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丫儿来了

作者:绾心 |字数:6142

人气小说: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神王强宠:萌宝来袭暴君的宠后[重生]都市极品医神小甜蜜火影之商城系统小行星

    第六百四十五章

    桃花坞距离长春仙馆不算太远,但是路上的时间,也足够尔芙将眼前几个让她觉得熟悉的宫女打扮的女子记在了心底,不过就算是她感觉到了对瑶琴和古筝的熟悉,她的心里亦是惴惴不安的,生怕这些常日更在原主身边的人会从她的日常言行中,发现她是个冒名顶替的货儿,所以在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和四爷说了几句闲话,便提起了昨个儿在桃花林救起她的丫儿。

    她打算将丫儿要到身边来,一来是她觉得丫儿能在那般情况下维护自己,向来是个心底不错的姑娘,二来就是她想着丫儿从未见过原主,便是她有什么古怪的举动,丫儿也发现不了,这样也能减少她暴露的可能性。

    “四爷,您觉得妾身这建议可好!”尔芙见四爷好一会儿不言语,心下发虚的抿了抿唇,嘀咕道。

    听着身边小妮子如同蚊吶般的小动静,四爷心下一软,便也就笑着点了点头,同意了尔芙的这点提议,只趁着尔芙不注意的时候,丢给了苏培盛一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小眼神,示意苏培盛去找张保,将那个要调到尔芙身边当差的小宫女的底细查清楚,免得有人趁着尔芙这会儿脑子不清楚钻了空子。

    毕竟尔芙这身子本就中了一梦千年的剧/du,他还能让御医们查出解决的法子,可万万不敢让尔芙再遇到什么算计了。

    想到这里,四爷的心下一紧,长臂就揽住了尔芙的肩头。

    尔芙先是不适应的躲了躲,随即见四爷眼中闪过了一抹受伤,便也就不再挣扎了,默默地低头玩着手指,连两侧如画般的美景都没心情欣赏了。

    ————

    长春仙馆里,仍然是尔芙逃跑似的样子,唯一的不同就是那扇她逃跑的气窗,现在已经被从外面封住了,只留下了细细的缝隙通风,免得房间后面的净室太过潮湿,弄得她住着不舒坦。

    “丫儿呢!”重新洗漱后的尔芙,歪在榻上,眼神就有些不自觉的往外瞟去,嘴里头嘀嘀咕咕的念叨着,那个给她留下了不错印象的宫女,却并不知道丫儿现在的心里正在经历着很大的挣扎。

    丫儿——可谓是身负血海深仇的来找寻为家人报仇机会的唯一希望了,她本来想着尔芙不过是个寻常女子,救了也就救了,却没想到尔芙居然是府里头正得宠的侧福晋瓜尔佳氏,而尔芙又打算将她调到身边去当差,要说这种机会对她来说,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可是她想着尔芙那清澈见底的眼神,她就实在是不忍心利用尔芙报仇雪恨了,毕竟她的做法,定然会伤害到尔芙的。

    她的心思是好,正犹豫不决,可是来引领她去往长春仙馆报到的崔公公,压根就没给她太多的犹豫时间,本想着她以后就是侧福晋跟前得脸的大宫女了,打算给她几分脸面,留下个香火情,却见丫儿滞滞扭扭的样子,素来做主惯了的崔公公的小暴脾气就上来了,尖着嗓子就催促上了,同时招呼着房间里的几个小宫女过来帮着丫儿收拾起了东西。

    可以说,丫儿自己都没想明白要不要去,她就被崔公公连拉带拽的从房间里拉了出来,连随身的包袱都是崔公公帮着她背的。

    迷迷糊糊跟着崔公公出了门的丫儿,见到此状,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样也好,总不至于自己左右为难了,大不了以后更多多用心的伺候侧福晋就是了。

    这也不怪丫儿会这样顺水推舟。

    本来这时代的男人就是三妻四妾的,没有她给尔芙添堵,四爷的身边也不会缺了人,在丫儿看来,她对尔芙是有着一丝亏欠和内疚的,让她占据四爷身边的一个位置,也比是个旁人强些,起码她不会害了尔芙的。

    她就这样想着,也便就不再和崔公公挣扎了,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石径小路上,倒是没有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而长春仙馆里,尔芙本来是打算等着丫儿过来,细细和丫儿说说话再睡的,也免得丫儿猛然换了环境不适应,可是一碗加了料的安神汤下了肚,她就再也撑不住了,连句囫囵话都没说完就身子一歪,栽倒在了床上,也亏得一旁站着伺候的瑶琴机灵,这才免得尔芙就这样撞在床柱上,再给她已经府上的脑袋瓜儿雪上加霜。

    “主子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信任起了外人呢!”瑶琴一边将尔芙塞回到了烘好的被子里,一边与旁边正在整理床幔的古筝念叨着,她是真想不明白,怎么好好的主子,突然就泛起了糊涂呢,这院里多了个铃兰就够她操心的了,这又多了个丫儿,她真怕她一眼没照顾到,这主子就又出事了。

    古筝闻言,正在撂床幔的动作一顿,苦笑着对瑶琴摇了摇头,低声道:“瑶琴姐姐,我觉得主子是被主子爷刺激的,你还记得那天主子晕厥前,曾经和主子爷发生冲突的事情么,虽然那会儿,我不在跟前当差伺候,可是听院子里的二等宫女说起,好像是铃兰拿住了小宫女草儿,而你我都知道草儿的父亲和咱们主子爷的关心颇深,如此想来,该是主子爷误会了主子,所以主子才……”

    说到这里,古筝打住了话茬。

    她也不知道她的猜测是对,还是不对,但是她曾经从尔芙看过的话本子上,看到过这样的例子,这也是自家主子对主子爷用情太深,才会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宁可选择遗忘掉主子爷,也不愿意去面对主子爷的冷脸,当真是个至情至性的女子。

    古筝如此想着,脸上升腾起了两团红晕。

    “你快别胡说了,若是让人听见,怕是该笑话咱们主子了!”瑶琴心底,亦是有这样猜测的,所以听古筝这么一说,忙低喝了一句,随即黑着脸叮嘱道,“以后旁人问起来,只说主子是中了一种前朝的奇药就是,若是让我从旁人嘴里听说什么,别怪我收拾你!”

    古筝也知道这话不能对外人说,加之也习惯了听瑶琴吩咐,便也没有多辩解,便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瑶琴的话,同时麻利的整理好了层层叠得的床幔,一扭身就进了净室里,亲手清理着,免得让小宫女进来收拾,笨手笨脚的吵醒了床上休息着的尔芙。

    而瑶琴则是左右打量一番,交代了小文和小满进来盯着,便径自出去了,她还要去应付被调过来的丫儿,听说张保张公公那边正在抓紧调查丫儿的资料,在此之前,她可得盯好了这个叫丫儿的小宫女,免得自家主子一片真心被人辜负了。

    与此同时,丫儿已经随着崔公公来到了长春仙馆的院前。

    “劳烦婶子给通传一声吧!”桃花坞中,素来是用鼻孔看人的崔公公,这会儿正手里拿着一枚碎银子赔笑的和守门婆子说话,只是别看尔芙不善于驭下,可是瑶琴却将这些人都管得很好,便是守门婆子见到银子有些意动,却仍然是坚定的摇了摇头,满脸是笑的将崔公公和丫儿留在了门外,又安排了个小宫女在一旁陪着,免得被人趁此机会溜进院子,这才一扭身进了院子,将丫儿过来的消息报给了瑶琴。

    瑶琴隔窗看了眼内室里睡着的尔芙,对着小文和小满点了点头,随即就跟着守门婆子来到了院前,见到了尔芙惦记着的那个叫丫儿的小宫女。

    说句实话,丫儿是个很容易给人留下好感的人,容貌不错,却又不是那种能引起女人嫉妒的容貌,微微上扬的嘴角,让人见着就觉得亲切,加之其柔弱的气质,难免会让人隐隐升起一丝疼惜。

    “奴才崔璐见过瑶琴姑娘!

    奴婢丫儿见过瑶琴姑娘!”瑶琴是尔芙身边的大宫女,虽然穿着普通,却有一种端方的大气在身,她这才一出门,还没等瞧清楚丫儿的长相,崔公公就忙上前一步行礼道,反倒是丫儿落后了一步,紧随着崔公公的动作,也行了个半蹲礼的恭声道。

    瑶琴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跟在她身侧的小宫女上前接过了崔公公肩上背着的包袱,这才上前一步,扶起了丫儿,扭头对着崔公公,很是客气的笑着说道:“原来是桃花坞的崔公公,当真是不好意思,主子才刚刚歇下,我一个当奴婢的,也不好做主领人进门,劳烦您白跑一趟了!

    至于丫儿这丫头,我便先带进去了!”说完,瑶琴就示意小宫女送上了一串铜子的赏钱给崔公公,领着丫儿进门了。

    崔公公没能见到尔芙,没能求了个恩典,也跟着在长春仙馆当差,心下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却也没有摆出什么臭脸,连说明白就很是洒脱的离开了。

    而瑶琴则领着丫儿逛去了长春仙馆,最后将她安顿在了靠近尔芙所居住的厢房旁的偏房里,也就是在瑶琴、古筝等人的隔壁。

    照说丫儿本是个小宫女,但是瑶琴想着她是主子钦点的人,还是给她安排了个单间,一侧是小文和小满的房间,一侧正是铃兰的房间。

    “你先归置东西吧,有什么缺的少的就让小丫头告诉我一声,等主子那边起来了,我便再来叫你!”瑶琴一边示意小宫女将丫儿的包袱放在外间的桌上,一边笑着说道。

    “劳烦姐姐了!”进了院子,便是一家人了,这是瑶琴早就说的,所以丫儿也就顺着她的意思改了口,直接称呼瑶琴为姐姐了,不再似刚才一般的叫瑶琴姑娘,显得亲昵了许多。

    “行吧,你先帮着,这丫头是院子里的一个闲人,你有事就让她跑跑腿儿,反正她哪里都熟悉!”临出门,瑶琴又交代了一句,将小宫女留在了丫儿身边,一来是免得丫儿才来,人生地不熟的闹出笑话来,二来也是让小宫女盯着些,怕这个丫儿是个心存不轨的,也怕丫儿是谁安排过来的钉子,总归是小心无大错吧!

    丫儿连连道谢的将瑶琴送出了门,这才转身回来收拾东西,说起来,她也没有什么东西,无非是几件公中发下来的宫女袍和一些体己的小衣,并几个瓶瓶罐罐的胭脂水粉罢了。

    她分到的房间是从中用落地罩分割成两部分的单间,但是却也不小,内间除了摆着寻常的填漆床和衣柜、妆台外,还有一架漆色斑驳的好料子衣架和屏风,外间则是洗手架、圆桌和长条凳子等寻常的粗苯家具。

    丫儿让小宫女打了水,细细擦拭一番,便将她的东西都归置到了该放的地方,又就着桶里剩下的清水拧了帕子,擦了擦脸上忙出来的汗水,这才叫着小宫女一块坐在了圆桌旁,问起了主子的日常喜好,她问这些,倒也不算出格,毕竟她以后是要在尔芙身边当差的,只有问清了主子的喜好,这样才能伺候得更加周到。

    只是小宫女不过就是个跑腿的小丫头,连尔芙住着的房间都进不去,对尔芙的喜好就更不知道了,不过她想着瑶琴之前交代的话,还是将知道的那点事都说了出来,比如尔芙不喜欢讲排场、待手下人也体恤……

    丫儿听完,心下有数,从袖管里摸出了一串钱就往小宫女的手里塞,小宫女忙摆手推辞道:“咱们主子是个赏罚分明的,待手下人也好,逢年过节都有一份封红,却不喜欢奴婢们私下里使钱打点,若是让人知道我收了您的塞过来的钱儿,那我这差事就要保不住了!”

    说完,小宫女就笑着跑出了门。

    这也确实是尔芙给院子里人定下的规矩,在西小院当差就是自己个儿人,不许任何人私下盘剥,对外该给的打赏,却不刻意要求,但是若是有人不给打赏就刻意为难西小院的宫婢,自有尔芙安排瑶琴出面解决,她就是打算从根上断了这个打赏的习惯,也免得这些个宫婢、太监的胃口越来越大,最终成为一股子不可忽视的力量。

    一转眼,这规矩在西小院就实行了三年多了,倒是初见成效了,让西小院的风气好转了许多,上上下下的也和睦多了,没有了那么多的互相下绊子,也没有了小来小去的小纠纷。

    “这侧福晋还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丫儿看着小宫女逃跑的背影,笑眯眯的嘟哝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