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茉莉花是我的幸运花(3)

作者:黑化红茶 |字数:9421

人气小说:上门狂婿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神医凰后都市极品医神鬼王传人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邪王霸宠:妖妃,放肆撩!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

    这儿应该整层都被倪香雪的生日宴包下来了,虞烨儿一路过去看到的都是圈子里能排得上一线的大腕儿明星,国家知名演员,导演制片编剧等等,往常这些人物她也只在电视或者新闻上见过,即使小部分有过活动上的接触,也仅限于打招呼的那种。

    从这群人之间穿过,她有些紧张,提着自己的包,一手微微拢紧外套,目视前方地往前走。

    她能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好奇地对她投来目光,脸上微微有些发窘,希望别出什么纰漏被人取笑才好。

    到了洗手间,这边人比较少,被人注视的感觉总算稍缓了,她松了口气。

    一会儿后,她从洗手间出来,在水龙头下洗手,然后抽来纸巾擦拭双手,顺便打开包包看了看放在里面的胸针礼盒。

    刚刚把包包合上,洗手间外面就走进来两三个人,其中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走到洗手池边洗手。

    “今天这身衣服可真好看,拉斐尔新款吧?”

    “这都被认出来了?我女儿给我买的,她说这身衣服很衬我的气质,我女儿眼光就是,呵呵……~”

    “是不错~改天找女儿也帮我看看款~不过,这耳环……我说,这几年可不流行戴这种绿色的饰品啊,跟这身衣服完全不搭嘛~”

    “……这耳环是我儿媳妇送的,我也觉得怪怪的,说说,哪里不搭?”

    “绿色宝石不是被称为祖母绿吗?我跟说啊,现在戴绿色搭配的都是七八十的老人,给老人过寿才买这种呢,儿媳妇要么是故意的,要么,就是眼光奇差,根本不懂潮流!”

    ……

    虞烨儿搭在包上的手微微一抖,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祖母绿?七八十的老人?过寿?儿媳妇?

    这不跟她的情况类似吗?

    她怎么没想到这层含义呢?

    想到倪香雪那身时尚的打扮,连媒体都戏称她跟儿子看着就像是姐弟,完全跟“老人”搭不上关系,这么一想的话,她要是当众送了绿色的胸针给对方,被媒体曝光后,舆论该怎么说她呀!

    ……金亚青怎么就推荐了这一款呢?难道她也不懂这个道理?

    不应该啊,金亚青也算是走在时尚前沿的人,不至于挑个东西都会出错~

    心正慌着,旁边的两个人还在说话。

    “……现在流行的是曜石黑,皮肤白,戴着显眼,绿色的显老,人家还以为未老先衰呢,说对吧,亚青?”

    旁边一个较为年轻的声音接了一句:“是啊,祖母绿是不太适合这个年龄戴呢,显老~”

    虞烨儿一怔,这不正是金亚青的声音吗?

    她本能地转过身去,一抬眼,正好和金亚青投射过来的视线对个正着。

    金亚青有些惊讶在这里看到她,但随即很快就露出了微笑,和她打招呼:“烨儿,真巧~我说怎么看到宸哥了却不见呢,原来在这里~”

    她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是啊~”

    金亚青便向身边两位介绍道:“这位是虞烨儿,倪宸新签的艺人。烨儿,这位是公司高总的夫人,这位是林导的夫人。”

    虞烨儿忙对她们点头致意:“两位夫人好,我叫虞烨儿,请多多指教。”

    两位夫人都好奇地打量着她,眼中纷纷流露出惊艳的目光来,都很客气地跟她回应了下。

    虞烨儿微微笑着,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金亚青。

    金亚青也回视她,似乎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般,也露出一个微笑。

    她们3人过来只是为了整理仪表的,聊了这么几句后就要出去了,金亚青问虞烨儿:“一起出去吗?”

    虞烨儿忙扯了个小谎:“我还没上厕所,一会儿再出去。”

    金亚青便陪同两位夫人出去了。

    虞烨儿目送她们离开,脸上的表情渐渐凝住,她走向一个空着的隔间,关上门,坐在马桶盖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愣。

    许久,大眼眨动,两行泪水没有预警地就这么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滴到手上。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怎么没忍住哭了呢?赶紧从包里取出纸巾,轻轻将脸上的泪水擦去,然后低头愣愣地看着纸巾上被擦拭下来的粉丝。

    她怎么……总是出错呢?

    按理说应该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呀,怎么临到了马上就要送礼物的时候,才发现礼物买错了呢?

    不,不只是这样,她当时看三款胸针都挺喜欢,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是金亚青手指一点,帮她挑的……

    刚才那位夫人问金亚青的时候,她回应的也是绿色不适合这种话,而那位被评论的林导夫人的气质绝对比不上倪总,如果林夫人都不适合,那倪总……

    她努力地回想着网上看到的倪总的照片,好像各种颜色的搭配都有,就是没有……绿色的配饰,该说在巧合呢,还是刻意的呢?

    但她知道,这款礼物送出去肯定会很尴尬了。

    好气啊,明明这么想做好的,却偏偏还是搞砸了。

    倪宸打了电话过来,“怎么还没出来?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她吸吸鼻子,尽量让自己显得语气正常,“马上。”

    倪宸立即敏感地听出了她的鼻音,但他不动声色地道:“我已经为留了位子,在第一排,直接过来找我就行。”

    虞烨儿囧囧地道:“第一排啊?怎么那么靠前?”

    “位子靠前还不好?”

    “太……明显了。”

    靠前的位子说明关注的人多,她很不适应。不过也知道以倪宸的身份肯定不可能被排到后面去,自己跟着他来的,当然也就要接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了。

    倪宸柔声道:“别紧张,我就在旁边呢,弄好就出来。”

    “好。”

    挂了电话,虞烨儿吸吸鼻子,打开门走出隔间,走到镜子前查看自己的妆容。

    脸上有两道泪痕,因为粉底液被擦掉了,所以近看有些明显,她赶紧从包里取出备用的粉底液将痕迹盖住,确定无误后,这才吐了口气,准备离开。

    刚转过身,就看到有人进来,抬眼看去,微愣,是宁萱,她忙露出笑容:“萱姐好。”

    宁萱看了看她身上,脸上闪过一抹诧异,然后抬头看向她。

    虞烨儿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怎么了?”

    宁萱看她一脸不自知的模样,忽的扯了扯唇,脸上浮现一抹难得的笑意,“没什么,就是觉得这身衣服不错,我昨天刚从书上看到,今天就看到穿了。”

    宁萱好长时间没对她这么“和颜悦色”了,虞烨儿有些受宠若惊,正想回什么,她已经越过她往里面走了,她有些尴尬,笑容僵在脸上,只能无奈地撇了撇唇,走出去了。

    大概是晚宴已经安排入座,所以一路上看到的人都不多,倒是宴会厅里闹哄哄的,她走过去一看,果然,晚宴预定了几十桌酒席,大半都已经坐满了人,还有十来桌的人也正被人安排入席。

    她一出现,不少人的视线都看过来,在她身上打转,就跟她刚才往洗手间走的时候一样,虞烨儿抿紧唇,从宴会厅中间的过道上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寻找倪宸的踪影。

    很快,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么看着她的人都露出了一脸很惊奇的表情呢?好些人眼中都带着玩味和……轻责。

    到……到底怎么了?

    她有些心慌,所幸很快就看到了第二排的倪宸,他正跟一桌大佬坐在一起,一桌几乎都是满的,只在他旁边留有一个空位,她赶紧快步走了过去。

    倪宸也看到了她,眼神示意她过来,虞烨儿走过去才想起来,这一桌坐的不是导演就是公司高层,间或有几个女眷之类的人物,倪家班的人一个也没有,她愣住了,往旁边几桌看了看,倪家班的几个人全都在两桌开外的位置。

    倪宸为什么安排她坐这里呀?

    她的犹豫让倪宸又偏过头来看,朝她挑眉,也惹得同桌其他人纷纷看过来。

    虞烨儿有些窘,俯身对倪宸道:“我去晓哥和亚青姐那边坐吧。”说着就要走。

    倪宸却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道:“那里已经坐满了,就坐我这里。”

    “……不好吧?”

    “怎么不好?这里就是给安排的。”倪宸语气平常地道。

    “可是……”

    这时,同桌一个高层笑着发话了:“倪宸,怎么,女朋友闹别扭了?”

    一桌的人都看过来,虞烨儿最受不了这样被瞩目的感觉了,脸上烫红一片,只能尴尬地扯唇笑着。

    倪宸倒是很自如,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手却紧紧拉着她的,回笑道:“她说要过去找熟悉的的人打个招呼,我让她不急,先坐下跟这边打完招呼再说。”

    他都这样说了,虞烨儿不好再说什么,忙跟桌上的人打招呼:“各位好,我是虞烨儿,请多多指教。”

    有人笑道:“别紧张,我们几个都是同公司的,哦对了,还记得我吗?晨跑的时候遇到过。”

    虞烨儿一愣,看过去,果然,第一次和倪宸晨跑的时候遇到过一些公司高层人物,这人就是其中之一,她脸更红了,更不敢说话,一旦说话就是在承认自己和倪宸同居,只能笼统地说:“记得的,好。”

    桌上的人都是人精啊,彼此一个眼神就心知肚明了,笑睇着她和倪宸。

    虞烨儿只能坐在倪宸身边了。

    桌前的碗筷已经被解开了包装,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帮她弄的,倪宸举筷夹了些冷盘糕点肉干之类的到她碗里,“热菜还没上,先吃点儿。”

    “哦。”她乖乖地低头吃起来。

    倪宸侧头审视着她,一脸宠溺的表情,但很快就注意到了她脸上似乎有异样,眸光闪了闪,凑近低声问:“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虞烨儿抬眼看他,“嗯?没什么呀?”

    倪宸紧盯着她的眼睛,“那怎么哭了?”

    虞烨儿一愣,眼神立即闪烁起来,“没……没呀……”

    他蹙眉,“眼睛有点红。”

    虞烨儿下意识地就捂了捂一只眼睛,掩饰地道:“看错了吧。”

    她明显的不想说,倪宸眯了眯眼,也没再勉强。

    虞烨儿松了口气。

    坐她旁边的是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眷,侧头看着她身上的衣服,突然道:“虞小姐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虞烨儿转头看过去,是一位很有气质的女人,她扬起笑容,“谢谢。”

    “不过,虞小姐没发现吗?”女眷压低声音,道,“这身衣服跟倪总……撞衫了。”

    虞烨儿一怔,“倪总?”

    女眷微颌首,下巴朝着某个方向抬了抬,“倪总坐在那桌,刚才亮相的时候就有人夸她的衣服穿着很显气质,显年轻,看看,不就是跟同款吗?”

    虞烨儿循着目光看过去,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上,倪香雪确实坐在那一桌,正巧笑倩兮地跟人谈笑。

    而她身上穿的那身衣服,真的跟虞烨儿这身一样,也是黑色礼物打底,外穿着玫瑰金色的长款外套。

    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了,一脸的不敢置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再次确认无误,这下可囧了。

    想起在洗手间时遇到宁萱,她当时也对她露出了诧异的目光,还有一路过来其他人的眼神……她现在明白他们为什么有那种反应了。

    她居然跟寿星撞衫了!!

    她的反应被倪宸看在了眼里,跟她的心慌相比,他倒是淡定自如,还微垂着眼眸,唇边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似乎是很无语又很无奈。

    他也在笑她的窘态吗?早就发现了足额没跟她说?

    虞烨儿气鼓了双颊,瞪着他。

    倪宸径自拨了只虾,放到她碗里,带着些许讨好:“吃虾~”

    “……”虞烨儿顾不得美食,压低声音问:“怎么办啊?跟倪总撞衫了!”

    倪宸抿唇轻笑,“把外套脱了。”

    虞烨儿一想也是,至少不要全部一样就行,赶紧将外套脱下,挂在身后的椅子靠背上。

    心里还在嘀咕着,怎么这么巧?那么多品牌那么多款式,怎么偏偏就跟倪总选了同一款,而且是里外同款呢??

    宴会厅正前面是个小型舞台,刚才就有特邀圈子里的著名主持人时不时热场,这会儿席上一边上着热菜,台上一边又热闹起来了,主持人请了圈子里的几位歌手上台献唱。

    倪宸一直在为虞烨儿夹菜盛汤,很是体贴,虞烨儿则努力地吃着,时不时瞟向台上听歌看表演。

    大眼随意瞟了一眼,突然又看到倪香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脱了外套,现在身上也是跟她一样的抹胸款黑色礼服裙。

    虞烨儿惊得差点将刚喝进去的汤吐出来,忙放下调羹,回头将椅子上的外套取来,偷偷套上。

    倪宸挑眉,下意识地朝母亲瞥去,果然……

    正好倪香雪也看了过来,母子俩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个调皮,一个无语。

    一位歌手唱完下台,主持人上去,道:“感谢XX为我们带来她的新歌,祝专辑大卖~现在,我们请倪总上台来说两句。”

    热烈的掌声中,倪香雪优雅起身,含着笑往台上走,身上又是那件玫瑰金的外套傍身。

    虞烨儿惊得汗都要滴下来了,倪总什么时候又将外套穿上的?她居然完全没察觉到!

    她又赶紧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台上时,悄悄地将外套脱下来挂好。

    倏地,台上发言到一半的倪香雪似有若无地将视线朝她这里投了过来,一双美眸滴溜溜地在虞烨儿身上转了转,唇角可疑地弯起。

    虞烨儿也正看着她,彼此视线对上,她顿时全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直到两秒钟之后,倪香雪将视线瞥开,继续发言,她才如释重负,往后靠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