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告危

作者:薄情书生 |字数:5920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我在万界送外卖全职法师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

    发现一个了。

    白研良躲在暗处,看着在一楼徘徊的“袁杰”。

    确定了“袁杰”的位置,很好……

    他轻手轻脚地退走,上了二楼。

    然而刚回到二楼,他就看到了飞快从扶梯上下来的“周礼”。

    它在追人?

    是祁念!

    白研良心中一紧,立刻给宋缺打了一通电话。

    ……

    宋缺看着亮起的手机,来电上显示着祁念的名字。

    他忍着一肚子别扭,按下了接听:“说。”

    “你到天台需要多久?”

    果然是白研良的声音……

    宋缺眉头一皱,心中暗自计算了一番,说到:“一分钟。”

    “立刻去,那只鬼会在一分钟后去天台门口。”

    “喂?什么意思?”

    “记住,是门口。”

    “你到底在说什么……”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宋缺也来不及抱怨白研良话说一半的可恶,立刻拔腿朝天台跑去。

    此刻,白研良暗自计算着时间。

    在距离挂断电话差不多五十秒之后,他立刻往自己的手机上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铃声响起!

    高昂的铃声在幽静的大楼里回荡了两声,然后戛然而止!

    白研良死死地盯着去了二楼尽头的“周礼”。

    它听到了铃声,但它却没反应。

    果然如此。

    这三只鬼,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这似乎说明,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它们能够“沟通”,不会产生三只鬼挤在同一楼层的情况。

    白研良之前暂时离开了祁念和杨慕婉,就是去了天台,把自己手机放在了门口的位置,并把铃声调到了最大。

    但根据他的设想,如果四楼和五楼,同时存在两只鬼的话,听到铃声之后只会有一只鬼去查看。

    如何保证去的那只鬼一定是那只浑身腐烂的厉鬼?

    所以……他一定要确认“袁杰”和“周礼”的位置,只有当它们所在的楼层位于腐烂厉鬼之下时,才能保证厉鬼会亲自去天台。

    至于铃声戛然而止,也是他思考之后的决定。

    两声就够了。

    对于鬼来说,它连一声都不会错过,如果手机铃声持续不断地响起,反而过犹不及,太过虚假。

    现在……就看宋缺的了。

    ……

    办公室内。

    祁念目瞪口呆地看着许知非。

    她把自己那枚白色的勾玉……吃掉了。

    那里面可有鬼啊!

    许知非在吞下祁念的那枚勾玉之后,脸上的皱纹迅速消失,但片刻后,她却眉头一皱,盯着祁念,“还差一半。”

    祁念早已被许知非的表现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在许知非目光的逼视下,祁念根本升不起半点隐瞒的念头。

    “在……陆过那里……”

    许知非看着她,没有说话。

    祁念紧闭着眼睛,侧过头去,不敢看她。

    许知非……是人吗?

    人类怎么会这样?

    她刚才干了什么?她把那枚藏着鬼的勾玉吞下去了!

    而且……她能够快速地变老,又变年轻……

    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门外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它似乎听到了两人的动静,在离开之后又逐渐接近……

    而且……越来越清晰!

    祁念面色一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许知非拉着一把塞进了办公桌下。

    两人刚藏进办公桌下,门就被推开了。

    那只鬼进来了。

    它一定是听到声音了!一定是自己见到许知非的样子后太过惊恐,发出的声音被它听到了!

    祁念很后悔,现在这只鬼几乎就在她的面前,她和它之间就只隔了一个办公桌。

    这时,祁念看向了身边的许知非。

    她应该有办法吧?

    毕竟,她能直接吞下藏着鬼的勾玉。

    难道她就是那些传说故事里的除鬼人?

    然而,在看到许知非的样子后,祁念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此刻的许知非,虽然依旧一脸冰冷,但她微颤的睫毛显然着她不平静的内心。

    她也很紧张……

    可她为什么又能吃掉鬼呢?

    祁念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这间办公室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地方,除了一张待客用的沙发之外,就只有她们躲藏的这一个办公桌了。

    这只鬼要找到她们,几乎就是几秒钟的事!

    这根本就是必死之局!

    许知非似乎也很后悔,但她没办法不进来。

    虽然这不是她的任务,但她再得不到补充的话,直接就会死。

    两个女人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屋子里的脚步声每一下都像直接踩在心口上,让人无比绝望。

    怎么办?

    还能做些什么吗?

    祁念不想就此放弃,许知非目光闪动,显然也没有放弃。

    是殊死一搏,正面突破鬼的围困?

    还是另想它法,吸引走鬼的注意力……

    然而,现在最能吸引鬼的注意力的,就是她们两人啊。

    脚步声再度响起……

    明明从门口到办公桌前,只有六七步的距离,可是……这只鬼竟然走得出奇的慢。

    这简直就是临死前的折磨,这是精神上的酷刑!

    终于……

    脚步声在很近的地方停下了。

    两人抬起头,办公桌的边缘,赫然出现了几根惨白的手指……

    它来了……

    ……

    宋缺的心脏砰砰直跳。

    虽然说自己目前是寻找者的身份,按理说鬼只能躲着他,在那个时刻到来前无法伤害他才对。

    但一个人主动去找鬼,实在是一件让人从心理上无法接受的事。

    不过骄傲如宋缺,倒是有一个还算不错的优点,那就是约定好的事,不管再困难,他也会拼尽全力去做到。

    虽然他自己理解错了,认为是祁念与他的约定,但即便那个人是白研良,约定也仍是约定,已经说好了的事,那就不能改变!

    所以宋缺咬着牙冲向了天台。

    然而,就在他冲上五楼,看到了天台门口的刹那,一股极其可怕的阴寒气息突然涌来。

    与此一起来的,还有那满眼血红的诡异视线!

    又来了!

    厉鬼的视野又传递给他了!

    但这次,宋缺死死盯着天台门口处,拼命地想迈动脚步,这次不一样!

    这次不是鬼的威胁,恐吓,惊吓!

    这次是它的拖延!

    它真的在那里!它的真身要被自己抓住了!

    “……动啊!”宋缺眼睛通红,一声怒吼。

    僵直的身体随着他的吼声突然一颤!

    宋缺整个人,猛地朝天台门口扑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惊惧玩笑》,“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