯啊”,阿达瞅瞅地洞,百般惆怅,低落的说着。

    小乖低声呜咽,委屈巴巴。

    阮碗抽动着嘴角,瞅瞅阿达和小乖如出一辙的小眼神,不得不承认自个无可奈何,只好点点头,从地洞入口处爬了进去。

    骷髅是不用呼吸的,沿着巨蛇和鼹鼠,齐心合力挖出的洞,阮碗很顺利的滑进了地下。地下的洞很深,很深,泥土也从干燥变得潮湿,隐约听到了水滴的声音。

    一个巨大的影子,盘卧在地道的尽头,近了,近了,阮碗看清楚了巨大影子的真面目,正是和小乖打架的巨蛇。此时,巨蛇睡着了,腹部的地方鼓鼓囊囊,应该是刚刚饱食了一顿。

    可怜的鼹鼠,阮碗想起了阿达的感叹,嘴角抽抽。轻手轻脚的从巨蛇身上,翻了过去。

    “呀,不好!”阿达拍着大腿,猛然醒悟:“小乖,你的阮碗姐姐是大路痴啊,在地下,她找得到回来的路吗。糟了,我有极其不好的预感。”

    小乖汪汪两声,舔舔爪子,趴在地上,晃晃尾巴,呜呜的睡着了。

    阿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骷髅架子日常》,“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