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4章友谊之花

作者:晓浅 |字数:6927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穿越之细水长流白日梦我住在男神隔壁[穿书]火影之商城系统娱乐圈是我的[重生]跟乔爷撒个娇FOG[电竞]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远处,天罪脸色阴晴不定!

    他被楚岩击退了?

    还只是一拳?

    这太惊人了,楚岩现在的肉身力量究竟有多强?

    天罪震惊,其余人更是如此,刚才楚岩的一拳中并没有太多花哨,有的只是极为纯粹的力量,仿佛连天穹都能够击穿一样。

    这是因此,天罪一下犹豫了!

    他能够感受到楚岩此刻带给他的巨大威胁和杀意。

    他本身便不如天御,天御道源是超四千五百万的,可他当年在上古时不过也只是初入界主,随后便陨落了五十万年,现在即便复苏也还没有恢复鼎盛,单论实力的话,他现在道源可能还真不如楚岩。

    楚岩杀天御或许不容易,但如果他插手,杀他,绝对要比天御容易的多。

    “废物!”看着天罪犹豫,楚岩冷笑声:“上古界主,不过尔尔!”

    下一刻,楚岩转回身再次面对天御,根本不顾天罪,正如楚岩所说的一样,今日天罪插手,必杀!

    现在是天罪自己的选择。

    在这之前,他看向天御,冰冷道:“今日一切,都是挑起的吧?”

    天御目光冰冷,楚岩一拳轰退天罪,也惊到了他,他也能理解天罪的犹豫。

    他们都是上古强者,而且还是死过一次的那种,如今天罪在楚岩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是老夫如何?”天御没有否认:“天界大陆本便是这天地至宝,区区后辈,也配霸占?”

    “承认就好。”楚岩微微点头:“那今天,会死,而且会死的非常难看!”

    “狂妄!”天御低喝声,他是上古界主,纵然楚岩击退天罪,便能杀他?别说他,就算天罪楚岩真的想杀也很难。

    要知道,击败和击杀是有本质区别的。

    击败容易,但当一位界主铁了心要跑,想杀,真的太难了。

    况且在天御看来,现在的局势还没到那一步。

    远处仇穹一战二,明显已经开始陷入劣势了,再过不久必会天闲和天孤必然会有一人能腾出手来。

    等到时候,三对一,危险的是楚岩才对!

    “是不是狂妄,我会让明白。”楚岩道,旋即他身形弓起,再次踏碎凌霄,迎上天御。

    拳出天裂,脚出地碎。

    轰!

    天穹上,两大界主级强者瞬间撕裂开无穷的风暴。

    天御一身上古金甲配着金枪,一往无前,枪出如龙,楚岩则还是在以拳掌交锋,面对天御的金枪攻势,楚岩就直接以血肉之躯抵挡。

    “砰!”此刻,楚岩拳头上仿佛堵了一层金色的光膜一样,即便是与金枪撞击,金枪也只是在拳头上留下一道淡白色的划痕,却无法伤其血肉。

    这时,楚岩心中也是震惊。

    原来他虽然一直以神帝自诩,但只有他知道那是假的。

    今日,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真身的力量,也是今日,他终于明白,神帝为何会凌驾帝尊了。

    不考虑道源多少的区别,光是这坚不可摧的肉身强度就差太多了。

    楚岩感觉就他现在的肉身,即便是站在那里让帝尊随意攻击都很难破开他的防御。

    神帝肉身,已经堪比神兵利器,楚岩甚至感觉这都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真正的金身玉骨!

    当然,楚岩并不知道,不是所有神帝都拥有他这样真身的,他震惊,其余人比他还吃惊。

    “好可怕的肉体……”

    远处,承影界主忍不住道:“此子的真身竟如此可怕?”

    神帝真身确实很强大,在这虚假内算是已经跳脱出去的一种存在。

    可就算在如何,那也只是血肉之躯,像楚岩这样金刚不坏的却极少。

    “他修的是世界之道,他现在的真神便等于一方世界的壁垒,自然坚固无比。”

    “这肉身……即便是寻常界主都难有了吧?能抵御神器攻击,已经快堪比不灭神帝的不灭神躯了。”

    当年不灭神帝便是已肉身至强自诩。

    而何为至强?

    至强,便是不灭神帝的身上每一寸肌肤血骨,都是堪比神器的,有人曾说,不灭神帝的真身被淬炼两次,他的每一根骨头都可以当做神兵。

    “当年不灭神帝的肉身究竟有多强?”这时有人好奇道。

    “不灭神帝……”承影界主微微眯眼,低声道:“当年不灭神帝以肉身证道,他曾找过一次农皇,让农皇用神农锄攻击他,结果都没有办法破开他的防御。”

    “神皇施展神皇器无法破开不灭神帝的肉身?”诸人吃惊。

    “也不是,农皇并未施展神通,但由此可见不灭神帝的肉身已经真的到了每一寸肌肤都堪比神皇器的地步了。他整个人就是一个行走的钢铁怪物。”

    “为什么是农皇?”有人道。

    承影想了下,突然道:“可能是因为农皇不擅长战斗吧。”

    诸人失笑,农皇虽说是后天皇,但其实在先天时就已经从天道成皇了,他们也不算陌生。

    当年换天计划的初期,其实大家还很和睦,许多人都表示支持,农皇证道之前本身也是一方强大界王,便是支持天皇才踏上天道,去填补漏洞。

    后天九皇其实许多都是古人,除了奕神皇。

    奕神皇是真的后天人。

    不对,还有一位,也是纯粹的后天神皇。

    魂皇!

    魂皇本身是楚族天界魂族的,也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后天皇。

    当然,魂皇证道很早,所以才会容易被人以为是古人。

    ——

    轰!

    楚岩一拳拳轰出,将天地都打出层层涟漪,此刻的他体会到肉身好处,那是真的嚣张。

    任攻击再强,我自岿然不动,只要防御不破,那楚岩便等于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

    看向楚岩,天御脸色难堪,楚岩证道后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尤其是这可怕的肉身。

    “天御,现在认输,承认天界,并且保证以后永不踏入天界,今日我饶不死。”楚岩嚣张道。

    “混账!”天御低喝声,他陡然收枪,不想在与楚岩继续缠斗了,他要拉开距离,身为上古界主,他还有许多底牌,只是现在这样近身的情况下根本没法使用。

    “楚岩,以为自己稳赢了吗?太小觑吾等了!”天御怒喝声,突然转身逃遁。

    “想走?”

    楚岩冷喝声,脚掌一踏,随即追上,他一样看出天御的意图,虽说他不知道拉开距离天御会有什么底牌,但战到现在,他可不会给天御施展的机会。

    “找死!”天御转身再次一枪杀出,但楚岩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狠色,非但没有躲闪,竟直接伸出手去,徒手抓住天御的金色枪头:“想要拉开距离?那这把金枪,我留下了!正好我身边有许多兄弟用枪,却一直没有一把像样的兵刃呢。”

    说这话时,楚岩想起了叶寻。

    叶寻便是用枪!

    多年未见,不知他现在如何了。

    但稍纵即逝,楚岩相信,有些人,从第一面开始便注定会是一辈子,哪怕会走散一段时间,可将来在对的时间,对的地方终会相遇。

    就像他和倾城与青衣一样。

    错过多次,历经磨难,但最终还是会在一起。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劫后余生漂洋过海,终见大陆!

    他相信叶寻也一样,终究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遇,或许是在某个熟悉的街道,亦或是某个巷子里的酒馆。

    一句好,一杯酒,那尘封多年的情谊便会再次迎来春天一样开花结果,不会有任何的尴尬与生疏。

    有些很要好的人会因为时间原因一点点疏远,但有些人,时间便不会抹灭任何东西,只会将那份美好不断沉淀。

    ——

    楚岩不知道的是,这一刻他在想念的人,一样正在看着他。

    此时第一域早已混乱不堪,战场下万物俱灭,空间都变得残破至极,可就是这样天穹上有一处错乱虚空,却是将所有余威都阻绝在外。

    虚空上有一个缝隙,透过缝隙便能发现,里面正站着两个人。

    一名老者,一名青年,老者穿着破烂布衣很是邋遢,可仿佛他站在那里,便要这世界上一切的空间不敢靠近。

    两人就站在虚空中审视着战场,却无一人能够察觉。

    突然,老人开口道:“天界危机,他被围杀,不去帮他么?”

    数年后的叶寻一样有所蜕变,仍然如少年时的帅气,可却多了一种沉淀与安静,他的头发变成蓝色了,眼睛也是蓝的,空间在他眼中都变成了一道道线条一样。

    叶寻沉默下,半响道:“他会赢的。”

    “七位界主,还有承影他们在虎视眈眈,就算他已证道,对付一人便是极限了,优势可不在他这边。”

    “老师可愿出手?”

    “我不能出手。”老者摇摇头:“这方世界已经不在牢固了,很脆弱,一些东西也松动了,我出手,便会导致这世界崩碎,到时候可能会有更多的强敌出现,包括们口中的‘神皇’。”

    叶寻皱眉,他拜入老邋遢门下已经很久,可对老邋遢的身份一直不清楚,多强也不知。

    但他知道一点,老邋遢很强,强到哪怕他现在也有神帝级,可依旧看不透对方,对方就仿佛一潭死水,深而恐怖。

    然而,叶寻和老邋遢很默契的一点便是,他从不会问老邋遢的身份,只是默默修行,等到有朝一日与他在战场上相遇,再次为他披荆斩棘。

    “他会赢的,而我会更加努力,追上他,到时候,再次为他而战,谁要杀他,我便杀谁!”

    “界王要杀他呢?”

    “我便杀界王!”

    “神皇呢?”

    “一样。”

    “那若全天下人都要杀他呢?”

    “那便杀个天翻地覆!”叶寻道。

    老邋遢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脑海中却是不禁想起一副画面,应该会很动人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