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同命相怜

作者:寅马 |字数:6859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穿越之细水长流娱乐圈是我的[重生]火影之商城系统FOG[电竞]住在男神隔壁[穿书]白日梦我跟乔爷撒个娇

    陆玄灵被赵强紧紧的抱在怀里,他胸前的衣裳已被泪水湿透。

    因为自己贪玩,竟让柳娘陨落于此,陆玄灵心中只有悔恨,她趴在赵强的怀中竟哭晕了过去。

    赵强知道这种痛的感觉,因为他在不久前也曾经历过,他紧紧的抱着陆玄灵,不免对她生出一种同命相怜之感,便安慰的轻抚着她。带着柳娘死前所托,他驾着“黄龙梭”,拼命的向前飞遁着。

    “滋,滋……”

    一股股电光在梭内的木壁上冒出,“不会吧?”赵强嘀咕着。

    这黄龙梭本就在炼制之初就阵法不稳,灵矶子赠与他时也曾说明,不可长时间的使用。

    而且此次还多了一个陆玄灵,更是超出了这黄龙梭的承载范围,赵强只顾着逃命,却忘了这茬。现在想起,但黄龙梭的阵法却已经濒临崩溃。

    赵强忙将飞梭驾出地面。

    抱着陆玄灵走下木梭,赵强将她放在一处青绿的草坪上。

    看了看手中的黄龙梭,冒着黑烟的梭体,已然说明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使用此宝了。

    赵强摇了摇头,将它放入怀中。

    此刻夕阳已落至对面山顶,一条湍急的小河从眼前流过。

    背后是一片赵强也叫不出名字的高大树林,一阵妖兽的嘶吼声从林子中传出,夜色如同那狭长的树影般,慢慢的从河的对岸爬了过来。

    赵强此刻也是乏累的很,他轻轻的抱起陆玄灵,一股体香自怀中柔软的身体内发出,让赵强困意更浓。

    他飞身跳过小河,几个纵跃,便消失在山阴之中了。

    ……

    “这是那?”陆玄灵无力的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团篝火让她浑身舒服了许多。

    赵强就坐在她的对面,陆玄灵隔着火焰看着被映的满脸通红的人族少年。“你醒了,饿了吧,这个给你留的”赵强将一块烤好的兽肉递了过来。

    陆玄灵确实是饿坏了,她看着手中还冒着热气的兽肉,一股肉香沁入鼻内,顿时勾出她一口的涎水。

    顾不得什么体面,陆玄灵大口的吃了起来。

    赵强笑了笑。

    “慢点,还有呢,别噎到。”

    陆玄灵擦了擦嘴唇,“我们这是在哪?”

    “此处应该是木王谷千里开外了,当年我曾随吴伯来过这”赵强将一个树杆抠成的简易水杯递到陆玄灵的手中。

    接过水杯,陆玄灵猛喝了一口,“柳娘是不是没跟来?”,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火苗,却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赵强也没做声,只是将一根木桩扔进火堆内,那火焰弱了一下,接着噼里啪啦的响起,慢慢的火苗窜动着又旺了起来。

    “你叫什么”赵强有意岔开话题,因为他从陆玄灵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绝望。

    “陆玄灵”

    “名字真好听,我叫赵强,这里我熟,咱们先在着歇一晚,明天我带你去镇上”他指了指一旁的大山,“过了这山在走百十里路就有个镇子,到哪我请你吃好的。”

    陆玄灵没在说话,转身倒在赵强为她铺的草垫上,见她这样,赵强也不知如何是好,此刻,说什么都可能会让陆玄灵想起柳娘,赵强想了想,也倒了下去。

    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篝火比刚才更旺了,倒是给这寒冷的夜和沉闷的空气带来些许的温度。

    ……

    柔和的晨光照到二人的身上,唤醒了熟睡的赵强。

    他蹑手蹑脚的怕惊了陆玄灵,却不知人家已经比他先醒多时。

    “我们何时起身?”

    赵强刚要将剩下的兽肉收拾一下在烤了,见她已醒,看了看天,“吃完早饭我们就出发,今天看来会是个暴天儿,最好咱们赶在晌午前翻过这座山。”

    陆玄灵没在说话。二人草草吃了些烤肉便出发了。

    一路上,赵强一直有一句没一句的寻找着话题,想是怕陆玄灵再伤心,但每次他问完,陆玄灵回答的都很简单,说完也就没了下文。

    太阳快要爬到山尖时,他们也正好走到那头山脚下。

    “歇会吧”赵强走到一棵树下,搬来一块较规整的石头让陆玄灵坐。

    “哗,哗……”

    一阵分草之声从前方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

    赵强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拉着陆玄灵躲到了树后。

    陆玄灵毕竟不熟悉这山里的环境,她顺着赵强的目光偷偷的看去。

    一只头生四角,脸如猴面,却长了一张鹰嘴的妖兽,从草丛中走出。

    这妖兽身子足有三头牛那么大,一条一丈来长碗口粗的尾巴在身体两侧怕打着,驱赶附体的牛蝇。

    赵强心中一惊,这妖兽自己竟从未见过,但看这模样绝非善类,凭他目前的修为竟无法看出对方的深浅,眼下自己身旁还带着一个陆玄灵,逃跑的机会几乎为零。

    陆玄灵也被眼前的妖兽吓得脸色发白,她狠狠地抓着赵强的手臂,赵强扭头呲着牙苦笑了一下,陆玄灵这才意识到自己攥疼了赵强,轻吐了下舌头,偷笑着低下头,脸上红晕随之升起。

    那妖兽似是并未发现树后有人,走到树下竟蜷下身子乘起凉来。

    赵强二人大气都不敢出,紧靠着树干,此刻,那妖兽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眨眼功夫竟是鼾声震天了。

    陆玄灵拉了一下赵强的袖口,向着对面指了指,赵强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可这妖兽刚睡着,万一移动惊了它可不是开玩笑的。赵强摆了摆手,示意陆玄灵冷静再等等。

    两人一兽,一树之隔,一边酣睡正浓,一边胆战心惊。

    一炷香的时间,却让赵强二人觉得有如隔世。

    赵强拽着陆玄灵缓慢的将身子挪出了树影外。眼看就要走进树林,那时就算妖兽醒了,赵强也有把握逃跑。

    “咔!”

    二人吃惊的四目相视,原来一根枯木暴露了二人的行踪。

    “跑!”赵强拉起陆玄灵向林子里纵去。

    “嗷……”

    妖兽巨大的身躯从树后跳出,竟带起一阵腥风。

    就算已逃出百步外的二人,也能清晰的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好臭啊!”陆玄灵捂起嘴,却不敢回头,只是拽着赵强的手抓的更紧了。

    那妖兽见二人就要逃入树林,身子向后猛的一弓,拧身一纵,竟如离弦之箭,伴着一阵嘶吼,只是眨眼工夫,便从赵强二人的头顶飞了过去,肉身虽是硕大落地却极其轻盈,似一阵风般,竟未带起过多尘土。

    “啊!”陆玄灵被从天而降的妖兽吓得一声惊呼,赵强忙将她拉到身后,赵强此举倒是让陆玄灵心中为之一暖,除了爹和柳娘,还没有人这样对过她,虽说自己贵为郡主,但那些个关心和呵护,却都不是发自内心,她能感觉得出,赵强此举不单单是为了完成对柳娘的承若,少女之心本就多感,想到此处,一抹红霞竟爬上双颊,热烫的感觉让陆玄灵都有些呼吸急促起来,心也随着跳的更快了。

    “我这是怎么了?”陆玄灵自己暗自纳闷,她顺着紧握的粗犷臂膀看向赵强那略显男人气质的面庞,嘴角竟不免为之一翘,偷偷的笑了起来。

    “别怕,有我在,我定不会让它伤到你的”赵强并未回头,口中安慰陆玄灵道。他盯着眼前长得有些奇特的妖兽,浑身灵力运行,摆出一副防御的架势,这是那玉儿所授的八荒掌的起手式,这套掌法,无论寒暑,他修炼却从未间断,毕竟这是玉儿所留,意义非常。

    陆玄灵刚要嘱咐要他小心,那妖兽已经等不急了,后蹄猛蹬地面,噌的窜跳至赵强跟前,鹰嘴击向他的面门。

    赵强扭转身形,抱着陆玄灵跳至一旁,“站着别动,要是我打不过它,你就快跑,别管我”说完回身双掌化拳,向妖兽一侧攻了过去。

    陆玄灵嘴唇紧咬,心中已是打定主意,如果赵强斗不过这妖兽,自己便与他一起对抗,绝不自己逃走。

    赵强毕竟也是灵体境圆满,瞬间便攻到妖兽的身侧,单拳带着一道气爆之声打到妖兽的身上。

    “砰”

    这妖兽的外皮竟如石壁般坚硬,如今赵强这一拳已经可以打折一棵一抱粗细的树干,但这妖兽不但未动分毫,自己的拳头却感到一阵疼痛。

    最低也是炼体期的妖兽,赵强暗道。

    “呼”

    一阵破空之声从妖兽尾部传来,那碗口粗的尾巴眨眼间便将赵强卷了个正着,原来这妖兽故意露出破绽,却是有着后手。

    赵强被尾巴缠的死死的,还没等他挣扎,那妖兽扭头叼向自己,情急之下,赵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张口唤出噬魂旗。

    “失魂!”

    妖兽鹰嘴就要击至赵强面前,瞬间如定格般,整个身子竟一动不动。

    赵强双臂一晃,那尾巴便似熟了的面条般划落回去,他身形一纵跳开数步之遥。

    ”变!“

    赵强抬手剑指轻点噬魂旗,只见噬魂旗嗖的一下竟变的如同一杆通体涂黑的扎枪,这是老莫近日所授,想是在沉睡时摸索出的法门。

    凡事法宝变化大小倒是不足为奇,可能如噬魂旗这般,转换形态却是非一般法宝可行。

    赵强自然不管这些,反正能用就行,正好自己缺少一件称手的兵刃,眼下将噬魂旗变成这扎枪倒也不失为一种掩饰的方法。

    只见他抬手接过从天而降的黑色扎枪,双手紧握枪杆,“我其实不想杀你,但你却要害我,对不住了“赵强双臂轻抖,枪杆颤抖不已,一股股黑烟从枪身冒出,透着一种诡异,那金色的枪头随着抖动的枪身在空中化出一道椭圆形的光影。

    “杀!”

    随着呐喊,赵强便将扎枪刺向妖兽头部。

    “手下留情!”一道飞虹射出,正与赵强的扎枪相遇。

    “当!”的一声,那飞虹被弹起老高,飞回来处,而赵强更是被震得倒退了数步,以枪身拄地方才卸去力道将身形稳住,随之,他定睛观瞧。

    一位身穿金色白蟒袍的青年人手持宝剑向他走来,此时那妖兽也已从失魂下清醒,见到这青年冲着赵强低吼了一声,便转身向着青年跑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