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是战是逃(3)

作者:千年不知书 |字数:234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经济大清此界修真不正常巧女喜当家都市之弃少逆袭神医兵王混都市民国谍影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黑塔。

    它不像学院或者书院,卫星可以时时刻刻看着这座漆黑的塔,普通人也可以看到,但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座不起眼的建筑。

    孙无情本来也觉得它不起眼。

    如果不是地面上躺着几十具联邦战士的尸体,以及身后圣彼得大教堂传来的轰鸣声和惨叫声。

    这硝烟和鲜血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

    孙无情没有放下手里一人多高的手持电磁枪,根本不需要他瞄准,“太初”控制着他的身体,手臂牵引着已经自动瞄准好的电磁枪,精准无误的射中了一个埋伏在屋顶的狙击手。

    利用远程3d打印送来的作战物资,此时分解成数个战斗型机器人,同样由“太初”领导,保护在孙无情的周围。

    “大脑负载超过67,请立即停止其它恩赐的使用。”

    直到这句话说完,孙无情才感觉到大脑深处传来的针扎感。

    原来这就是臣服恩赐,尽管他的还没林琼露和张灵秋熟练,但对付普通人足矣。

    着确实是战场杀器,就算是穿着战甲的人类都会因为这个恩赐先丧失斗志,然后被力量压垮。

    这是孙无情选择的恩赐。

    从疗养机出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一点,治疗自己的不是东国最强大的治疗仪,而是他自己。

    既然这样,学会一个新的恩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臣服恩赐,他也见得多了。

    联邦猛烈的攻击还在继续,圣彼得大教堂的广成已经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更多的联邦士兵正在闯入这片区域,似乎所谓的国际法已经阻止不了他们。

    目标是黑塔,另一个永生者的存在绝然不被允许。不管余念能不能抓到孙无情,控制住诺达和他掌握的军事力量,是首要任务。

    至于国界?看来他们也不是很在意。

    东国没有正面回应这场袭击,就算很多国家都看到了今天发生在圣彼得大教堂的事情,也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因为有人阻止了他们。

    一个人。

    从圣彼得大教堂穹顶的一个死角一直杀到七百米外的黑塔底下,死在孙无情手中的联邦士兵就不下百人。东国给他的战略物资甚至包括远程战略导弹,上面搭载了一套完整的电磁屏蔽系统,一张方圆数公里的屏蔽电网就这样罩在了黑塔附近,“太初”正在掌握这里的主动权。

    但在双方厮杀的间隙中,孙无情这里反倒十分安静。

    安静得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杀他没有必要,但单纯的反抗又不能获得主动权,联邦怕是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即使知道孙无情甘愿做饵,余念也没有太多办法。

    就这样看着黑塔的门在孙无情面前打开。

    没有人见过这扇门打开,黑塔底下应该也有一个巨大的地下设施供人出入。

    自从诺达走进这扇门,它就永远为他关上了。

    再打开,或许也是他自己的意志。

    孙无情没有卸下战甲,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光线照亮了古老的灰尘,斑驳的木质书桌近乎腐朽,扑鼻而来的是印刷墨水和陈年羊皮纸的味道。似乎外面的枪炮和导弹

    也不能打扰这里的宁静,时间仿佛就在这座塔内停止,这里的每一粒灰尘,都有着储存了历史的记忆。

    黑色的大门在身后关上,外面的光明照不进来,却更突显了这座大厅尽头的一盏烛光。

    书桌前坐着一个老人,正翻着一本比他脑袋还大的书。

    “信号正常,对方允许我们的进入。”

    诺达似乎没有为难他,“太初”的声音清晰得没有一丝延迟,孙无情眼中见到的一切,也都会如实的上传到书院的数据库中。

    开门声惊动了这个穿着黑袍的巫师,他翻书的速度快了不少,但这本书实在太厚,也不知道要多久他才能看完。

    翻得快,也就看不下去了。

    或许,也是没时间再看。

    巫师合上了书。

    “我是黑塔二页。”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直入主题:“我带你去见诺达大人。”

    说话间,黑塔外面的震动打扰了这里的宁静。这座建筑似乎天然带有隔音和减震的效果,孙无情的眼中看到了“太初”传回来的影像,外面已经陷入一片火海。“朋友”和“太初”打的不可开交,但这里还算得上宁静。

    如果不看从黑砖中震出来的灰尘。

    “你也会去东方吗?”孙无情不急不缓的跟在他的身后,沿着楼梯盘旋而上。

    “其它五页已经过去了,赫尔墨斯还在北方,而我只会留在这里。”二页没有回头,看着窗口上落下的灰尘,苍老的脸皱在一起,轻轻摇了摇头:“因为这个塔就是我建的。”

    “创造?”孙无情思考片刻,看着这座完美的黑塔,脱口而出。

    “并不是,这座塔就是普通的黑曜石搭建起来的,只是合理利用了应力,它们才会把声音隔绝在外面。”二页说道:“那应该是罗马时代的事情了。”

    “诺达也共享了他的血液?”孙无情对这个神秘的黑塔一直保持着好奇。

    “只有两个人。”二页说道:“一页能把他的思维远程共享给很多人,而我能维持着这座塔的稳定。从那以后,剩下的五页和黑塔所有的巫师,只不过是用稀释的血液获得几百年寿命的普通人而已。”

    “那他们呢?”

    “有人死在了阿尔卑斯山,但大多数人只是离开了,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去哪。”二页说道:“黑塔的巫师只不过是一些看书的学生,我们更多的是通过人来挖掘恩赐的秘密,这已经不适应时代了。十世纪的时候,黑塔是三方中最强的那方,余念还只是寄人篱下的老人。喏,那段历史就记录在那边。”

    二页朝黑塔的其中一层抬抬下巴,紧靠墙面的一侧堆满了老旧厚重的书,上面的灰尘正在一点点的被震下。

    记录历史不单单是书人的习惯,一直到十六世纪,黑塔才是对欧洲历史了如指掌的那个人。诺达见证了圣彼得大教堂的兴起,神权和皇权的争夺,一直到现在的冷清没落,人们只有失去了繁华的一切,才重新想起过去的信仰。

    但早就晚了。

    二页抬起头的瞬间,孙无情看到了他同样苍老的脸。就和这座黑塔一样,显得陈旧,甚至有些肮脏。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黑塔的顶层。

    诺达给两人开

    了门。

    阳光照进了这个房间,这里就像是林卫的办公室一样狭小和压抑,孙无情看到了窗外冲天的火光,把空无一物的办公桌上的灰尘扬起,然后才是诺达那张年轻而俊美的脸。

    “我早该走了,但为了安排好其他人……”金色的头发在窗边飘着,诺达藏在墙壁之后,瞄了一眼窗外的战斗。

    请孙无情进来,或许也是为了这座黑塔不被联邦直接炸掉。

    “我可以带你离开。”

    “我知道,东国承认了你。”诺达回头看了一眼孙无情,语速很快。

    一个活了将近三千年的永生者,看着一个二十岁的少年。

    后者却没什么感觉。

    不记得谁和他说过,人老了,就慢慢活成一个符号,他的性格并不会因为拥有了更多的时间而变化,反而是和相片一样,永久的定格在那里。

    诺达,是胆小的代名词。

    只不过他让其它人先走的做法,着实令孙无情有些意外。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就离开。”孙无情在指挥着一切,整个梵蒂冈都陷入了一片火海,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

    但战斗的结局,谁也无法预料。

    “我听说乔治输了,不应该是这样的。”诺达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往孙无情这里靠了两步,直视着他:“你知道真相吗?”

    孙无情下意识的想说不清楚,却一句话也没说。

    “你母亲是不一样的人,我以为你会从她那里继承一些东西,毕竟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诺达没有追问下去,也没有任何东西收拾,按动墙上的一个机关,整个房间就开始往下坠去。

    声音再度被隔离在外,黑塔的地底同样拥有一个庞大的量子计算集群,这是黑塔的大脑,也是来维系整个梵蒂冈甚至是意大利的能源核心。

    “二页,你真的不和我走?”从头到尾只有诺达在说话,听了这个问题,苍老的二页也只是摇摇头。

    空无一人的武器库中,只有一艘孤零零的飞行器。

    “我的家在这里。”他迟疑了一会,对诺达微微鞠了一躬:“很感激你给我的这些日子。”

    飞行器的火光很快照亮了二页的长袍,这一次,黑塔终于是空荡荡的了。

    “先送你到中亚,东国会派人来接你。”飞行器因为杂乱的电磁信号而有些颤抖,他们四周的一切都陷入了炮火之中。

    黑塔已经被联邦士兵团团围住,要不是孙无情选择的时间恰到好处,或许就算是他也无法突破包围闯进黑塔。

    “你呢。”

    “我要去教堂。”

    “我没听错,圣乔治大教堂?”诺达俊美的脸蒙上了一层阴霾。

    “对。”

    “乔治是老死的吧。”

    孙无情顿了一下,然后才轻轻点点头。

    “余念会打开那个开关的,不管他能不能抓到你。这与害怕死亡无关,只是他的野心实在太大。”诺达说道:“苏不尽答应我参加火种计划,那才是唯一的出路。”

    “我知道。”

    这是诺达最后一次听到孙无情的声音,高速飞行的飞行器内,孙无情的位置从舱内弹出,消失在天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