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打猎

作者:西母娘娘 |字数:242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我在万界送外卖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全职法师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

    哼了一下,婳棠看见少年乌黑的头发上忽然多出两个毛茸茸的小东西。

    火红色的狐狸耳朵,和尾巴是一样的。

    冥躍偏过头去不打算理她,免得她又生出什么奇怪的心思来,可小姑娘居然伸出手,一手一只握住了他的耳朵。

    “表兄,你这个就是装饰吧,能用么,听得到我说话么?”轻轻戳着,婳棠笑得灿烂,像是遇到了极有趣的事。

    “崔婳棠,你不冷了是不是?”凶了她一句,他松开手自顾自走到一边躺下,“睡觉!”

    “好好好,你别走啊。”连忙追过去又缩进他怀里,见少年不耐烦地转过身搂住她,婳棠的心里忽然觉得怪怪的。

    本以为按照冥躍爱捉弄人的性子,他是不可能这么老实的,但自从卫琛走后,他始终都对她规规矩矩的,倒叫她着实有些意外。

    她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她跟他吵架,小狐狸气得指着卫琛骂,说就是因为她日日跟这个小傀儡厮混在一起,所以一叶障目,看不见他的好。

    那一次两个男孩子打得不可开交,他的眼睛红了,牙齿和指甲也变得尖锐无比,恨不得将卫琛撕碎了。

    婳棠是哭着从梦里醒过来的,睁眼的一瞬间就看见小狐狸盯着自己,她还没从梦里彻底醒过来,想也没想就打了他一个嘴巴。

    冥躍捂着脸愣了一下,见她也有些发傻,干脆起身朝外面走去。

    少年收了尾巴和耳朵,周遭的冷气一下子把婳棠围住了,冻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表兄,对不起,我……”

    “别说话。”打断了她,冥躍听着外面的动静,除了呼啸的风声,其余一点声响都没有。

    “外面的人多久没进来了?”

    身侧的阴兵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起身道,“半个时辰前换个一次,之后大家乏了,就都睡了,也没注意。”

    外面的天气极冷,普通人根本受不住,若不是泰山府的阴兵喜寒,早就要被冻死了。可即使是这样,他们每次在外也只能坚持一刻钟,因为风雪太大,很快就能在他们脸上凝出一层霜来。

    倏地拔出旁边人的刀,冥躍对着婳棠道,“老实待在这儿,没有叫你不许出来。”

    “可是…”

    “你要是还想去昆仑见卫琛那小子,就不要跟着。”

    言毕便带人走了出去,只留婳棠和那些衣衫干粮待在一起。

    外面的阴兵早就不见了踪影,冥躍刚开始以为他们是遇到了什么意外,但随即他很快意识过来,那些人是被风雪活埋了。

    往后退了数步开始从脚下的土地往外挖,果然不一会儿功夫就露出一个人头来。

    他们方才就是踩在这些人的尸体上。

    并没有看出他们是否受了外伤,只是冥躍感觉此次的事情实在有些棘手,若是婳棠没跟着倒也罢了,可现在他们还有护着那丫头,根本没法伸展手脚。

    “收拾东西,咱们现在就回府。”当机立断,照这个情形来看,等不到府里的人来接应,他们就要冻死在这儿了,倒不如迎着人走,还能节省些时间。

    何况谁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出意外,能不能活着回去报信。

    婳棠看着他沉着脸进来便知出事了,一时也不敢问,只乖乖跟在他身后听他指挥。

    “大家轻装简行,除了衣服和干粮,其余没用的东西就不用拿了,穿暖和了咱们上路。”

    看着那些给墨老爷准备的礼物,婳棠只能在心里祈祷,待风雪停了还能寻回来,毕竟那可是舅娘精心挑选的。

    回程的路比他们想得还要艰难,顶风冒雪,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子一般,到最后众人只能在腰上拴了绳子,防止被风吹走。

    婳棠被大家夹在中间,有冥躍为她挡着,风刮得厉害的时候,他还会回头将她抱住。

    但即便如此,行到一半的时候小丫头还是受不住了,婳棠摔倒时队伍没来得及停下,竟拖着她走了好几米,害得她把腿抻着了。

    直到后面人的喊声传过来,冥躍才急忙扯住绳子,生生把前面那些人拽停了。

    “这样不是办法,我背着她,你们先走。”将腰上的绳子解了,少年把她背在背上,众人分成两排前后围着,这才开始继续往前走。

    冥躍负重而行,身上刚出了汗又被冷风吹凉了,越走越冷,脚步渐渐有些虚乏。

    “表兄,我自己走吧。”心里过意不去,他伤刚好,哪经得住这么折腾。

    “你怎么走,总不能为了你一个人耽误了大家的脚程。”把她又往上背了背,不过简单一句话,已经叫冥躍乱了呼吸。

    “可我担心你……”

    闻言咧嘴笑了下,倒是被鼓舞得不那么累了,“你是怕我叫你以身相许吧,放心好了,我要和那小子公平竞争。”

    “可有一点,我要是万一为你死了,你得替我守寡。”

    “呸呸呸,你这人怎么乱说。”想要掐他又不好意思,婳棠急得眼圈儿都红了,只当是风迷了眼睛。

    “哈,”还想再同她玩笑几句,可面前忽然起了一阵巨风,将众人掀翻在地的同时还吹出去好远。

    冥躍死死抓着婳棠的手,眼瞧着两个人就快拉不住彼此了,情急之下幻出尾巴,将人卷了起来。

    他把她藏在身下,婳棠只听见耳边呼呼作响,风推着他们还在移动,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半截身子埋进了雪里,所以动得不这么快了。

    过了一会儿,小姑娘睁开一只眼,见少年满头都是霜雪,连睫毛也挂上了白色。

    直到风彻底停了,少年才睁眼看看她,“没事吧?”

    摇了摇头,婳棠松开抱着他脖子的手,一下又往雪地深处陷了点儿。

    幸而冥躍将她拉住了,要不她很有可能被这松软的雪活埋了。

    两个人掸了掸身上的雪,起身朝四周看着,这才发现那些阴兵严阵以待,手握刀柄看向一个地方。

    冥躍和婳棠随之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只见一群体型巨大的灰色恶狼正直勾勾盯着他们。

    将人护在身后,少年一面与狼群对峙,一面对婳棠道,“不是想打猎么?”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