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兴师动众的烧烤

作者:绾心 |字数:6607

人气小说:上门狂婿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神医凰后都市极品医神鬼王传人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邪王霸宠:妖妃,放肆撩!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

    第六百四十三章

    前文交代过,丫儿就是个粗使宫婢,虽然容貌不错,可是到底不够资格住在小单间里,但是因为她的容貌,她还是占了不少便宜,所以并没有住那种一群人住的大通铺,而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四人间。

    随着最先走进门的小宫女的问话,跟在她身后的丫儿和其他两个宫女也都挤了进来,看着丫儿乱糟糟的床铺,几人不自觉的脸色一灰。

    “你知道那人是谁么?”其中一个较为年长的宫女紫娥最先发问道,这会儿园子里乱糟糟的,连守在院子外的护卫都进了园子查找丢失的侧福晋,这要是让人发现了那个小气吧啦的女人,那她们都要跟着一块倒霉的,她就算是不想对丫儿发脾气,这说话的语气也好不起来了。

    毕竟在这种稍有不慎就会丢到性命的地方,她小心翼翼的生活,便是为了能安安的混到二十五岁就离开的,她可不想为了个不认识的女人就这么死了。

    紫娥这么一说,包括丫儿在内的其他三个宫女就都明白了。

    丫儿苦着脸,摇了摇头,将她遇到尔芙的经过说了一番,这次不单单是紫娥怪她了,便是昨个儿还和她一块开尔芙玩笑的那个圆脸小宫女苏娟也撑不住了。

    “那可怎么办呀?要不咱们去问问崔公公吧!”有些天真的苏娟看着目瞪口呆的几个同伴,轻声提出了一个看起来就很不靠谱的建议。

    很显然,这么不靠谱的建议就只有苏娟想得出来。

    丫儿还没等开口,紫娥就摇了摇头,粉碎了苏娟心里小小的侥幸,“不行,若是被崔公公知道,甭管那人是什么人,咱们都肯定是要被送到内务府去了,我可不想这辈子都窝在慎刑司里做苦工,为今之计,咱们也只能靠自己了。

    咱们几个就别歇着了,趁着这会儿崔公公好心让咱们回来歇歇,一块出去找找吧,要是能在别人发现前就找到她,便赶紧将她交给崔公公。”

    说到这里,紫娥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丫儿,她知道丫儿是个心软的,但是眼下连自己个儿都保护不了,她可不希望这个心软的小丫头继续糊涂了,所以她不禁硬着心肠儿,冷声嘱咐道:“那人来历不明,谁也不知道她是好是坏,要是只是个被贵人带进园子里的普通女人还好,可要是有什么旁的心思从外面混进来的,别说是你,就是连我们都要跟着倒霉,所以这次就算是你还想要帮她,我也不会帮忙了。

    之前,我念着和你的姐妹情,想着帮也就帮了,左右就咱们几个知道,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可是这次我会再纵着你了!”

    丫儿也知道她这次的好心肠给大家伙儿可能引来了不小的麻烦,加之尔芙就这么没打个招呼就走了,她也对尔芙隐隐有了些许不满,所以对紫娥说的话,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就点了点头,满是歉疚的环视了一眼围坐一团的同伴,低声道:“我知道是我给大家伙儿惹麻烦了,亏得大家伙儿帮衬着,不然怕是昨个儿就要被崔公公抓了个正着啦,我不是个不明白事情的,我不会再犯糊涂了!”

    “那行,那咱们就别在这里耽搁了,抓紧找吧!”得到了丫儿的保证,紫娥如同这群人中的领头人似的点了点头,下了结束语,趁着这会儿园子里乱糟糟的在找人,也不需要顾及什么被人发现了不好解释,直接将园子分成了四个部分,四个人在房门口各自选择了一个方向,以桃花坞为中心,将一些边边角角、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地方当成重点搜索,便各自散开去找寻尔芙了。

    而就在丫儿等人提心吊胆寻找尔芙的时候,这个惹出了一摊大乱子的尔芙正眼巴巴的蹲在杏花村前的菜圃旁吞口水。

    菜圃里,一些早春就种下去的小菜都已经能吃了。

    可是这块地是四爷亲自打理的,就算是那些个平日里盐水就白饭的最底层和专门打理这片小菜园的太监,也是不敢过来摘取偷吃的,可怜负责打理这片小菜园的太监,还要盯着那些个没脑子的小虫子不要偷吃,免得将菜叶咬坏了,害得他们跟着倒霉。

    尔芙就这样鬼鬼祟祟的蹲在菜圃的对面,看着眼前绿油油的小油菜和红彤彤的小西红柿,以及在旁边随意跑动的小公鸡,终于忍不住肚子里的馋虫,伸出了罪恶的小手。

    “咯咯咯!”

    “喔喔喔!”

    “咯咯咯!”

    要说这些走地鸡在这里就是王者,不但没有天敌的威胁,也不需要为了填饱肚子操心,每日就是吃饱了肚子就在这片小园子里散步,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人敢对它们下手,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逃跑的能力了。

    想尔芙居然能笨手笨脚的抓住它们,便可见一斑了。

    小公鸡炖土豆,绝对是一道能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味,可是尔芙却分辨不出土豆在地里是什么样子的,只能委曲求的将目标放在了鸡的身上,既然不能吃到小公鸡炖土豆,那就吃叫花****。

    尔芙掂了掂手里头不算重的小鸡,扯过一截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藤蔓,将小公鸡在树边捆好,又偷偷摸摸地潜了进去,这次她两手一按就抓住了两只,想着昨个儿好心分给她吃食的丫儿,她又将西红柿秧上,已经长得红彤彤、很诱人的西红柿,挑着摘了几个最大的用衣襟兜好,这才如乡下媳妇回娘家似的背着几只鸡,沿着她来时的小路往丫儿的住处去了。

    老天饿不死瞎家雀。

    本来有些路盲的尔芙,居然就这么绕过了一层层的封锁线,安安的回到了桃花坞,属于丫儿几人的房间旁。

    “怎么还没有回来,还想着让她们帮忙呢!”尔芙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看着她走的时候,丢的乱糟糟的床铺,只当丫儿几个当差太忙,还没有回来,也没有多想,笑着就着铜盆里的水洗了洗脸,便拎着咯咯咯的叫个不停的小鸡往水边去了。

    她昨个儿尝过那条小溪的水,清甜甘冽,带着一丝不属于夏日的凉爽,比起现代号称来自几千米雪山之上的某牌子矿泉水好喝多了,加之这年代也没有污染的困扰,所以她连个弯子都没绕就沿着桃花林中的蜿蜒小路,往当日丫儿往河水中丢花瓣的位置走去。

    杀鸡……

    这是个很让尔芙为难的事情,不过天大地大,不如肚子饿大,就在尔芙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成功将小鸡杀了放血以后,她想出了一个不见血的法子,直接将捆得严严实实的小鸡拎起来就往大青石上摔了去。

    当真是血腥极了。

    人都是被逼迫出来的,要是放在现代时,尔芙哪里干过这样的活计,可是现在她居然做得很是顺手,尔芙蹲在清澈见底的小河边,一边就着有些凉的河水拔毛,一边拿着发间戴着的一支锐利的簪子艰难的划开了小鸡的腹腔,将小鸡肚子里那些乱糟糟的下水都随意的丢在了一旁,便继续仔仔细细的清洗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

    被腹中馋虫折磨着的尔芙,动作干净利落,一会儿工夫就将三只小鸡都收拾了个干净,又将偷偷带回来的小油菜和西红柿等就水喜好,这才将怀里头藏着的一个小纸包拿了出来。

    民以食为天,这天下人就没有不好吃的。

    别看丫儿等几个宫女在园子里是不起眼的存在,吃得不好不坏,可是为了能让自己吃得可口些,她们也在房间里预备了不少的小调味料,又就摆在窗边显眼的位置上,这倒是都便宜了尔芙。

    “没有锅,没有灶,看来就只能做叫花鸡吃了!”尔芙是个不善厨艺的,可是她又好吃,所以就自己个儿研究出了一套不要讲究火候的吃法,比如炖菜,什么炖红烧肉、小鸡炖蘑菇,五花肉炖酸菜,那绝对是拿出了熬汤的架势炖,但是别说,那味道是真不错。

    她就这样拎着洗好、腌好的鸡,找了一块背风的位置,又从桃花树上弄了些相对干爽些的树枝,最后用河水和好了黄泥,把三只小鸡用她从湖里新采的荷叶给包好了,便开始往上涂泥。

    叫花鸡,这绝对是最简单、最好做的一种吃食。

    尔芙就从电视看过,亲手做是第一次,可是她却半点都不担心,毕竟有那么一层厚厚的泥隔着,绝对不会出现烧焦了的问题,她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了火折子点火,这火折子也是她从丫儿房间里拿的,要不是她亲眼瞧着丫儿用过一次,还以为是个纸筒呢!

    随着桃花林里的一缕青烟升起,这园子里如无头苍蝇似的乱转的众人就算是有了个目标,不单单是丫儿等人暗道不好的往这边赶,同时赶过来的还有刚洗漱过的四爷,他知道尔芙这会儿有些浑浑噩噩的,可能有些不记事,可是骨子里的胆大妄为是没有变的,敢在他的圆明园里肆意放火的,也唯有她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咒骂着桃花坞方向放火人的时候,四爷心下大定的叫了脸色蜡黄的苏培盛,领着早就预备好的肩舆就往那边去了。

    这肩舆是给尔芙预备的,他怕尔芙在外乱跑了一夜累坏了。

    苏培盛跟在肩舆旁,看着四爷高大伟岸的背影,擦了把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暗道:主子爷真是个心疼人的,被主子爷心疼的感觉真好,可是为什么被心疼的就不是自己个儿呢!

    “走快点,要是再找不到侧福晋,你们就等着倒霉吧!”心下不爽的苏培盛,不敢和四爷呲牙,却敢将火气往抬肩舆的粗使太监身上撒,瞅着越走越慢的几个抬脚太监,就差变出条鞭子来抽打啦。

    此刻,距离尔芙最近的就是丫儿等人。

    倒不是说丫儿等人在偷懒,而是她们才刚刚回房间碰过头,所以一见桃花林那边起了火光,她们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总算是找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尔芙,惊的是这女人太过胆大妄为了,居然敢在园子里头放火,这是不打算活了吧!

    “快快快!”紫娥最先反应过来,一边往外跑着,一边催着其他几个小宫女,这要是让尔芙将桃花林给烧了,她们就是有几个脑袋,那也是不够赔的,要知道,前两日,那位得宠的侧福晋还来这里游玩过呢!

    丫儿等人也是紧随其后的玩了命的往桃花林跑。

    她们这会儿也没有什么想要将尔芙送到崔公公那里定夺的想法了,最紧要的就是先灭火,顺便做点掩饰的手段,当做是小宫女在焚烧林子里的落花,再把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带离案发现场,先糊弄过这事再说。

    就这样,丫儿等人一路跑的来到了尔芙身前。

    尔芙可是完没有意识到她做的事情给旁人带来了多大的麻烦,正就着不算旺的小火苗,烤着香喷喷的小油菜,吃着正是过瘾的时候,一见丫儿等人都过来了,也没有起身,笑着招了招手,“快来一块吃,我给你们弄了好吃的,瞧瞧,这叫花鸡都已经烤上了!”

    卧了个大槽!

    丫儿等人见状,均是眼前一黑,昔日如仙林秘境般雅趣的桃花林,弥漫着刺眼刺鼻的黑烟,远处那块如飞来石般独立在河边的大青石上,血渍模糊,边上更是到处都是鸡毛,还有尔芙随手丢弃的内脏,当真不亏被称为案发现场,看起来是狼藉满地呀!

    原本几人还计划着,抓紧把尔芙带走,可是现在@¥%……

    她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最后还是紫娥更加镇定些,最先反应了过来,对着丫儿使了个眼色,快步来到了小河边,接过苏娟手里拎着的一大桶水就那么华丽丽的淋了下去,将河沿儿上的杂物,七七八八的冲进了小河中,又打了桶干净的河水,将岸边的大青石冲洗一番,虽说做不到还原昔日的雅致,但总算是看上去,不是那么显眼、吓人了。

    而与此同时,尔芙也被丫儿扯着往一旁跑去,被留下的苏娟和另一个小宫女则直接三两下爬上树,狠狠抱着树枝就慌了起来,直洒得满地落花,这才拿着扫帚簸箕的收拾起来,统统洒到了叫花鸡上,掩盖住了尔芙那野生烧烤的本质。

    “阿,你这是干嘛!”被扯着跑远的尔芙,手中拎着的一根用细树枝串着的油菜,还没有丢出去,见丫儿总算是停下脚步,终于喘匀了气,提出了心底的疑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