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凤九歌闯祸了

作者:百媚千娇 |字数:2405

人气小说: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娱乐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火影之商城系统

    九歌搬进霓裳馆,最开始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唉声叹气,落寞寡欢。但是没几日便重新欢脱起来。

    她经常往外跑,扮作男装,牵着那只小白狗,早出晚归。倒是极少在霓裳馆里住,院子也就是个摆设。

    花千树开玩笑一般问起,她是不是跑去寻那个年青人去了,她只是唉声叹气。

    这丫头显然是有了自己的心事。

    再后来,她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回来,身后的小白狗不见了。

    她闷在霓裳馆里,再次唉声叹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核桃问起,她恨得咬牙切齿:“别提了,那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它竟然跟着那条黑狗私奔了!两条狗都找不到影儿,简直岂有此理!”

    惹得花千树与核桃都抖着肩,憋不住想要爆笑。

    “那你可以赖上那个后生,让他赔你女儿,否则,肉债肉偿。”

    凤九歌阴险地“嘿嘿”一笑:“哪能这样便宜了他?”

    花千树几人不约而同地后脊梁处升腾起一阵恶寒。

    “你对那后生做了什么?”

    凤九歌冲着花千树招招手,附耳过来,小声地道:“我在他的粥里偷偷地下了泻药。”

    花千树忍不住抿嘴笑,伸指杵了杵她的额头:“难怪这两日一直不敢出门,感情是做了亏心事,害怕被寻上门来。”

    凤九歌低着头,有点局促不安,然后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实话跟你说了吧,我闯了一点祸,害怕他找我算账。”

    花千树眨眨眼睛:“你还做了什么?”

    “他,他正巧那日里想去参加朝廷的武考。”

    “什么?”花千树不禁诧异:“那岂不坏事?你怕不是故意的吧?”

    花千树不过是随口一问,谁知道九歌竟果真点了点头:“我就是不想让他去比武。”

    “为什么?”

    凤九歌嗫嚅着道:“现在的朝廷,当官有什么好,要么做谢家和周烈的帮凶走狗,要么就一辈子郁郁不得志。”

    花千树默然片刻:“好男儿志在四方,他想要以此证明自己,报效朝廷。你这样做好像的确有点过分了。”

    凤九歌懊恼地撅撅嘴:“过后其实我也有点后悔,想着他准备了这么多年,又一路过关斩将,正好是一鸣惊人的时候,却关键时候被我下药,希望怕是要泡汤。我过后也害怕他生气,寻我算账,就灰溜溜地逃了回来。”

    花千树轻叹一口气:“你啊,简直太任性了。”

    “不许再说我!也不许跟七皇叔和我哥哥说。”凤九歌委屈地道:“若是他们责怪我,你还要帮我拦着。”

    “那他现在怎样了?若是名落孙山,是不是就要回他原籍?”

    凤九歌沮丧地摇摇头:“我害怕,不敢打听,我给他下了一包的药,寻常人压根受不了,他怎么去参加擂台赛?应当直接放弃了。”

    花千树也无可奈何,怪责也无用。

    凤九歌一直恹恹的,无精打采,也没有了捉弄人的心思,显然是确确实实地放在了心上。

    霓裳馆里也一直安生下来。

    那个乐师赵阔时常出入霓裳馆,给花千树伴奏,但是自下毒之事以后,就再也不动声色,没有露出过什么破绽与野心。

    夜放与程大夫那日一同出城寻了解药,花千树身上的毒逐渐清理干净,不再发作。

    小皇帝时常驾临王府,花千树做幌子,夜放悉心教授他功夫与治国策略。

    花千树经常出入练功房,凤舞九天也在夜放的帮助下,更上一层。

    只是九歌愈加郁郁寡欢。

    过后她曾经到悦来客栈专门寻那个后生,老板说是他早已经结清了房钱离开了。

    她只当做是自己害得那书生郁郁不得志,落魄返乡去了,心里愈加愧疚,憋闷在心里,花千树开导也不听。

    凤楚狂不明所以,只当做她是因为丢了那只小狗的缘故,又重新寻了两只一模一样的小白狗过来讨她欢喜。

    九歌耷拉着眼角,看也不看。

    凤楚狂私下里向着花千树打听,花千树也不敢多嘴透露半个字。

    转眼就是中秋,宫里有夜宴。

    老太妃,夜放,凤楚狂与凤九歌都要去参加。

    花千树也愿意让这个小丫头出去散心,张罗着要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到时候一鸣惊人。

    凤九歌突然就扭过脸来:“千树,要不你陪我一起进宫吧?”

    进宫,对于花千树而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毕竟当初在家里的时候,也曾与母亲去过几次。

    但是如今,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自己是夜放的一个侍妾,哪里有资格进宫?

    她摇摇头,一口便拒绝了:“进宫之后除了磕头还是磕头,笑得脸都是僵的,我不去找这个罪受。更何况,让我进宫,不是去自取其辱么?”

    她现今的身份这样尴尬,朝堂之上那些贵妇名媛识得自己的又多,往人跟前一站,唾沫星子都能将自己淹了。

    凤九歌趴在妆台前面,愁眉苦脸:“我也不想去,这朝堂上的宴会啊,就像是一棵树,树上是猴子。我往上看都是屁股,往下看是笑脸,左右看都是耳目,尤其是见到太后那个老妖婆我就一肚子的火气,她总是对着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还经常没事找茬儿。”

    “当初经常进宫,从来就没有注意到先帝的后宫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妃嫔。印象里,只有已经大行的慧娴娘娘,为人慈霭和善,总是笑得很暖,完没有一点架子。”

    凤九歌哼了哼:“当初慧娴太后还在世的时候,这老妖婆很会伪装,夹着尾巴做人,围着慧娴太后跟前端茶递水,姿态特别卑微。

    可是慧娴太后一走,先帝思念成疾,她就立即上蹿下跳的,在宫里不安生起来。谢家人趁虚而入,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先帝将她立为皇后。我都怀疑,慧娴太后身子好好的,怎么突然说没就没有了,难保不是这个老妖婆从中做了手脚。”

    花千树慌忙打断她的话:“这话可不能乱说的,免得招惹杀身之祸。”

    凤九歌吐吐舌头,唉声叹气:“早知道不回来了,在外边快意江湖,除暴安良,何其潇洒。”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别人还羡慕不来呢。

    核桃撩帘进来:“姨娘,霍统领来了。”

    花千树诧异地挑眉:“可是有什么要事?请他进来说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