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心灵生长1

作者:月斜影清 |字数:6604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我在万界送外卖全职法师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

    复制人百里行暮终于死了。

    这是他的第二次死亡。

    尽管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但是,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

    他死之前,和其他的白痴一模一样,眼神空洞,神情呆板。

    可是,令诸神震惊的并非这个复制人第二次惨死,而是他被剥离的脑电波(尽管他本来就只剩下一丁点)。

    公然剥离一个大活人的脑电波,这是历代中央天帝都从未有过的惩罚措施——亘古以来,从未有过!这也是被法律明文禁止的!!!

    可在青元夫人这里开了先例。

    多可怕。

    哪怕他只是一个复制人,他也不能被以任何手段剥离脑电波啊!

    为此,禹京不惜公然擅闯脑电波储存禁地,甚至禹京自己也被禁地的防护性武器所杀死。

    死神,终于也死了。

    可青元夫人居然无动于衷,只是满脸的兴奋中混合了痛恨,后悔,厌恶,不甘等等:“该死的复制人……该死的叛徒,唉,我也算是多此一举了……”

    她话音未落。

    她震惊地看着僵尸一般的百里行暮的眼神变了。

    他那双彻彻底底空洞下去的眼神转移了方向。

    可是,根本不是看着她这个“主人”!

    他转身,面对凫风初蕾。

    他看到她孤零零地站在原地。

    她一个人站在金杖的光圈里。

    她浑身都是鲜血。

    四周都是敌人。

    她那样子,令人想起刚刚隐匿的通天神树上旋转的飞鸟。

    她用尽全部的力气维持了最后一点战斗力,好不让自己马上成为青元夫人的祭品。

    任何时候,她都站得笔直。

    纵然是面临死亡。

    但凡还有一口气在,她从来没有瘫过。

    有一种人,生命不止,战斗不止。

    有一种人,气息不停,精气神不断。

    她,就是这种人。

    纵然是躲在暗处围观的诸神,也无不茫然自问:如是我到了这样的地步,我还能这样笔直地站立吗?

    若是我到了这样的绝境,我还能坚持下去吗?

    可是,他们不敢想下去。

    一群连站出来都不敢的人,如何能一直站立下去?

    天地之间,一片死寂。

    杀气腾腾的战场忽然萧瑟无比。

    明明四季恒温,可这一刻,每个人都觉得凉飕飕的。

    大联盟的王殿之前,竟然也有寒冬的感觉。

    唯有百里行暮清晰地声音划破天幕的死寂。

    “初蕾……”

    她也正看着他,仿佛被这一变故惊了,一直反应不过来。

    青元夫人也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

    为了剥夺他的脑电波,死神都死了!

    现在,这该死的脑电波是哪里来的?

    百里行暮一直盯着初蕾,空洞的眼神慢慢地起了变化,于是,试探性地又叫了一声:“初蕾……初蕾?”

    她的声音很干涩很微弱:“百里大人?”

    “呵……是初蕾……竟然真的是初蕾……”

    初蕾心里一震,手里的金杖竟然捏不稳似的,差点掉在地上。

    他往前一步。

    一大步,就站在了她的面前。

    他看到她满身的血迹,忽然伸出手,可是,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又落下了:“初蕾……为何在这里?我们怎会来到了这里?”

    “百里大人……百里大人……”

    他的眼神,分明写满了一个疑问:我不是已经死在了周山之巅吗?我怎会来到了这里?

    她无法回答。

    “呵,初蕾……我是死在周山之巅了吗?我怎会在这里……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遥远的过去,就像一个个零碎的片段在他脑子里闪烁游离:周山之巅的第一次相逢,湔山小鱼洞的真相揭露,万国大会上的再次相逢,西北大漠的不离不弃……然后,才是周山之巅的生死离别。

    片段很破碎,他记不真切。

    许多镜头都是一鳞半爪,就像是一场破碎的梦境,无论如何都无法串联起来。

    可是,他认识这个人,千真万确是认出来了。

    凫风初蕾。

    凫风初蕾。

    周山之巅第一次相见的女孩。

    是她将他从万年沉睡中唤醒。

    是她将他从剧毒无比的金棺里释放。

    “初蕾!”

    他忽然伸出手。

    他仔细看清楚了手上的蓝色丝草戒指。

    他忽然笑起来。

    “初蕾……呵……初蕾……这是送我的啊……”

    她泪如雨下,双手发抖。

    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的心都在发抖。

    之前积蓄的所有勇气一扫而光。

    直到这时候,她才真的心脉尽断。

    直到这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心碎的感觉。

    无论沧海桑田,无论日月转换,无论斗转星移,无论天地绝灭……破碎的心,再也无法还原了。

    永远也不可能了。

    她泪如雨下。

    泪水,滴滴都是鲜血。

    她没有中毒,也没有感染病毒,却比他还衰竭而痛苦。

    百里行暮。

    百里行暮。

    他居然是真的百里行暮。

    多么可怕的惨痛。

    多么可怕的绝望。

    既然他一直在那里,既然他一直记得,我这又是如何的背弃?

    “初蕾……初蕾……”

    他凝视她,目不转睛。

    零散的记忆片段在迅速消散,他终究再也无法回复失去的脑电波。

    可是,她的身影,千年万年,已经烙印在灵魂最深处。

    纵然他只是一个基于仇恨和疯狂而被诞生的复制人而已。

    就像他无名指上永不腐烂的蓝色丝草戒指。

    …………

    “咯咯……真是感人啊……真是感人的对白啊……多么感人的场面啊……我的复制人,竟然自行有了意识和过去的记忆……天啦……天啦……这是怎么办到的?这是为什么?”

    青元夫人的笑声响起了。

    “复制人百里行暮,居然自行记住了她?怎么会?怎会这样?”

    她疯了。

    她不敢置信。

    她反而冷静了。

    死神禹京已经彻彻底底清除了他最后的一点脑电波,他原本该和另外一百个复制人一模一样,只是具有人形的工具而已。

    怎么就变异了呢?

    他怎么就突变了呢?

    以前无数的医学实验从未出现这样诡异的变异啊?

    为何这个复制人居然自行突破了天穆之野和脑电波数据库如此强大的封锁,自行复原了最初的记忆?

    而且,他根本无法复原其他的记忆,只能回忆起她一个人的往事——有关一个叫做凫风初蕾的女孩的一切往事。

    这得是在心底多深的烙印?

    这得是如何击穿了他的灵魂的记忆?

    居然能突破医学和病毒的极限,自行生长。

    那是从心生长起来的!

    多可怕。

    多可怕。

    青元夫人彻底认输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