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离京

作者:鹿青崖 |字数:248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都市极品医神太上执符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女神的超级赘婿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赘婿当道邪性老公太霸道

    邬陶氏在血布上,看到了六个歪扭七八的字——愿孤魂变厉鬼。

    邬陶氏接过这张布,看见上面的六个字时,人就已经恍惚了,她尖叫着把布扔下,张盼波却还在旁道,“这是他坚持要留给你的。”

    邬陶氏连连尖叫,到了黑夜再次来临,邬自安的血散发着浓重的腥味,更添诏狱里的阴暗,半夜,张盼波已经睡着了,生生被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叫了起来,他循声看去,看见了头发散乱着砸着墙的女人,“有鬼!有鬼!有鬼!放我出去!”

    就这么,邬陶氏疯了,狱卒左右开弓抽了她五六个大嘴巴子,她只嘿嘿地笑个不停。

    邬氏夫妻一个死一个疯,牢狱里抓着的人全活动了起来,张盼波等待着机会,有狱卒走过来,在此提审。

    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冷水冲洗过的邬自安的牢房,牢房空空荡荡,他想起自己说得烙铁的话,根本就是骗邬自安的。

    到了这个时候,为了活命,谁还在乎对和错呢?邬自安不想活命,他这样的人活着也没有用。

    张盼波看到了牢门口的光亮,刺得他眼生疼,也许很快,他就可以重回阳光之下了。他是寒门出身,一直在巴结各路世家,可这些人却不重用他,而他却落到了这样的境地,他只能靠自己了,靠自己左右逢源,靠自己左右拉踩,爬出这黑暗的地狱。

    可他被拉进提审室,审问他的却是久不见的锦衣卫北镇抚使,那北镇抚使一开口,张盼波倒吸一口冷气,“在你两边的两个人,一死一疯,张盼波,是不是你做的?说!”

    张盼波大惊失色,可那位北镇抚使丢过来一张写了血字的布,“这布,是你的衣裳吧?邬陶氏被你吓到了,你以为锦衣卫也会被你骗吗?!”

    说完,就有人上前扯开了他的衣裳,内衫缺失了一块,正是那块血字布。

    那位北镇抚使冷笑,“说吧,张盼波,谁让你杀人!说了,就能免了刑!不说的话......”

    张盼波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团火,看到了火里冒着火星的烙铁。

    他惊叫,“没有!真没有人指使我!真是我自己要杀他们!”

    可北镇抚使不信,叫了狱卒,“来吧,给咱们张大人上点东西!”

    张盼波惊叫,胡乱大喊了几个名字,反倒引了那北镇抚使更怒了,“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话音一落,他夺过烙铁,直直贴在了张盼波的胸口。

    *

    直到死,张盼波也没说到那位北镇抚使想要的答案,他满身烫伤地躺在牢房里,两边的牢房一个空荡荡,一个疯癫癫,张盼波苟延残喘了几天,闭了眼。

    四季院子一案牵涉最深的三个人两死一疯,风向立刻变了一变,众人为了活命,开始胡乱往这三人身上推卸,甚至后被抓进去的孟月程,也被那些急等着出狱的人攀扯上了。

    可没有一个人保他。

    十一月的最后一日,今上终于不厌其烦,寻了锦衣卫指挥使进宫,当天,就定了案。

    大多的官员被放了出来,可放出来不等于官复原位,轻则被贬,重则流放,京城一时间清空了大量的宅院。

    原本在朝堂上互斗的秦阁老和张阁老一派,这下打成了重伤,秦阁老好歹保全了地位,可也被皇上训斥,张阁老一派因为孟月程的垮塌,全线溃败,张阁老本人被罢官,不再治罪,择日归乡。

    不知道是不是兔死狐悲,勉强保全的秦阁老重病一场,病还没好,便上书乞骸骨,今上直接允了,张阁老离京之后的第十天,秦阁老也解甲归田。

    互斗了十几年的秦张两派訇然崩塌,时任翰林院修撰的从六品官魏铭听到,大大地松了口气。

    前世秦张两派正是党争逐渐步入白热化的重要铺垫,如今秦张两派瓦解,竹党的头号人物沈攀也早就消失,党争的影子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到就快要离开这个乌烟瘴气太久的朝堂了。

    孟月程被罚流放,今后不得为官,但今上没有牵扯孟氏其他人,而三老爷孟月秋在朝考之后,稳稳当当地进入了翰林院做庶吉士,这一切让等着看孟氏垮塌的人目瞪口呆。

    青州孟氏果然不是孟月程的孟氏,孟氏还有另一根顶梁柱二老太爷,这根一直隐在后面的顶梁柱,在危机的时候撑起了孟家,而对于置于险境的大房,盘活大房这盘棋的人,是孟中亭。

    而孟中亭并没有考中进士,他带着楚芸芬和大房停职的孟中京,在一个小雪的清晨,静静地离开了京城。

    回青州,等待三年之后的那个会试。

    *

    雪下的越来越紧,魏铭和崔稚站在城门前送他们远去之后,便抖落身上的雪,快速返回了马车里。

    崔稚晃了晃脑袋,把发丝上的雪也摇了下来,“不知道家里下没下雪,墨宝花宝肯定像我这样摇脑袋。”

    她说着,瞧了一眼魏铭,轻声道,“魏大人,我也要回去了。”

    再不走,赶不上回家过年了。

    魏铭瞧着她,心里知道她还惦念着余公,余公他老人家孤寂了这么多年,魏铭不能连他老人家的天伦之乐剥夺了去。

    他道,“一时半会,我都不会提亲。”

    崔稚被他突如其来陡转的画风震惊了一下,“提什么亲?不是,你怎么扯到提亲了?我说我要回去了呢!”

    “我知道,”魏铭看着她,“你回去好生陪陪余公吧,他老人家不容易。”

    这么一说,崔稚明白了过来,只是再看向魏铭的时候,有丝丝的心疼在蔓延,余公寂寥,魏大人何尝不是呢?

    她还记得他说过,上一世,他四十六岁死在战场上,连血脉都没有。余公尚且有小绵在世,魏大人呢?魏大人的夫人又去了哪里?

    崔稚不想深究,可越是不深究,就越是心疼。

    她握住了魏大人的手,魏大人的手温暖中有一点点凉,崔稚说,“魏大人,我会想你的。”

    魏铭挑眉,“你还敢不想我吗?”

    崔稚:......

    顶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