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扫荡变清剿

作者:样样稀松 |字数:2278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上门狂婿都市极品医神继承罗斯柴尔德黎明之剑最豪赘婿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厉少,你老婆又淘气了!

    中国的用人之道堪称古老,且在长久的历史中不断淬炼,形成了一套令西方人不理解,也绝不会理解的理论。人才要用,奴才也要用;有能者用,无能者也用;仁为用,威武用。说到底,就是一个平衡,要让下面的人互相克制,不使其一家独大。</p>

    说不清这是高超的智慧,还是不合时代的糟粕,但作为中国通的河野浩二却对其十分推崇,并将其利用在实际之中。</p>

    岳培坤,隐忍狡猾,先坑了柳无双,又暗中与ri本人勾连,诈败设伏,重创了柳凤和九龙堂。这样的人,可以称之为人才。而杜世雄夫妇,头脑简单,贪婪狠毒,但却缺少谋略,可以称之为奴才。而且岳培坤和杜世雄夫妇因为钱财的事情心生芥蒂,正好可以互相牵制,互相掣肘。</p>

    所以,河野浩二将这两人的兵马从邢台县调了过来,作为此次扫荡的助力。并且打算利用岳培坤比较熟悉本县的条件,让其专门与八路军的地方武装作战。</p>

    道路刚刚开始修整,鬼子还无法施展其快速机动的威力。为了弥补持续运输补给能力的不足,并使扫荡能维持较长的时间。河野浩二作了比较充分的准备,征招民伕车辆,使部队能尽量多地携带带弹药和物资。弹药粮食满满装了几十辆大车,这与以往的几次ri军扫荡作战来比,是一个很大的数量。</p>

    四月二十军以一个加强中队为骨干,配以岳培坤杜世雄所部伪军六百余人。从县城出发,过安平镇。占小张庄,向八路军主力团发动进攻。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预先得到情报的八路军主力团向北转移,进入临城县后在地方武装引导下又悄然向东,潜近平汉铁路,伺机进行战斗。</p>

    对于鬼子来说。扫荡扑空这是常有的事情。又抓民伕,又征大车,这么折腾,傻子才看不出你们要有军事行动。但负责直接指挥扫荡部队的鬼子军官并不甘心。请示木村与河野浩二,他要跟随八路军的行踪,紧追不舍。</p>

    没有抓住八路军的主力,这对河野浩二来说并不意外,但要紧追不放,却不合他的本意。况且,将八路军的主力逼出县境,也算达到了部分军事目的。他和木村研究之后,决定趁八路军主力不在,对县里的八路军地方武装进行清剿作战。并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岳培坤和杜世雄。而ri军的加强中队则驻扎在小张庄,负责两面支援。</p>

    杜兄,你报仇的机会来了。岳培坤似笑非笑地冲着杜世雄扬了扬眉毛,当初,姓孟的小子耍了你,这个仇不报,可称不上男子汉大丈夫吧</p>

    你什么意思杜世雄翻了翻眼睛,说道:姓岳的,你想给老子设套儿知道你一肚子坏水。老子不上当。</p>

    好心当成驴肝肺。岳培坤摇了摇头,说道:那这样,我向南,你向北,这姓孟的小子也坑过我,我去十里村或者土门村找他算账。嗯,九龙堂散了,没准柳凤那丫头带着嫁妆去找她的情哥哥了呢,正好来个一箭双雕。</p>

    杜世雄狐疑地看着岳培坤,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敢轻意表态,以免上当受骗。</p>

    毒螳螂眨着三角眼,也在思索。说起来,她还真恨孟有田,利用了她和杜世雄,却让他们空欢喜一场,还让他们有口难辩,和岳培坤闹崩。不过,她也害怕岳培坤不怀好意,又提孟有田,又提什么柳凤和嫁妆,分明有引诱他们的意思。</p>

    看来杜兄没意见,那我这就去和吉本太君说。岳培坤淡淡一笑,说道:八路军的地方武装,不过是些拿着破枪烂刀的泥腿子,凭我手下的力量,向南向北都是一样。</p>

    杜世雄和毒螳螂互相对视了一眼,再看岳培坤真的转身而走,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岳培坤的yu擒故纵,以及最后一句话,确实打动了他们的心。地方武装,民兵,还真没放在他们眼里。向南有向南的好处,向北有向北的弊端,万一八路军杀个回马枪,向北岂不是正首当其冲。</p>

    岳兄,请留步。杜世雄开口叫道,快步追了上去。</p>

    岳培坤没有转身,但嘴角微微翘起,脸上浮起了一丝冷笑。虽然不知道部的情况,但孟有田是民兵英雄他还是了解的。既然ri本人都吃过大亏,可见这里面不简单。自己初来乍到,在没摸清楚具体的原因前,这个硬头还是让杜世雄去碰比较明智岳培坤带着人马向北攻击,杜世雄的人马向南进发,ri本人给这两支伪军又各配了向导,以及三十多名ri军,既是监督,又是指导。本来是面对八路军主力的扫荡,变成了剿杀地方武装,稳固治安的作战。</p>

    良岗庄十里村土门村都是刺头村,顽固村,一个比一个坏,一个比一个狠毒。给杜世雄部队担任向导的竟然是孟有田的熟人,那个大烟料子鬼白继唐,这样的地痞流氓是最容易被收买,最没有国家民族概念,最喜欢抱着ri本人粗腿,欺压同胞的坏蛋。</p>

    狠毒杜世雄翻了翻眼睛,不以为意地问道:有多狠,还比得上杜爷我老子可是生剖人心,活吃人肝,吓得小孩都不敢哭叫的煞神。</p>

    那是,那是,杜爷的大名在俺们县也是如雷贯耳。白继唐谄媚地笑着,心中暗骂这个粗坯不知道厉害,敢胡吹大气。</p>

    不就是几个地雷嘛杜世雄愈加得意,说道:见识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有抓来的民伕趟路,我就不信,他们会狠下心来炸老百姓。</p>

    那肯定是不能。白继唐点头附和着,犹豫了一下,又好心地提醒道:除了地雷,他们还有地道,人藏在地下,十分不好对付。</p>

    成耗子了杜世雄不感惊讶,倒觉得好笑,说道:那有什么不好对付的,用水灌,用烟熏哪我小时候抓过老鼠解馋,那肉是白的,也不难吃。</p>

    白继唐无话可说了,这个自大的家伙,不尝到苦头是不会傻眼的。连ri本人都头痛的事情,让他一说,倒简单无比了。未完待续rq</p>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