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我不会与人器赌(上)

作者:苏天骄 |字数:5673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手术直播间人皇纪跟乔爷撒个娇死对头他超甜的

    “好了,快走吧。”

    许久之后,黎天刚叠完最后一件衣衫,李伯玄便再次出口让黎天走。

    黎天突然朝着李伯玄双膝下跪,重重地磕了个响头。

    咚!地一声。

    黎天大声说道:“一谢师傅,救命之恩!”

    李伯玄刚要扶起黎天,只见黎天的头,再次猛然磕到地上。

    咚!

    “二谢师傅,知遇之恩!”

    说完,再次猛然磕到地上。

    咚!

    “三谢师傅,传授之恩!”

    每一次响头,都响过上一次!也重过上一次!

    三个响头磕完,黎天的额头血流不止,但他丝毫不管,任由这些血液顺着他的额头流到他的脸颊,再滴落到了地上。

    “痴儿...你这是何苦...”

    李伯玄连忙扶起黎天,浑浊的眼睛里也泛出了点点泪光。

    黎天站起身,恭敬地道:“师傅三恩,恩同再造,师傅可以对黎天不闻不问,但黎天不能对师傅不敬不孝。”..

    “好,好,好。”李伯玄说着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出来,继续道:“此生有你这么一个弟子,老夫死而无憾啊!”

    他知道黎天是一位孝顺之人,但他却没想到,他如此那番的赶黎天走,黎天却没有抱怨他,更是对他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和说出了这四番话语。

    这三个响头与这四番话语,也无不重重地烙印在他的心里。

    黎天沉默地看着李伯玄,只可惜三个响头与这四番话语,也依旧改变不了什么,只能让他的心有所释怀,有所解脱罢了。

    不一会儿后,李伯玄停下了眼泪,神情突然变得有些冷漠,指了指洞门,道:“走吧。”

    黎天知道这是李伯玄为了不让他流泪,而摆出的模样,将包袱背好之后,再次对着李伯玄躬身,道:“师傅,我走了。”

    李伯玄没有回话,只是淡淡地看着黎天的身影,脸色更是毫无波澜。

    黎天轻叹一声,便转身走出了洞口。

    轰!!!

    就在黎天刚走出洞口不远时,从他的后背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响动。

    黎天猛然丢下包袱转身,只见身后的大山正在不断的剧烈摇晃与坍塌,这股摇晃坍塌导致一些巨石,不断地从山顶之上往下坠落,不一会儿,便将整个洞口埋没。

    “师傅!”

    黎天大叫一声,瞬间跑到这些巨石的边上,不断地将这些巨石拿起,而又丢向远处。

    但,巨石非常之多,他始终无法将在这些巨石清理干净。

    “师傅,您这是何苦......”

    看着被巨石埋没的洞穴,黎天悲痛欲绝,他知道李伯玄肯定也猜出了他的心思,所以在他走出洞穴之后,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埋没在内,让他再也无法进去。

    ......

    ......

    黎天回忆到这里之时,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当年直到最后,他也没能将那些巨石清理干净,走进洞穴之中,为李伯玄收尸。

    叶不凡沉默地听完黎天他所诉说的这些过去,对于黎天的这种心情,他也深有体会,他重生在这片世界,也不知道师傅如何了。

    许久之后,黎天的眼泪逐渐停下,道:“当年洞穴坍塌之后,我搬动了五天五夜的巨石,但巨石实在太多,我始终清理不过来。无奈地只能将这些巨石整理,立了一个石冢之后这才离去。”

    叶不凡问道:“老师,那后来呢?”

    黎天道:“后来,我为师傅立了石冢之后,便前往了玄器师公会测试等级,那时候,我还沉浸在伤感之中,寡言少语,直至我遇到了她。”

    黎天说道她时,黎天的眼神里出现了一抹温馨,但这抹温馨转眼即逝,瞬间变为了一股强烈地恨意,脸色变得狰狞,道:“也正是因为她,我才会沦落至此。”

    叶不凡心神一凝,哪怕是黎天此刻已经沦落为废人,他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恨意是有多么的强烈,即使没有玄气,这股恨意也似乎将周围的空气都冰冻了起来。

    黎天平复了一下心境,继续道:“当年,我在玄器师公会使用天雷锤法,十分轻松地就通过了九品玄器师的测试。而且锻造出来的玄器隐隐有要突然人玄级的迹象,幸好我及时发现并阻止了这一切,最后虽然通过了九品测试,但是在测试时发生的这个迹象也引来了其他玄器师的觊觎。但那时候我还沉浸在伤痛之中,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便转身离去,直到我遇到了她。”

    “老师,这个人是谁?”叶不凡疑惑地在心里想到。这个人应该对黎天很重要,否则又会让黎天出现这两种极端的神色,又为何会让黎天他沦落至此!

    黎天道:“她叫林秀鸳,也正是因为她,我才会去器赌,才会沦落至此。”

    “林秀鸳。”叶不凡在心里念了一句,将这个名字牢记在心之后,继续开口问道:“那老师,为什么会去器赌?”

    黎天苦笑一声,解释道:“当时我沉浸在伤痛之中,几乎悲痛欲绝,正是她一点一点地安抚我,让我回归如常。我也因此爱上了她,对她更是毫无隐瞒,但没想到她的却是为了晋升人玄级玄器师的方法,这才刻意接近地我。”

    叶不凡紧握拳头,道:“那后来怎么样了。”

    黎天道:“后来,她在得知了晋升人玄级之后,便开始变得冷漠。刚开始之时,我还以为她只是小打小闹,所以也不以为意,直到有一天。”

    “有一天怎么了?!”叶不凡冷声道,他联想去年黎天醉酒时说的那些话语,神色不禁变得寒冷起来。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她是从一个玄器师山庄里逃出来的玄器师,而且这个山庄的庄主正在不断派人寻找她,这个山庄的庄主为人十分歹毒,若是她被带回到山庄,便会被砍去双手双脚,并且废去身修为。我问她怎么办?她对我说,这个庄主十分崇尚器赌,只要他能够与庄主器赌一次,若是赢了便可以要求庄主一件事情。我当时对她的处境十分着急,而且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是人玄级以上的玄器师,我都有十分的把握赢下器赌,所以也没有去细想便应承了下来。”

    黎天说着,神情突然变冷,一巴掌将木桌拍碎。

    “老师,到底什么是器赌?”叶不凡没有去管被黎天拍碎的木桌。

    黎天道:“器赌:简单的来说就是用相同的材料,相同的工具,一同锻造玄器,最终谁锻造出来的玄器等级高,那么就是谁赢。赢了的人可以获得赌注,而输的人不仅输掉了赌注,而且还要被废去修为,被废去修为的玄器师,终身不能再锻造出玄器。”

    叶不凡道:“那当时又发生了什么?”

    “当时,器赌开始之前,我的赌注是只要我赢了便将秀鸳带走,并且玄器山庄永世不得干涉她的行踪。这一点他们的庄主欣然应承,而他的赌注则是:若是我输了便要留下天雷锤法与晋升人玄级的方法,我也欣然地答应。”

    “但在器赌时,那个庄主却突然派人告知我。器赌分为两天,第一天赌材料也就是打铁,我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依旧照做,并且十分轻松地就在材料上碾压了那个庄主派出的玄器师,我以为第二天也会如此简单,但没想到...”

    “没想到,在第二天器赌的时候,我在锻造时却突然发现,材料被人调换过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调换,这材料看起来与我锻造出来的一模一样,但这材料根本不可能锻造出玄器。当时能够接近我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秀鸳。”

    “可笑的是,那个时候我竟然还不禁地去担心秀鸳是不是被那庄主威胁才会如此做?直到器赌结束,秀鸳出来之后,却拉着那庄主的手臂,那庄主对我冷笑道,你被骗了!这一切都是她为了获得天雷锤法与晋升人玄级方法所设下的骗局。”

    说着黎天身上突然爆出了一股火红的光芒,只不过这股光芒十分微弱,仿佛风一吹便会消失,双目在这股光芒之下,变得赤红无比。

    仰着头怒吼:“你为何会偷换材料!为何!我恨!我恨啊!”

    怒吼完,黎天身上气息收敛,再次痛哭,神情变得柔和,喃喃道:“可是,我不怪你秀鸳。我怪的只是你没有给我一个解释。”

    叶不凡愤怒地紧握拳头,他可不像黎天一样,恨这个女人只是因为她没有给他一个解释。相反他很恨这个女人,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出卖黎天,将他的材料偷换,才会导致黎天他沦落到如此下场。

    看着痛苦地黎天,叶不凡再次下了决定,无论如何,他也会找到这个山庄,找到这个女人,找到这个庄主。然后,杀!

    即使他们再强大,他也一定会将这个山庄连根拔起!杀死这个女人与这个庄主!

    背叛,在他的字典里从来只有一个字,杀!

    黎天哭完之后,对着叶不凡道:“所以,为师才不希望你去与人器赌,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答应为师,好嘛?”声音还带着一些恳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