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人在江湖

作者:拜月楼主 |字数:3713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此界修真不正常经济大清巧女喜当家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是天师都市之弃少逆袭神医兵王混都市女神的超级赘婿

    陈小刀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之前站在飞机上,鸟瞰西方万众瞩目,心中豪情顿生,于是便想装个逼,却没想到逼是装成功了,但暗亏却只能自己硬生生去承受,因为他的蛋差点就碎了。

    王振天的目光落在陈小刀脸上,看着这张相对自己而言要年轻许多的脸,看着这个从六十米高空中跳下却还能活蹦乱跳大骂脏话的年轻人,他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突然,他目光落在了陈小刀旁边那道深坑中,然后一愣,紧接着,嘴角狠狠的抽动了几下,差点没笑出声来。

    陈小刀身边那个被他从高空坠落砸出的深坑中有一根碎裂开的石柱,那根石柱明显是被人踩踏而成,中间凸起的比较高,所以王振天一眼就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陈小刀从高空中坠落,踩出了一个深坑,但因为双腿撇的宽了点,导致那块石头有一部分凸起,正要夹在陈小刀的双腿之间,狠狠撞击在了陈小刀的裤裆部位。

    顶着蛋了!

    就算是修炼界中所说的金身不灭,也并非真正的不死之躯,更不是类似于铁布衫金钟罩的硬气功夫,所以不是没有弱点的,这么剧烈的撞击,而且还是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就算是陈小刀,也直接蹦了起来。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而下,陈小刀双手依然捂住裆部,在地上狠狠跳了几下,脸上的痛苦表情才缓和了许多。

    王振天将脑袋扭向一旁,片刻后才转过头来,目光盯着陈小刀道:“你就是陈玄霜?”

    陈小刀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那团部位被自己的真气包裹,疼痛减缓了许多,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

    不过,他还是不怎么放心,很想拔下裤子看看那玩意儿是否还有其他损伤,最重要的是,他很想硬一个试试,别他么的这一下之后硬不起来了啊,要真是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做男人怎能做软蛋?

    但这个时候,他就算想要试试能不能硬起来也不行,这里没女人,而且,那玩意儿刚刚受到重创与巨大的‘惊吓’,想站起来也难啊。

    “你就是那个什么什么至尊王振天?”陈小刀是嘴巴上从来不输人的货,目光望着王振天反问道。

    王振天轻哼了一声,道:“至尊之说,不过是他人封的一个外号,当不得真。”

    陈小刀点头道:“我也觉得封为至尊的人还是太狂了点。看来你这人还不是那种不要脸的人,知道至尊这个头衔太重,不敢戴。”

    王振天嘴角微微上扬,对于这个早有听闻但却从没见过的年轻人似乎来了点兴趣,说道:“不错,至尊之称,太重了,而且,当今修炼界,至少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个修炼界,还没有人当得起这两个字。”

    陈小刀眉头微微上扬:“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个修炼界?”

    王振天眸中精光一闪,惊讶的瞥了陈小刀一眼,暗自心惊,这小子好明锐的洞察力!

    似乎想到了什么,王振天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失落与自卑,但这种情绪转瞬即逝,他抬头望着陈小刀道:“王家那几人,可是你所杀?”

    “明人不说暗话,你有没有带着录音设备?”陈小刀问道。

    实际上他早就开启了透视眼,以至于王振天身上的衣服都被他看穿了,就连裤裆那玩意儿的尺寸都一目了然,知道王振天身上除了一把剑之外再无携带别的东西。

    王振天脸色变了变,然后笑了起来,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有趣,笑着道:“我要杀你,无需你亲口承认,因为这件事情本就是你做的。”

    陈小刀叹息了一声,点头道:“实不相瞒,这些事情的确是我做的,我是个军人,做这些事情的确有违法律,但我心中并无任何愧疚。”

    王振天皱眉,盯着陈小刀。

    陈小刀语气提高了许多:“因为他们都该死,是他们先对普通人痛下杀手!”

    王振天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他们委实该死。”

    陈小刀望着王振天道:“看你也是个明白人,既然知道他们都该死,为何又要来找我决斗?”

    “他们是王家的人,我也是王家的人。”王振天缓缓说道:“保家卫国,职责所在。”

    “保家倒是事实,卫国就算了。”

    陈小刀轻蔑一笑,不屑道:“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自以为高高在上的特权者罢了。哼,在我陈小刀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大得过道理,我占着理,便无惧无畏。”

    王振天心头一凛,深深看了陈小刀一眼,感受着陈小刀身上的那股浩然正气,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来。

    “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你能说任何事情都是绝对公平的吗,你能说你与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样吗?”王振天嘴角上扬,也流露出了一丝嘲讽之意。

    陈小刀闻言一愣,神情变得严肃沉重起来。

    是啊,自己与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样吗,真正的一样吗?

    相较之下,自己是否也拥有着一定的特权,在某些地方,是否也是高高在上的呢?

    但这个念头只是在陈小刀脑海中一转而过,很快就被他甩开了。

    他望着王振天道:“身份地位的确不一样,但我谨守着道德法律以及道理这个底线,所有我与他们是公平的,是同等的,并无任何特殊。”

    “你的确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但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变成你们想象中那样,特权者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圈子都是无法消除的存在,所以,错的人是你们,没有了等级,没有了高低贵贱,这个世界也不再是世界了。”王振天一脸遗憾的望着陈小刀说道。

    陈小刀听着王振天的这段话,突然觉得好有道理,只是他一直所坚持的那个信仰与道理,却也不可能马上改变。

    “或许是这样吧,但我能坚守的东西,就一定会坚守,王家那些人草菅人命,认为我可以被轻易踩捏,他们错在先,我便杀了他们。今日你找我决战,不过是为了所谓的王家尊严,为了所谓的江湖地位,但对我而言,却是视我之生命如草芥,所以你也该死!”陈小刀说到最后,神情变得无比坚定与决然,整个人变成了一把刀。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王振天缓缓开口,拔出了手中的宝剑,向陈小刀道:“如此年纪轻轻便修至金身境圆满,纵观近千年来的修炼界历史,你是第一人。都说真正的金身境圆满可碾压武道中的先天之境,今日王某人便亲自验证一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