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千年前的决斗(诚挚感谢盟主臧福生)

作者:桐棠 |字数:3812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妙手小村医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傅少心尖宠:娇妻,有点甜!我在万界送外卖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直播之最强通缉犯(都市之最终审判)重生之都市狂仙

    赫奇帕奇的魔杖向天空射出一道烟火,宣布了比赛开始。

    而艾伦正向着对手按照礼仪鞠躬,但没想到转念之间,格兰芬多已经举起自己的魔杖,向艾伦释放出一个威力惊人的法术,辉煌的绚丽色彩从格兰芬多的魔杖中呈锥形喷射而出。为此红发男巫显然也付出了不小魔力,他小心翼翼地控制好这些能量,转动心念让它们向着在第一时间就远离了原地的艾伦继续追击而去。

    就像把镜子放进水里反射阳光,喷涌而出的七种颜色,穿过他们之间的湖边草地,每一种色彩都意味着会不同形式的伤害——地面上一些青草不同于石化咒而是真被变成成了石头,一团灼热的红黄色火焰与艾伦擦身而过落入水中,炙热的温度让湖面局部立即就被烧开了,水面发出阵阵爆裂的声响。与此同时,一束颤动的蓝色闪电击中了艾伦,他浑身布满了细小的电弧——但随即就被因电击而忍不住颤动的白发男巫收集在了手中,最后形成成了一个闪电球后给反投了回去击中了因为施展强力法术而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红发男巫。

    被阴了的艾伦有些恼火,他也总算体会到了当时被他阴过的伏地魔的心情……但也意识到对方是真的在为这场决斗拼尽全力,想要在决斗中杀死自己——不过他在这场决斗中不打算使用镜像术来对付对方,更别说还没有学会的多重之影。

    面对格兰芬多,如非必要,艾伦还是打算像之前的决斗一样,采取一些更直接的硬碰硬的方式完成决斗——这对艾伦来说也是检测自己实力难能可贵的一个机会。

    电流嘶嘶作响,蔓延烧灼着格兰芬多健壮的血肉,他忍不住尖声哀嚎,并向后退去。皮肉和亚麻布衣衫灼烧的气味令原本空气清新的黑湖边中充满可怕的气味。

    紧接着上一次施法和怒吼,艾伦为自己施展了才学会没多久的阴影护盾,周围地面凭空出现的黑色的无形阴影在白发男巫的操作下汇聚成一个闪耀着黑中带红光芒的力场球体,把他自己包围在了其中——艾伦希望能藉此将之后格兰芬多的后续法术吸收掉。

    艾伦心里清楚,不能完全放开手脚战斗的他将不得不动用他力所能及的每一分智慧,每一种知识,每一个精妙而致命的魔法,来击败像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这样擅长战斗的决斗大师而又不至于要了他的命。

    白发男巫刚一完成他的阴影护盾,红发男巫就以顽强的毅力强行撑过了闪电带来的颤栗,从艾伦刚才的反击中恢复了过来。

    “小子记着下次别走神!”才缓过气能说话的格兰芬多在随口嘲讽一句开始时艾伦的表现后,让自己的魔杖射出一道恐怖的黑色射线,一旦这种击中目标,这束能量射线就能吸取受术者的生命力并反馈给它的创造者。

    漆黑的光芒正中艾伦制造的那面几乎同样漆黑的阴影球体上。

    但这却造成了令在旁观战一直没有出声的赫奇帕奇意料之外的效果,嗡嗡作响的黑色能量不仅没有击穿阴影护盾的力场,反而似乎为这个立场球体注入了可怕的能量让它看起来更黑暗了一些。

    “你的负能量射线能重伤活物,但却只能让有着差不多能量构成的阴影护盾威力大增。”在力场球体后面的艾伦有些自傲的为对手解释道。

    “你的皮肤和头发果然是因为你已经读完了那几张卷轴开始研究死亡力量造成的,你的天赋的确很出色,能这么快读完它们。”格兰芬多神色却似乎早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在远处像是确认了自己猜测一般点了点头,随即神色暗淡了一些,“可惜我在刚阅读时就发生了意外。”

    结束短暂的交谈,仿佛有默契一般,两人同时再次准备起各自的想要施展的法术。

    格兰芬多挥舞着魔杖聚集力量,想施展出厉火这种范围攻击魔咒以期能烧到被阴影护盾掩护看不清确切位置的男巫。

    突然,已经开始在格兰芬多魔杖尖聚集的厉火消散了。

    原来是艾伦,他并没有真的准备施展魔咒,而是使用了刚学到没多久的法术反制,视线穿过阴影一直盯着格兰芬多的他,通过魔力波动辨识出了对方正准备施展的厉火,他操作魔力打断了对方的施咒并让已经开始成形的火焰消散在了空气中。艾伦没有冒险尝试控制让格兰芬多的厉火咒的攻击目标变成他自己——虽然他本身也没打算选择这种可能会造成对方丧命的方法。

    在格兰芬多因为咒语被打断后震惊和调整状态的时候,艾伦又张开嘴,吼出了一个被刻意控制了威力的黑暗法术。

    负能量组成的烟雾撕扯着格兰芬多的血肉,贪婪地汲取他的生命和体力,无数痛苦的细针让红发男巫的皮肤也开始有些褪色发白——而刚被闪电击中的艾伦裸露在外的皮肤所受到的轻度伤害,已经在这道魔咒的作用下让自己得到了完全恢复。

    格兰芬多因为疼痛而大声喘息,他趔趄退后,被旁边禁林中一棵大树的树根重重绊倒在地,他刚准备施放的防御魔咒也因此而失败了。

    “我可不会就这样输掉决斗!”格兰芬多暗忖,“我必须争取一点喘息的时间。”

    幸好,艾伦并没有打算使用过于危险的力量,刚才那道魔咒并没让红发男巫失去抵抗能力。

    格兰芬多在地上翻过身,左手肘撑地,右手挥动魔杖:“布雷克!格里芬!攻击那个白头发的!”两只狮身鹰首兽——也就是狮鹫通过格兰芬多的召唤魔咒凭空出现了天空中。

    它们的身体呈红黄色,脖子和两翼分别披满了黄金色的鹰羽。它长着巨鹰的前肢、翅膀和脑袋,而身体、后腿和尾巴则像狮子——狮身鹰首兽主要以生肉为食,性情凶猛,但有技巧的巫师也能够与它做朋友,和斯芬克司一样,狮身鹰首兽时常被巫师们雇来守护财宝,或者像眼前的格兰芬多一样,被当做护卫和坐骑。

    艾伦快速后退几步,念出一个单词,随即又接着念出了另外一个单词,但都没有发生任何动静,直到他左手和右手指向了各自的地面上——艾伦之前并没有使用法术序列提前存储法术,这时在战斗中才像试验自己刚获得的、不用成长魔杖就能使用出的能力一般,他现存储了两个召唤魔咒然后同时施放了出去。

    三名死亡骑士从涌动的泥土中骑着身批马铠的骨头飞马冲了出来,它们和那种花费少许魔力就能制作的普通骷髅或者僵尸不同,这些可怕的不死生物生前通常是武艺精湛的骑士或者佣兵甚至是那些军事修士会的军事修士——这些武士在生命之火熄灭的一刻后还保留着他们生前的全部技艺。

    它们看上去就是一具腐烂的尸体,脸部是一颗被朽烂皮肤裹住的黑色骷髅,眼框内分别闪耀着两点橘色的光芒,而死亡骑士的喊叫声线冰凉,宛如深谷中传来的回音。

    虽然并不如艾伦在冥界里遇到的那四个由死神亲自亲自复生的麻瓜国王那般强力,没有因为冥界环境带来对不死生物的优势,甚至也没能维持着相对完好的容貌,但举着骑枪腰间系着宝剑身着全身锁子甲全副武装的它们看起来还是非常危险——死亡骑士们在艾伦的命令下直接展开阵形拦下了应格兰芬多召唤而开始靠近自己的两只巨大狮鹫。

    而另一边,燃烧头骨组成的异界之门也总算被开启,一只深蓝色魔鬼从里面蠕动而出,它的皮肤是近似于半透明的苍蓝色——纵观它的全身,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表皮之下,在血管里奔流的鲜红色的血液所形成的大块大块红色的纹理。

    这是一只冥河窃忆魔,从腰部以上来说,冥河窃忆魔还是一个人形生物,它有着强壮的躯体和粗壮的手臂。而它的面部,一张密布利齿的大口和两只从前额两侧伸出的粗大的角同样的引人注目。这种比深狱炼魔要低阶一些的高等魔鬼的手掌有着钩状的爪,而它的背后生着一对巨大的蝙蝠般的翼翅——而从腰部以下,这种魔鬼则看上去更像一些巨大的鼻涕虫,下半身的躯体稍显费力地拖着它在地面上蠕动爬行,并在任何到过的地方留下一条粘稠光滑的粘液轨迹。

    天生擅长摄神取念和大脑封闭术的它是记忆的窃取者和思维的看护人,绝大多数筑巢于流淌在冥河的河岸上,也是这条部分流淌于巴托地狱第一层,魔鬼大公拜尔的领地阿弗纳斯冥河部分沿河守卫者。

    而此时听从号召而来,瞬间在意志对抗中驯服于艾伦的魔鬼表情,为难地让自己双手持有的巨大弯刀换了个方向,向着正尝试站起身、孤立无援的红发男巫扑了过去,并且举起了手中武器的刀背开始像对方砍去。

    “艾伦!”虽然看清了魔鬼的动作,但赫奇帕奇还是忍不住发出惊呼。

    而在艾伦安慰赫奇帕奇之前,格兰芬多在听到赫奇帕奇的呼喊后就立即做出了回应:“别插手赫尔加!”

    格兰芬多发出高喊后,让自己以惊人的速度和敏捷挥出自己手中的魔杖——由红色魔力组成的光剑从魔杖尖出现并且随着格兰芬多的动作发出了嗡嗡声。

    红发男巫在挥动魔杖就像在挥舞骑士长剑一般和魔鬼手中的弯刀碰撞在了一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冥河窃忆魔手中的弯刀就像热刀切黄油一般被削成了两段。

    擅长窃取思维的魔鬼凭借这种天生能力躲过男巫如骑士施展剑术一般接踵而至的致命攻击,扑倒在地后它尖叫着又滚向一侧,勉强躲开格兰芬多的一记上披——在魔鬼刚才扑倒的地方,地面被切出了一道裂缝,几块石英石因为魔法光剑带来的高温已经开始玻璃化。

    正要对尝试翻身爬起的魔鬼痛下杀手的格兰芬多改变了魔法光剑的轨迹,精准弹开了从阴影护盾后面射来的除你武器的魔咒能量——但这个时间差已经让他失去了直接杀死魔鬼的机会,只让这只冥河窃忆魔在付出了左手的代价后,被它连滚带爬地躲开了。

    这时,天空中发出一声悲鸣,洒下一些鲜血。

    两只片体鳞伤的狮身鹰首兽的其中一只,被一名在刚才的战斗中失去左腿却还骑在骨头飞马上的死亡骑士抓住机会,用骑士长枪贯穿了它的翅膀,让它开始没办法维持飞行开始发出哀嚎,伴随着自己被打落的羽毛开始直直地下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