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无敌至尊太子爷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在你眼中的奇遇,或许是别人根本看不上的
    东洲大陆边境,同时,也是大秦天朝的边境之地。

    无数的虚空碎片飞舞,在那些虚空碎片上,不仅仅是有着虚空之力,更是带着恐怖的剑意,仿佛,每一块碎片,都是一把绝世的锋芒之剑。

    轰!

    天空中,一道黑色的影子忽然出现,手中握着神枪,但见神枪横扫虚空,那些带着剑意的碎片,轰然炸裂了开来,化作虚无。

    “哈哈,这就是寂灭天宗大师兄的实力吗?”

    待到光影散去,一挂山河图飞扬,将男子衬托的就像是天神一般。

    沈小浪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对面不远处的持剑男子,寂灭天宗的大师兄。

    此时,寂灭天宗的大师兄见到自己的剑意顷刻间被破,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但是还有到达震惊的地步。于是,寂灭天宗的大师兄向前一步,手中的神剑更是嗡嗡作响。

    仿佛,将要露出属于它的锋芒。

    嗡嗡~~~~~~~~~~~~~~~~~~~~!

    顿时,寂灭天宗的大师兄,身上竟然出现了一层剑意护罩,目光如剑,似乎要割裂苍穹一般,看着沈小浪。

    不过,当沈小浪对上寂灭天宗大师兄目光的时候,咧嘴一笑,手中的神枪舞动一下,看着他说道:“我说你的这点瞳术,就不要在本宫面前卖弄了,来点实际的吧!”

    “什么?”

    不仅是寂灭天宗的大师兄微微震惊,就连着其他寂灭天宗的长老和弟子,同样也是震惊了一把,寂灭天宗大师兄的这瞳术神通,可是大师兄当初偶然奇遇所得,至今为止,同辈之中,虽然有能够破开这瞳术神通的人,但是不多。

    可,这才刚刚开始,就被识破了?

    甚至,人家压根都没有当做一回事?

    沈小浪的双眼中,每一只眼睛内,都好像是有一朵黑莲在旋转着,沈小浪说道:“寂灭天宗的大师兄,你不会告诉本宫,这就是你的本事吧?”沈小浪见到那寂灭天宗的大师兄丝毫不动,问道。

    “你!”

    方步养脸色难看的看着沈小浪,开口道:“沈小浪,你可别得意,我少年奇遇,如今五百年,奇遇便有不下十次,这剑眼,不过是我所掌握的神通中,最低级的存在,就算是你是大秦天朝的太子,可我也是寂灭天宗的大师兄!”

    “你我地位,有和差别?”

    当所有人听到这位寂灭天宗大师兄方步养的话之后,无论是大秦天朝的人还是寂灭天宗的人,都狐疑的看着方步养。

    这话让你说的,好像是没有毛病。

    可是,真的一样吗?

    尤其是寂灭天宗的长老们,听到方步养的话,脸皮抖动,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人,也不好开口。

    这能一样吗?

    一个是天朝的太子,一个天宗的大师兄。

    这两个的地位,可真的就是天上地下了,寂灭天宗虽然很强大,但是,在大秦天朝的面前,多少年没有出现过?甚至,连说话都不敢大声说,你这是闭关闭傻了吧?

    还有,人家沈小浪的资源,可不是我们能够相比的,你还真的以为,天朝的资源和我们宗门的一样?

    扯!

    能一样吗?

    你还奇遇,我去,你也不看看,人家的老爹是谁,说不得你那些奇遇,还入不了人家的眼呢。

    寂灭天宗不过几万里的疆域,还是在两座大陆之间的夹缝中,你看看大秦天朝的疆域,那可是整个东洲大陆。

    这......

    要不是天外天的天庭相助,就算是给宗主十个,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出兵大秦天朝。

    正所谓,仗势欺人,狗仗人势,酒壮怂人胆,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额,不过,说好的会有天外天的强者降临呢?这都打起来了,怎么人还没有来啊?还有,老祖怎么也没有来?出发的时候,老祖可是说过,在打起来之前,他一定会赶到的。”

    “这要是再不来,我们可就真的要凉了。”

    几位寂灭天宗的长老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兄弟,咋回事啊?

    咱们可不是主力啊!咱们就是来喊一嗓子的,这现在的情况,怎么有些不对,我们变成了主力?

    “可真的能吹啊!”

    “天宗的人咋就这么能吹牛啊!”

    沈小浪的身旁,跟着的则是东宫的大统领,也是沈小浪小时候的护卫,原本的出身乃是沈苍生的近卫,可以说,他辅佐了两位东宫。

    一位已经是圣上了。

    一位,现已掌握东宫!

    可以说,只要他不作死,他想死,都难。

    沈小浪转身,问道:“老周,他说的好像没错啊!本宫是大秦的继承人,他是寂灭天宗的继承人,差不多吧?”

    被称作老周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一道深深的疤痕,看上去极为的狰狞,恐怖,这道疤痕,在他成仙的时候,甚至,现在都可以随时抹去,但是他并没有抹去,因为,这道疤痕,乃是当年他为沈苍生挡下的一刀。

    对于他来说,这是无上的荣耀,同袍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他。

    他叫周刀!

    以前是沈苍生的刀,现在,是沈小浪的刀。

    周刀咧嘴一笑,带着脸上的疤痕一同动了一下,说道:“殿下,您可能不知道,这天宗的所谓大师兄,的确是继承人的人选,可是与您相比的话,他连给您捧剑,不,提鞋都不配。”

    “大师兄不是固定的,也不是天宗之主的血脉,而是谁有能力,谁做,更何况,寂灭天宗才多大?我大秦的疆域又有多大?没有什么可比性,他这么说,就是在自己的脸上贴金。”

    “至于他口中的奇遇,您还记得十年前,我们出去的那一趟吗?您在那座山脉中发现的洞府,那就是奇遇,您也知道,那里面的东西,就连狗子都看不上,在他们的眼中,那就等于一步登天。”

    沈小浪:“.................?”

    “老周,你说的是真的?那些垃圾能让人一步登天?那东西可还没有我大秦将士修炼的好呢?”沈小浪有些不信。

    老周耸了耸肩,说道:“殿下,不是老周和你吹,就这些天宗的选手,我老周一刀能砍死一百个。”

    沈小浪叹了口气,拍了拍老周的肩膀,说道:“老周,咱们能不吹吗?”

    老周:“..................!”

    殿下,您不信我啊!

    沈小浪看着方步养,笑呵呵的说道:“所以呢?你要出绝招了?”

    方步养冷笑一声,随即,周天剑鸣,天空中,一柄巨大的神剑缓缓出现,神剑的剑尖,正好对准着沈小浪。

    “乾坤大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