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时 第五章 清风诀

作者:陈长安 |字数:3670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上门狂婿都市极品医神继承罗斯柴尔德黎明之剑最豪赘婿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厉少,你老婆又淘气了!

    髻霞山本来就人丁单薄,李峰避世隐居多年座下弟子寥寥可数,又无一人是学剑的胚子,身为当世剑道大能,李峰的眼光何等透彻玲珑,一眼便能看出白云是百年难遇的剑道奇才,李峰深信不疑,在他的指导下以少年与生俱来的天赋,且不说能否成为独占鳌头的新一代剑神,起码在剑道上的造诣不会在他之下。

    其实李峰的心里头一直都飘摇不定,他自作主张教白云练剑是想弥补已错过的遗憾,让白云替他父亲成为当世剑神,但又怕白云背着满腔仇恨去练剑,正如李静溪所说他背负得已经太多了,但最终李峰还是毅然决定教白云练剑,足以看得出李峰对这位身世坎坷的少年有多大的寄望。

    “我能做得到。”白云紧咬牙关答道。

    李峰深谙其道却不道破,他又何尝不知少年的想法呢,只是来日方长,他坚信时间会洗涤一切,让少年放下过往的仇恨接过他父亲的衣钵。

    “练剑非一朝一夕的易事,成者登天,败者无工,长则百年,短则十年,切记不可半途而废。”李峰语重深长地说道。

    “弟子明白。”少年憔悴苍白的脸上充满着决然。

    风过留声,雁过留痕,练剑确实非一朝一夕之事,当今神州大地上能称作剑神境界的人物,一个手掌就能数得来,饶是在剑道上登峰造极的李峰也不曾触及剑神境界,当真能算作剑神的,西蜀剑魔白剑堂是一个,天龙会洪剑锋曾是一个,但在十年前的正邪大战中被一位已故的风姓剑神刺瞎双目,道行坠涯直下不知所踪,而在一众剑神之中最为出彩的一位,是曾叫整座江湖俯首称臣青衫仗剑潇洒风流的窦仙儿,只可惜窦仙儿爱美人不爱江湖,甘愿为一名万象山上的奇女子,闭剑隐归披发入林。

    “这本是髻霞山的独门内功心法,名为清风诀,你没有半点内功根基,贸然修习清风决恐怕只会逆道而行适得其反,轻则伤筋动骨,重则修道之路到此为止,故而为师替你修改了一夜,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能助你洗髓伐经事半功倍。”李峰将手中的蓝色经书递给白云。

    白云接过蓝皮书,看着密密麻麻的字迹,当即一愣,心里头百感交集最后只化作了四个字:“多谢师父。”

    李峰素来不苟言笑,这回自然也不例外,继续说道:“除了修习清风诀心法,你每日清早背上一个箩筐沿着飞来峰后山的小路直走,约莫走上个来时辰便会看到一片紫色的竹林,在紫竹林中有一处池水,池水极深,池中有许多与鹅卵石生得一模一样的石头,你潜下去摸到精疲力竭为止,再把摸到的鹅卵石带回来,并且每日在鹅卵石中选出一颗最大的,在石头上面刻一个道字,每隔些日子为师便会来查阅,莫要偷懒怠工,而剩余的鹅卵石就交给在厨房忙活的木胜师兄,还有髻霞心法清风诀除了本门弟子不可外传,谨记。”

    “弟子遵命。”少年拱手一拜。

    看着手中的蓝皮书籍,少年心头风起云涌。

    _____________

    “开饭喽。”

    大板牙木胜一声令下,本在房中修习功课的众人齐唰唰地围满桌前。

    木胜端出一盘盘色香味具的菜肴,道家门庭素有荤酒不沾的规矩,偌大的髻霞山上也就只飞来峰有沾荤的规矩,众人眼中光芒四射,李馨儿更是拿捏着碗筷蠢蠢欲动,但李峰和徐晶皆未入席,谁也不敢先动筷子。

    小师妹李馨儿发起了愁,往静心堂后院喊道:“爹,娘,开饭了!”

    虽说李馨儿是李峰和徐晶溺爱的掌上明珠,但尊卑有别不分老幼。

    万众期待的师父师娘终于出现了,人已中年可风韵不减半分的徐晶柔然笑道:“赶紧吃吧别饿着了。”

    李馨儿机灵道:“谢师父师娘大恩,没齿难忘。”说罢便龇嘴笑起来,逗得众人乐呵呵。

    “馨儿就数你嘴最甜了。”徐晶乐开了花道,李馨儿却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哇,这个红烧肉真美味,大板牙师兄的厨艺可真是愈发日益精湛了。”李馨儿赞口不绝道。

    “那是当然。”大板牙木胜洋洋得意道。

    “真好,要是以后天天都能吃上大板牙师兄做的菜就好了。”说罢,李馨儿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木胜碗里。

    大板牙慌了神,急忙推搪道:“嘿,小师妹这可使不得啊。”

    唐大里笑着接上话道:“对,咱们飞来峰的厨房就该归木胜管。”

    “同意。”碧绣和李学书也齐声答道,徐晶则在一边笑得说不出话来。

    “师父。。。”大板牙木胜生无可恋地转过头,满脸委屈地看着李峰。

    平日总爱板着脸不好言语的李峰竟也微微一笑,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不说话。

    见李峰沉默微笑不发一言,大板牙欲哭无泪道:“师父啊,我这一入厨房深似海啊,说好每人轮流煮菜做饭,可我守着这个厨房都快三年了。”

    李峰点了点头,夸赏道:“味道的确不错。”

    这句不痛不痒的夸奖如冷水当头泼下,把木胜眼中仅存曙光当场浇灭,木胜恨不得仰天长叹,三年前被众人连哄带骗入厨房,谁知道一下厨就下了三年,真是一入厨房深似海,何时才是个头啊?

    “白云,你住得还习惯吗?”徐晶给白云夹了块红烧肉说道。

    “习惯得很,多谢师娘关心。”白云微笑道。

    “馨儿,你可不许欺负你的小师哥哦。”徐晶故作板脸道。

    “娘,虽然白云的年纪比我大,名义上是我的师兄,可爹爹常说凡事皆有个先来后到,我好歹也是他半个师姐呢,我怎么会欺负他。”馨儿委屈道。

    “师娘,小师妹可仗义啦,说谁欺负白云就跟谁急。”碧绣打趣道。

    徐晶哦了一声满脸欣慰道:“看来我的小馨儿长大了。”

    “那是。”李馨儿拍了拍胸脯自卖自夸,众人乐开了花。

    午饭过后,唐大里给白云讲了许多关于髻霞山上的玄妙传说,而其他人皆各自回房修习功课,修道学武就像婴儿学步,一开始是爬,爬多了便会走,走多了才会跑,断不可能未学会爬便会跑,愚公移山精卫填海亦非一日之功,所以功课是每日必修,每日必练。

    后来就连唐大里也回房修习功课了,只剩白云独坐在竹椅上看着窗外怔怔出神,髻霞山的大名如雷贯耳,置身其中尤是不明觉厉,高耸入云的奇石峻峰延绵不断,飞瀑悬壁瑰丽壮阔。

    景色虽美,白云却无心细赏,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

    白云推开房门打算出去透透气,沿着山路不知不觉地走到一条宛若江河开阔的溪流旁。

    阳光穿林打叶落下,走近溪流白云才后知后觉其实这条山涧溪流并不浅,虽然溪水涓涓细流清澈见底,可水位却足足能没过两个人,水底尽是数不清的鹅卵石。

    白云捧起溪水洗了把脸,透彻的清凉把心中苦闷和难受消淡了几分。

    抬首时,白云在无意间发现不远处溪面上有一长满青苔的巨大岩石,岩石如山丘般高凸,在青苔覆盖下藏着几个模糊的字迹,白云没怎么在意,在溪旁找了块石头背靠着坐了下来。

    山风拂过,满山苍翠轻摇,唐大里说得不错,髻霞山的的确确是个修心养性的好地方。

    少年摸了摸袖口,取出那本经李峰悉心修改的蓝皮书,目不转睛地翻看起来。

    书中第一页是教修习者如何呼吸吐纳,吸收天地灵气打通经脉,在体内丹田筑基气海,书中有许多修改过的字迹,白云错过了修习内功心法的最佳年纪,又没有半点练武底子,李峰担心他在修习清风决时天地灵气无法通过经脉,在体内大量蓄积造成经脉逆行,故而花了一夜时间替他修改口诀。

    少年捧着蓝色皮书看了许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把书收回袖中,双腿盘膝打坐,双手平膝而放,书中所道灵气乃天地之魂,无处不在,若想吸天地之气,必先静心凝神心无旁骛,再而呼吸随风,天人合一,让天地灵气行便身经脉,打通身穴脉筑基气海。

    少年徐徐闭上双眼,放空周身调整呼吸。

    山风拂过少年的脸颊,双鬓青丝散乱起舞,不知何时,这张脸孔除了稚嫩秀气还多了几分坚毅。

    深深吸气再缓缓地吐出,少年的神识恍如一张白纸,无欲无求,无喜无悲。

    渐渐地少年觉得体内丹田澎湃,有温暖的气息涌进丹田,继而丝丝缕缕地游走周身,如若被蚂蚁爬便身之感,气息所到之处经脉尽开,并久旱逢甘露般吸收着这股暖流,与泡在温水暖浴中如出一辙。

    白云微微讶然,心中暗道:“这便是书中所言的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通天巨树尚要扎根大地,从头而起,修道习武也是一样的道理,只有根基稳固境界才能顺流直上,若根基不稳便如逆水行舟,只会适得其反,习武之人需在天地灵气日积月累的帮助下,打通和锤炼体内闭塞脆弱的经脉,从而开拓出一片广阔无垠的气海。

    天地灵气在白云体内肆意游走,白云深吸慢吐,尽情地吸收着这天地精华。

    可偏偏在此时,一股来历不明的寒流急涌直上,与那股温暖的气息悄然相撞,少年忽觉胸腔生出炸裂之感,猛然睁眼后,双手捂住胸口气喘如牛,体内的两股气息亦随即烟消云散。

    白云擦去额前的汗珠纳闷了起来,书中言道天地灵气会温暖经脉,但为何突然有一股寒流涌出,两者相遇更生出炸裂的痛楚?

    沉思之际,少年惊觉太阳快要下山了,颇有一眼万年的感触,呼吸吐纳吸收天地灵气看似轻巧,可一旦静心凝神与天地交融便如蛇龟冬眠,忘记世界万物的流转,这便是为何绝世高手一闭关就是十年乃至数十年之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