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吃不了的虚名

作者:枫枫珊欣 |字数:8261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穿越之细水长流娱乐圈是我的[重生]火影之商城系统FOG[电竞]住在男神隔壁[穿书]白日梦我跟乔爷撒个娇

    穆家祠堂前院的偏厅里,20人桌的大圆桌上,除了穆爸爸和穆二伯两家6人之外,穆大伯和大伯母、穆八公、辈份最高的三位叔太爷爷,还有7位叔伯爷爷和堂叔堂伯,以及小六哥。一共20人,坐得满满的。

    穆家人吃团圆饭,讲究的是团圆。一张桌子坐的人,只多不少。

    阿霞作为第一次回老家的晚辈,和阿洋一起给族里长辈们敬酒。老人家别看年纪大了,酒量可没变老。53度的白酒,功夫茶杯大小的酒杯,一口闷。

    只有在和村里老人一起吃饭的时候,穆亦漾才会在桌上喝白酒,喝的还是茅台。不过,长辈们没有让她一杯一杯敬,大家一起干。

    或许,在他们的眼里,姑娘家,不管年纪大小,只要你结了婚,肚子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怀了个娃。所以,对于姑娘或媳妇,长辈们是不会灌酒的。

    即使在对阿洋和大卫的时候,他们也没灌两个壮汉的酒。原因也一样。

    大卫时不时跟着穆爸爸和慕容俊浩回村里转转,与长辈们在一起吃饭也好几回。然而,因为穆亦漾还没有怀孕的缘故,老人们觉得,不能灌坏姑爷的胃。因为这样对要宝宝无益。同样的,阿洋已经33岁的人了,还没有娃娃,也不能喝太多的酒。

    于是,大家主要是吃菜为主,或者老友们之前多干两杯,做到了酒桌上真正的文明敬酒。

    在饭桌上,穆二伯趁机说出这次带儿子儿媳回家的打算。草稿拟得很有水平,说得天衣无缝:“各位叔伯爷爷,阿厚这次带儿子儿媳回家,是想让孩子们锻炼锻炼。阿洋已经辞职,准备接我的班。可是,之前他被我和媳妇宠坏了,没点见识和长进。免得让他一直二世祖似的过日子,浪费下半辈子。”

    话说得不长,内容可不少。瞬间,桌子上一片沉默,大家都不说话,也没有人在吃东西或喝酒。如此安静的氛围之下,阿霞嘴里的大虾都不好意思咀嚼,免得咀嚼声音打破现场的寂静。

    三十秒之后,年纪最大的叔太爷爷才开始发话:“阿厚,你让阿洋回穆家村里锻炼,封家那边,没有意见?”

    怎么说,阿厚已经被过继出去,户籍和姓名都已经改姓封,孙子后代们也跟着姓封。你让儿子出去锻炼,没回封家那边去,跑回亲生家庭,人家心里没有想法?

    穆二伯赔笑着:“我和那边的叔伯说过,封家那边,因为我在那里没有生意,封家的族人也没有什么适合的营生。那边的叔伯也建议让阿洋回来跟着族人一起跑海,增长见识。”

    自己的养父母,多年前就已经不在,只有养父母的一些兄弟姐妹们在。穆二伯发迹之后,也不是那种白眼狼之徒,与封家的近亲经常有来往,还时不时赞助一些村里的亲戚。当然,那些亲戚也在一定程度上,让穆二伯一家也深受到当地政策的优惠。比如分地分田等。

    只要封家人没意见,穆家肯定不会拒绝自己的子孙后代回家。另外一个叔太爷爷望了一眼穆亦漾,直接点名:“囡囡,你三哥要跟着出海。你有没有意见?”

    村里跑海的三条大船,是囡囡和阿漪的,既然阿洋要出海,肯定要问船主的意思。

    被点名的穆亦漾乖巧地回答:“我同意。只不过,三哥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看,不如让他跟着兄弟们先看看铺面,或者到滩涂地上走走,挖螺摸蟹。等他慢慢熟悉之后,再跟八公他们一起出海。”

    自己可以不用出海?阿洋喜出望外,一时之间忘记场合,脱口而出:“小样,我不用上船?”

    你是中了五百万的大奖,那么高兴?阿洋的表情和语言,令长辈们脸上都有一丝丝的变动。二伯气得真想踩儿子一脚,只可惜,阿洋坐得离他太远,二伯的腿伸不了那么长。

    为了挽回局面,穆亦漾故意取笑他:“你这种晕船的人还想随便上船?美的你。你上船是去帮忙的,不是给八公他们添乱的。这段时间,你先跟兄弟们坐着小竹筏在浅海上面飘。等你飘习惯之后,再上船。”

    现场坐的长辈们,哪个不是人精。一家人不说二家话,阿厚和阿正是亲兄弟,囡囡肯定会帮阿洋这小子说话。阿洋这小子又不是第一次回老家,之前回来的时候,不就与其他人一起跑海边看大海。晕船?试问,鱼会被大海淹死?

    不过,既然囡囡说阿洋晕船,就当阿洋晕船吧。日后,非得让小子们好好练练这个阿洋,让他看到船和海就晕。

    阿厚这样的人,怎么会养出一个二世祖出来。这小子,的确是被养坏了。叔太爷爷心里不舒服,然而,又不能当着这么多的人拂了后代子孙的面子。

    他捋着胡子,缓缓地说:“囡囡同意的话,我们自然没有意见。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帮不了你们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累子孙后代。阿洋,日后啊,你跟着村里的亲戚们一起,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他们。只盼着你快点上手,接过你爹的担子。看看你爹,他都已经68岁,还在每日忙得像一头老黄牛似的。你啊,要早点替你爹分担。让你爹也像你小叔那样,每日喝茶逗孙。”

    阿厚的面相,不是那种安享晚年的人。他风光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反而添忧患愁。唉,一切都是命。想到这里,叔太爷爷都替穆二伯心痛。

    看到小姑子帮自己的丈夫说话,阿霞也在一旁轻声说着:“到时,我也跟着婶娘干活。还要麻烦婶娘多多照顾我。”

    “阿洋媳妇,你别凑这个热闹。赚钱养家,那是男人的事情。趁着在村里的时间,你多多在村里转转,好好地认识这些亲戚。免得出了这村,大家走到街上,一家人都不认识一家人。”

    有着大男主义的穆家大老爷们,一直觉得,女人,照顾好家里就行。再说,照顾家里这种技术活,可不比赚钱轻松。当娘的不好,她就教不出好儿女。古人说的,一个好媳妇能旺三代的原因。这也是穆妈妈在村里为何这么受族人们尊敬的原因。只可惜,穆家村留不住这尊高贵的凤凰。

    再说,村里这么大年纪还没当爹的人,真的只有阿洋一个。像阿洋这个年纪,别人家的小孩子都已经读小学啦。

    阿洋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先在陆地上操练,然后再到船上漂泊。能不能熬得下去,就看阿洋自己的了。

    说完了阿洋的事情,小六哥这才将早上镇里领导的建议说了出来。他说的很详细,一五一十,一个字都不落。

    年纪最轻的一个叔太爷爷冷笑着:“荒谬。想让自己出业绩,也别拿我们穆家村当出头鸟。真当我们是那种不要脸的人?”

    村里什么情形,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一个叔爷爷调侃着:“小叔,就算是示范村,那什么,精神文明示范村这个名头,不是比经济示范村更合适我们吗?”

    穆八公差点边自己的酒都给喷出来:“十五哥,你可别忘了,当年,穆家村可是号称文明的土匪窝。”

    此话一出,大家都乐得不可开支。想当年,穆家村的强悍,到了连土匪都不敢招惹的地步。打架的时候,只要一听说是穆家村,土匪听了都吓得屁股尿流,连爬带滚的仓惶而逃。

    小六哥自己的亲爷爷也在桌上坐着,他不高兴地瞪着孙子,觉得孙子不会办事,这么大点屁事都处理不好:“人家让我们做示范村,你这孙子,就这么答应了?”

    “没有,爷爷。我当时立即回绝,只是,那两人找各种理由劝说我,想让我改主意。”

    穆爸爸觉得,这个时候,人家提出这么个要求,有点怪异:“小六,好好的,为何要立什么示范村?”

    是啊,之前可没听说有这种东西。大家都望着小六哥,等着他的答复。

    在众人视线关注下,小六哥望了一眼穆亦漾,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没说出来。这么一磨蹭,小六哥的爷爷不耐烦,直接开炮:“啥时候这么娘们,吞吞吐吐。”

    当时穆亦漾在吃虾,没看到小六哥的眼神,反而被大卫看到了。他没有停止手上剥虾的动作,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和我的天使有关?”

    “没错。”小六哥说得比较犹豫,“我是无意中听人家说的。最近我们这里的领导班子可能要换,这里的人,个个都知道囡囡认识上头的人。或许是为了给囡囡面子,想给我们穆家村一些好听的名声。说不定,通过这些路子,让别人以为他们和我们穆家村走得近,或者和小叔一家有什么沾亲带故的关系,让自己升官发财。”

    气得穆八公把桌子拍得啪啪响:“什么狗屁东西,这和我家囡囡有什么关系。一个个扯到我们家头上来。”

    他的暴怒,没有引来其他长辈的责怪。与穆爸爸关系最好的叔太爷爷不紧不慢地说了:“人怕出名猪怕壮。当年,阿厚刚发达的时候,不也是一个个往我们这边蹭。现在,看到囡囡冒出头,又想过来抱囡囡大腿。”

    然而,不理解抱大腿真正意思的大卫开始变脸,碰对我的天使动手动脚?他身上散发的冷气,令阿洋打了个喷嚏:“叔太爷爷,谁要抱我的天使?”

    好吧,看到重孙姑爷是番鬼佬的份上,不与他计较。因为大卫的语言领悟能力,把一桌的人又给逗乐。

    “姑爷,叔太爷爷的意思是说,人家想巴结讨好你的天使。”穆爸爸乐呵呵地给大卫解释,这个小姑爷,虽然粤语说得麻溜麻溜的,然而,他经常会时不时地在意思理解上,让你乐一乐。

    穆亦漾啼笑皆非:“就算我认识某些大领导,这又关他们鸟事?粮衣炮弹用到我身上。我真的怀疑,他们会有让我看了心动的东西?他们脑残,难道我的脑子也进水?”

    不是她夸下海口,就凭自己钓的金龟婿大卫的身家,她完可以用钱砸得这些没脑子的人一个个脑上长大肿包。

    好大的口气,好豪迈的气势。穆二伯心里一动,不着痕迹地看了小侄女一眼。他知道,向来不说大话的小侄女,能够说出这种话来,说明她真的有那个财力。

    一个伯爷爷开始感慨:“三少啊,你家里的三个姑娘的婚礼,让所有人对我们穆家村刮目相看。特别是囡囡在村里,建公司,买渔船,修马路,装路灯。大大小小的动作,让其它人眼红,说闲话的人也多。其它村子里的人,也有人拿这事说话,跟到镇里面,要求人家出钱给他们村子修路。在这些人有心无心的哄抬之下,我们穆家村想低调都难。”

    这个伯爷爷的孙姑爷也在镇里做事,多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回家之后,他将这些事情对媳妇说起。他媳妇听了之后,双嘴一撇:“切,自己没本事,还好意思要求别人也那般蠢。我们穆家村的姑娘,个个都是凤凰。”

    得,媳妇天生自带的优越感,几乎是每个穆家姑爷都非常熟悉的。他跟媳妇回外家的时候,对外家的长辈提起这事。一开始,伯爷爷对这些也不以为然。只是,今天听到小六子起到什么示范村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原来还真有一些蠢人准备做蠢事。这些人蠢不打紧,别连累穆家村就好。

    这事,多少与自己的姑娘有关。穆爸爸交代着小六哥:“小六,咱们办事,注重实事求事。虚的名头或东西,咱绝对不能要。若是上面真的有人敢压你,你直接跟我说。我倒要看看是谁的皮痒了,敢蹭我姑娘的名声。”

    是不是他退休得太早,随便一个阿猫阿狗起敢过来骚扰他的家人。即使他以前几乎不回穆家村,但是,这里毕竟是他的老家。再何况,他的姑娘还有生意在这里呢,他怎么还会像以前一样对穆家村的事情很少过问。

    “名声不能当饭吃,但是它绝对不能臭。别让这些苍蝇,臭了我们穆家村的名头。”穆亦漾淡淡地说着,只是,她的话,却让人的心情无法淡定。

    “丑话我先说前头,我们穆家村吃公粮的人,不该吃的东西绝对不要下肚。否则,到时候惹出麻烦,我六亲不认,见死不救。有困难,大家一家人,会帮忙想法子解决;惹麻烦,谁捅的篓子谁补。”

    吓得阿洋心里直打鼓,小样这话,是不是特意说给自己听的?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哪个家族没有一两个逆子或反骨仔?就看严不严重而已。

    穆亦漾怎么也没想到,二大爷不过是来参加自己三姐妹的婚礼,或者来家里玩一下。这么芝麻绿豆点的小事,也被一些心里有小九九的人惦记着。

    今天有人想给穆家村安上什么经济示范村的名头,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有一块精神文明示范村的牌子挂在穆家村入口石碑上。

    精神文明,是想打脸穆家村吧。穆家村若是能与文明挂钩,这世上就没有野蛮这个词啦。

    穆亦漾的话,现场的长辈们没有一个人反感,或者觉得她不近人情。相反,他们反而在心里赞叹着,这才是一个当家人应该具备的立场和魄力。当断不断,必为其乱。

    说不定,第十八代的穆家,将会由这位姑奶奶来牵引。上一次穆家的姑奶奶当家作主,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认真算起,穆家每隔一百年,就会诞生一位了不起的姑奶奶。

    叔太爷爷当场保证:“囡囡,放心。我们穆家这么多年,以前从来没有犯立场错误的人,以后也不会有。”

    想想这么多年,穆家不成器的孩子是有,每代都有一两个。然而,犯大错特错的人,的确没有。

    别人心里是否有波动,穆亦漾不知道。不过,大卫倒是将阿洋的不自在看得一清二楚。穆二伯心里有点堵,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失去穆家姐妹的扶持。

    说完了正事,穆亦漾随口提了一下,让村里的婶娘们帮忙采牡蛎和挖螺的事情。长辈们听完之后,又是一阵赞叹。个个都说这又是一条赚钱的路子。

    有时候,别小看这些小路子。赚的钱虽然不多,可是,累计起来,一两个铜板慢慢堆积金山银山。再说,这条生意经,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

    吃完饭之后,穆亦漾和大卫留下来收拾残局。阿洋本来想跟着穆二伯回主宅,可是转头看到阿霞留下来帮忙洗碗,他又被穆二伯狠狠踹了一脚之后,这才抱着膝盖来到厨房帮忙。

    不帮忙还好,一帮忙,马上打烂了五个瓷碟。因为手滑,不拿稳,瓷碟就这么摔到地上,乒乒乓乓地清脆声,分外刺耳。

    当事人还特别无辜地望着大家,做错事后生怕被责骂的可怜样,看了让人心软:“我不是故意的,手滑。”

    阿霞将他推到椅子上坐好:“你乖乖待在这里,别捣乱就行。”

    收拾地上破碎的瓷片,穆亦漾庆幸着,还好打乱的都是一般的瓷器:“阿洋哥哥,这摔坏的如果是古玩,你把自己卖身在穆家村一辈子,都赔不起。”

    我才不会被你吓唬住,拿青花瓷来吓我,当我没见过世面。不和做事的阿洋翘起二郎腿:“小样,古玩这么名贵的古董,是让我们盛菜吃的吗?”

    “不是给我们,是给老祖宗们用的。阿洋哥哥,祭祖的时候,你可得注意。千万别靠近供桌,别砸碎或碰掉供桌上的任何一个器皿。这些东西,部都是好几百年的古老的器皿,就是你口里所谓的老古董。”

    穆亦漾可不是在开玩笑,祠堂里所有的供桌上摆放的器皿,都是五百年前官窑里炼制的器皿。随便的一个小酒杯,放到外面市场上,马上被行家们哄抢。

    小堂妹认真的模样,令阿洋放下二郎腿,紧张起来:“真的?”

    若是那样,日后,他可得离供桌远一点,远远地给祖宗们上香磕头就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