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章 核对

作者:云芨 |字数:4993

人气小说:民国谍影透视小邪医都市极品医神黄泉杂货铺神医凰后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修仙赘婿归来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明微都散步消食回来了,宁休还没从屋子里出来。

    她问“宁先生不会受刺激太大,以为自己疯了吧?”

    杨殊不以为意“这么点事都受不了,那他也太脆弱了。”

    两人回到小厅坐下,阿绾过来了“你们今天动手了?来,我给号号脉,看看有没有内伤。”

    明微摇头“没有,对方发现不对就跑了。”

    “反正摸个脉又不吃亏,来!”

    阿绾二话不说,把两人的手拉回来,仔仔细细地诊断,摸完一个换一个,然后又回去重摸。

    “奇怪,没问题啊,难道是我医术不精?”阿绾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明微问她,“没问题不是很正常吗?”

    “哦,没事。”阿绾收回手,“不过瞧你底子不是太好,回头我琢磨几个养身的方子,做了药丸给你吧?”

    明七小姐的体质确实不是很好,正因为如此,明微在武艺上始终算不得顶尖高手,多数时候仗着深厚的功力与精巧的技艺强行拔高层次,如果能温养得好一点,对她很有好处。

    所以她应了“好啊!”想想又有点奇怪,“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阿绾用翻白眼的动作掩饰了自己的不良居心“我什么时候不好了?明明是你对我有偏见。”

    明微向来不跟她争,就笑笑“好吧,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阿绾心满意足,又对杨殊道“殿下,我也做点药丸给你吧?”

    “我不用了吧?再补还不得流鼻血?”正是血气旺盛的年纪,身体又好,杨殊觉得自己完不需要补药。

    “谁说一定是补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案,调和阴阳,固本培元,这样才能阴阳相生,生生不息……”

    她连说了好几个生,搞得杨殊有点纳闷“生什么?”

    “我说阴阳相生,你想哪里去了?”阿绾收起手枕,“我去琢磨一下药方,你们随意。”

    她跑得飞快,弄得杨殊想说多一句都没成“我没想什么啊!”

    一句话说完,那边门突然被推开,宁休瞪着眼睛出来“你的意思是,你是未来回来的?”

    明微喝了口水,轻描淡写地回答“是啊!”

    宁休几乎冲到她面前,双手撑在桌上,俯下身质问“你说你是我徒孙?”

    “猜测,还没有实据。”

    杨殊摸了摸下巴,问她“那你岂不是要叫我师叔祖?快叫快叫!”

    “呵。”明微推开他的脸,冷酷地说,“本门一脉单传。”

    “喂!”

    宁休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走,完没了清静淡漠的高人风度。

    待他走完十个圈,又停下来灌了一大杯茶,坐下来,一副就义的样子“说吧!”

    “师兄,这是我的杯子!”杨殊叫道。

    宁休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这种关键时候,还有心思在乎茶?

    “先生要说什么?”

    “当然是说你到底从哪里来,这又是怎么回事了!”

    明微笑笑“这个不急,不如我们先对一下,毕竟还有猜测失误的可能。”

    当初她和宁休第一次揭穿对方的身份,就已经对质过,然而互相都没问出彼此的来历,有些内容对不上。

    “先说命师,先生真的从来没听过吗?我们这一脉,传自三百年前,第一任命师名宁钧,与灵徽真人李贞吉同时代,因北邙大乱而祭魂。”

    宁休道“你第一次说到命师,我去查了,确实翻到了相关的记载,也提到过宁钧前辈有一个命师的名号,但并没有命师如何传承的记载。”

    明微叹息道“命师传承断绝百余年,中间又有战乱,记载遗失很正常。”

    她知道的,还是师父辛苦十几年补的。三百年时间,中间还有断绝传承的一百来年,口口相传,保留下来的原有信息实在不多了。

    “但如果他是我派祖师爷,不可能连这个都没传下来吧?”

    明微摇了摇头“先生,凡事总有意外的。师父告诉过我,师祖也是意外身故的,因此师门信息不,还是他历经几十年,走访祖师爷一个个曾经落脚的地方,才补了个大概。比方说,命师传承遗失的那一次,便是其师意外身故,留下的小弟子只有十来岁,使得绝大部分秘技失传,想必还有许多师门秘辛没来得及说。”

    宁休点了点头,随即觉得有点不对“你说师祖是意外身故的,指的我?”

    明微点头。

    “……”这感觉还真古怪,明明活着,却被人说将来会意外身故。

    明微补充“当然,要证明您就是我师祖,才能得出这个结论。”

    宁休点点头“好,命师之说,我暂且信你,还有什么需要对照的?”

    明微道“师父说过,师祖年少时,曾经住过九榕山,您是否住过?”

    “确实住过……我大部分学艺生涯,都在那里度过。师父在九榕山一家道观挂单,我们在那里住了七八年。”

    明微点点头“还有一件事,您说您的师父道号南柯,但我师父却说,太师祖姓程,号三岩,这一点却是对不上。”

    正因为如此,第一回她才没觉得宁休会是自家师祖。直到后来,对上的东西越来越多,才再次思索这个可能。

    宁休的面色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明微察觉,问道“怎么,里头有曲折?”

    宁休慢慢道“我师父确实姓程,当年我们住在九榕山,门前有三块岩石并叠,故而他与友人通信时,曾署名三岩,后来更是将这个别号当成大名落款。”

    明微恍然“原来有这么个来历。”

    两人目光相对,这下子,身份确认了。

    “哎,先喊句师叔祖来听听!”杨殊的声音插了进来。

    明微白了他一眼“很遗憾,你不算命师传承内。”

    当年师父提到剑神的时候,只说这是他的友人。可见师叔祖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宁休心情复杂极了。

    他原想着,等这边事情了了,便去寻个徒儿,没想到现在徒儿还没有,倒是先有了徒孙。

    而且这徒孙还比他厉害……

    “对了,”杨殊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了这么多,难道师祖叫什么都没传下来吗?该不会师兄还有另一个名字吧?”

    宁休也向她看过去。

    对啊,既然太师祖的名字都知道,师祖的名字怎么会不知道?应该早认出来才对。

    明微沉默片刻,回道“师祖后来正式出了家,我只知道,他道号无面……”

    无面?

    宁休怔了下,这不像是个正常的名字。

    他还欲再问,明微忽然面色一变,霍然站起。

    “不好!玄非有麻烦!”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