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萧魏配合除邬贼

作者:劲990 |字数:3189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我在万界送外卖全职法师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

    ()    萧瑾言听罢,不禁有些为难,因为这名机警、干练,而又忠心可靠的“奸细”的确是不好找……此人要被带到刘松的面前承认自己是邬修罗的心腹信使,面对刘松的盘问,还要对答如流,不露一丝破绽。

    最重要的是,此人极有可能会被刘松一怒之下下令诛杀,他即使面对死亡,也要一口咬定自己是邬修罗的心腹,绝不能出卖萧瑾言。凡此种种,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一丁点问题,萧瑾言和季良辰的除贼计划就会鸡飞蛋打,甚至会满盘皆输。

    只见萧瑾言低下头沉思了一会,然后意志坚定地对季良辰说道:“好,季先生且放心吧,这名‘奸细’……瑾言会安排妥当的。”

    季良辰听罢,不禁欣慰地笑了笑,他走上前去,拍了拍萧瑾言的肩膀,说道:“呵呵……如此一来,大事必成矣!”

    萧瑾言听罢,却微微叹了口气,陷入深深地沉思当中……

    三日后,皇宫,宣政殿。

    只见萧瑾言一身戎装,腰挎佩剑,魏禧身穿官服,头戴官帽,二人仿佛已然冰释前嫌,竟然并肩一齐疾步向宣政殿走去……萧瑾言的手里还抓着一名五花大绑的青年壮士。

    只见这名壮士约摸三十岁左右的模样,中等身材,体格硬朗,五官端正,皮肤微微发黄,八字胡须,面色坚毅,一身粗布麻衣,贫民打扮。

    这位壮士名叫纪增寿,是洛千川在他的机密情报营中为萧瑾言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此人为人十分机警、干练,而且对萧瑾言忠心耿耿。

    纪增寿在这次“除邬”行动中扮演的角色是邬修罗的心腹信使,他和萧瑾言、魏禧三人所要表演的剧情是:

    纪增寿受邬修罗所托,怀揣邬修罗的亲笔书信,连夜赶往江州给晋安王刘戎送信表忠心,没想到,他因为形迹可疑,在城门口被萧瑾言的部下当场抓获。而萧瑾言在“抓获”纪增寿之后,连忙将其押解进宫,面见刘松……

    就在萧瑾言押解纪增寿进宫的路上,他恰巧遇到了魏禧,魏禧听萧瑾言讲明事情原委之后义愤填膺,大骂邬修罗对刘松不忠。于是,魏禧便和萧瑾言一起将纪增寿押解进宫,听候刘松的发落……

    (以上为萧瑾言和魏禧事先商量好的表演剧情,魏禧之所以配合萧瑾言表演是因为他也想除掉邬修罗。)

    一炷香之后,萧瑾言和魏禧二人将纪增寿五花大绑地押到了刘松的面前,萧瑾言还一把将纪增寿放倒在地,令其跪在刘松面前……

    刘松见状,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对二人说道:“二位爱卿,你们……这是何意啊?”

    魏禧听罢,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抢先对刘松说道:“陛下,国师邬修罗勾结晋安王刘戎,图谋不轨,欲谋反事。此人便是邬修罗派往江州给刘戎送信的心腹信使,他行迹可疑,在城门口被萧将军的部下当场抓获。这里还从他身上搜到邬修罗写给刘戎的亲笔书信一封,请陛下过目。”

    魏禧说完,连忙将桓容祖按照邬修罗的笔迹伪造的那封书信递给刘松……

    刘松听罢,顿时大吃一惊,连忙接过那封书信快速地浏览起来……只见刘松越看越触目惊心,越看越恼羞成怒,就连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以极高的频率抽动起来……

    不一会儿,待刘松看完了这封书信,他顿时勃然大怒,愤恨地将这封书信狠狠地朝地上一拽,然后放声怒吼道:“逆贼!真是个丧心病狂的逆贼!朕怎么就瞎了眼,竟然相信了邬修罗这个逆贼!”

    魏禧见状,连忙“趁热打铁”,接着对刘松说道:“陛下,邬修罗此贼身为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食君之禄,却不忠君之事,反生谋反心,真乃国之巨贼也!此贼不除,我大宋江山社稷危矣!微臣请求陛下立即诛杀邬修罗及其党羽,肃清奸贼,还天下一个太平啊。”

    刘松听罢,顿时怒不可遏,又疑窦重生,他不禁顿了顿,定了定神,疑惑地说道:“等等、等等……邬修罗跟随朕多年,一向忠心耿耿,朕又未曾亏待于他,他为何要反朕啊?这里面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魏禧听罢,不禁眉头一皱,叹了口气,接着对刘松说道:“哎呀……陛下啊,邬修罗为什么会谋反,这信上面写的一清二楚啊!邬修罗觉得陛下不听他的话,疏远了他,怠慢了他,所以他对陛下怀恨在心,这才起了谋反之心啊!”

    没想到,刘松听了这话,竟然自觉有些愧疚,他不禁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也许……朕这段时间的确是冷落国师了。”

    魏禧听罢,顿时失落万分,又哭笑不得,他连忙义愤填膺地对刘松说道:“哎呀……陛下,您可是天子,是大宋的皇帝!您该听谁的话,不该听谁的话,或者是陛下想自己拿主意,这完取决于陛下您自己,因为您是皇帝,是九五之尊,没必要一味地听某个大臣的话啊!”

    “如果邬修罗因为陛下不听他的话就要勾结晋安王刘戎,谋反弑君,那他还当陛下是皇帝吗?陛下作为大宋的皇帝,倘若不能乾纲独断,而是一味地受邬修罗的摆布,那陛下不就成了一个傀儡皇帝,成了邬修罗手中的牵线布偶了吗?”

    刘松听了这番话,顿时情绪激动起来,他连忙慷慨激昂地说道:“对!朕是皇帝,是九五之尊,朕应该乾纲独断,一言九鼎,何必要受制于邬修罗那混账东西!”

    魏禧见状,顿时内心一阵窃喜,他连忙煽风点火,接着对刘松说道:“哎呀……对呀、对呀,这才是陛下应该有的帝王之恢宏气魄啊!”

    刘松听罢,不禁顿了顿,依然颇有些疑惑地对魏禧说道:“可是……即使朕这段时间冷落了邬修罗,他依然是大宋的国师,当朝首辅大臣,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不至于就谋反吧……”

    一旁的萧瑾言见状,顿时眉头一皱,不禁心想,看来,刘松此人的确心机颇深,又疑心甚重,断然不会轻易上当。刘松在刚刚看到那封书信的时候,的确是猛然间被信中的内容狠狠地刺激了一下,顿时勃然大怒。但是,刘松短暂发怒过后便霎时清醒过来,并很快起了疑心…… 富品中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