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黎天的过去(七)

作者:苏天骄 |字数:4611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手术直播间人皇纪跟乔爷撒个娇死对头他超甜的

    “没有坚持到底的玄器师,便是废物。”这句话不断地回荡在黎天心里。

    看着李伯玄腿上的那块铁母,不禁暗道:是啊,生铁也是铁,为什么就不能铸成铁母?凡事若是没有坚持到最后,谁又能知道结果如何。

    片刻之后,黎天深呼吸了一口,看着李伯玄郑重地道:“师傅,我明白了。”

    凡事有因有果,有始有终,只要信念坚定,坚持到底,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李伯玄将气势收敛,问道:“真的明白了?”

    黎天认真地看着李伯玄的眼睛,再次道:“明白了。”

    李伯玄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有些话语不需要再继续问下去,问多了反而不好,他只要知道,他这个弟子是真的明白了就好。

    “这些日子,你就从打铁学起吧。”

    “打铁?”黎天怔住,他好歹也是一名七品玄器师,对于打铁了如指掌,为何还要从打铁学起?

    “怎么?是不是不愿意从打铁学起?”李伯玄的神情变得有些不悦。

    黎天见状,连忙道:“不,师傅,徒弟愿意。”

    既然李伯玄让他从打铁学起,那么肯定是有道理的,他只要照做即可。更何况那块铁母活生生地告诉了他,即使是打铁,也有着他还未学习到的地方。

    “这就是了。”李伯玄点头,将腿上的铁母拿起放到黎天的手中,继续道:“从明日起,你就敲击这块铁母一千次,一千次后,方可休息。”

    黎天接过铁母,有些不知所云,只是敲击这铁母一千次?这未免也太过于轻松了一些吧?

    李伯玄似乎是看出来了黎天的想法,道:“怎么?是不是觉得一千次太轻松了?”

    黎天道:“徒弟不敢。”

    李伯玄道:“无妨,等你敲击这块铁母,就知道这一千次是不是太轻松了。”

    “是,师傅。”黎天应道,在心里想:难道这块铁母有什么不同之处?

    ......

    ......

    三个月之后,在距离李伯玄洞穴的不远处的一座山脉之中。

    若是从远处望去,只见一道道灰色的青烟从山脉之中袅袅地升起,这些青烟没有立即消散,而是在空中不断汇聚缠绕,形成了一把锤状之后才久久散去。

    此时的山脉之内,在正中央的位置之处,有一座用巨石砌成的简陋火炉,这火炉之之中正泛着浓浓地烈焰,烈焰不是普通的火红色,而是金红泛蓝的颜色。

    烈焰不断的往炉口上方吞吐,泛着高温,在这高温之下,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扭曲。

    在火炉的一旁,只见一人正赤敞着上身,额头与身上流出许多汗水,这些汗水一滴落下来就被这高温瞬间蒸发。

    此人正是黎天,此刻他身的肌肉鼓起充满一种惊人地爆发感,右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铁锤,眼神专注地看着左手上用铁钳夹着的一块铁块。

    “喝!”

    随着一声暴喝!黎天整个人做出了一种怪异地姿势,右手的铁锤猛然砸向铁块。

    嘭!

    铁锤砸到铁块之时,发出一声巨响,地面上的一些碎石似乎被一股怪力冲击。

    反弹而起,飞到半空之中,转瞬间,碎石眼看就要落下时。

    黎天瞬间连连挥动铁锤,轰然地砸向铁块。

    嘭!

    嘭!

    嘭!

    在不断的敲击之下,从铁锤与铁块的撞击之处,发出了一道道如同雷电般的亮光,亮光在空中荡起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淡白色波纹,波纹撞上那些落在空中的那些碎石之时。

    “轰”地一声,这些碎石部碎裂开来,变为一堆堆粉末飘散在空中。

    而黎天脚下的地面,也在这些波纹之下发生了剧烈地摇晃。

    许久之后,黎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汗水。

    走到一旁,对着正在闭目养神地李伯玄躬了个身,道:“师傅,今日的一万次锤炼,我已经锤炼完成了。”

    李伯玄缓慢地睁开双眼,这两个月以来,他脸上的老人斑越来越越多,身上的气息更是十分的微弱,整个人也变得十分的消瘦,看起来仿佛下一刻便会死去一样。

    看了一眼火炉上的那块铁块,淡淡地点头:“不错。”

    而后又转眼看向了黎天,继续道:“这三个月以来,你已经将天雷锤法部融会贯通,我也没什么好教你的了,今日你就离去吧。”

    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几天之内他的寿命应该就会达到终点,他是一个不喜欢婆婆妈妈地人,所以还不如让黎天走。

    黎天何尝不知道李伯玄的想法,神情变得黯然。语气十分哽咽地道:“师傅......”

    李伯玄摆摆手,道:“人总有一死,你不需要太难过。”..

    他清晰地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所剩的时日无多,也许就在这几日会魂归。

    “师傅,您就不能让我…...”

    黎天当然也知道这些,即使他早已有心里准备,但面对生死离别之际,这位大汉的眼角不由自主地泛出了泪水。

    李伯玄摇了摇头,道:“这三个月以来,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嘛?去收拾收拾便下山去吧。”

    他不喜欢麻烦别人,即使是为他...收尸,他也不愿。

    看着与他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黎天,他的内心深处也是有着深深的不舍,但命运总是如此,该走的总要走。

    好在的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黎天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将他一身所学尽数融会贯通,就算他现在身死,他也死而无憾了。

    看到李伯玄如此坚决,黎天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李伯玄的为人,他十分了解。如果他赖着不走的话,李伯玄很有可能就会不辞而别,到时候天大地大,他又该如何去寻?

    转念一想,既然师傅不愿我出现在他面前,那我就偷偷地在一旁。若是......若是.....

    有些话他不愿说出口,甚至连想他都不愿意去想。

    心下决定躲在暗处守护着师傅之后,黎天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净,对着李伯玄恭敬地躬了个身,道:“师傅,那我去收拾收拾。”

    李伯玄点头,道:“去吧。”

    黎天回头运转玄气,将火炉上的巨石震碎,再用寒水熄灭火焰,待火焰完熄灭之后,这才默默地转身走回到洞穴。

    李伯玄叹了一声,默默跟上。

    回到洞穴之后,黎天满怀伤感的收拾起衣衫,衣衫不是很多,就五六件左右。但每一件,黎天都仔细地将衣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的皱纹抚平,然后再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到包袱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