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李郭

作者:日新说313 |字数:5764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人皇纪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跟乔爷撒个娇

    长安城外,郭汜帐中。

    穹顶的毡帐中,此刻被帐中两侧十来根粗制的牛油蜡烛照的亮堂堂的,两侧的烛火偶尔发出一两声“啪啪”的灯花炸裂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油膏味道。

    卸下盔甲的郭汜脸色有些苍白,他精赤着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犊鼻裤,箕坐在案几后,咬牙切齿地强忍着后肩传来的一阵阵剧痛。

    两名在他背后正为他换药裹伤的疡医也是满头大汗,他们能够明显地看到郭汜后背在不断抽搐着,各自心中也是战战兢兢,唯恐手下的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就会惹怒了战败过后,心情不佳的郭汜,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手中的动作既不能够过分牵动到郭汜的伤口,速度又不能够太慢,短短一个换药裹伤的过程,在心存恐惧的疡医脑海里,犹如有几个时辰那么长。

    等到将郭汜后肩的伤口重新裹好后,两名疡医几乎同时在心中都松了一口气,还没等他们出言,背对着他们的郭汜已经开始摇动僵硬的背脊,大声开口。

    “好了,你们都退下!”

    闻言的两名疡医顿时如蒙大赦,当即收拾完身边的疮药等物什,忙不及迭地向郭汜告退,小跑着出了帐外。

    郭汜对两名疡医的离去视若无睹,他高踞在主位上,虽然身上负伤,但脸上的傲气却没有减少,反而看向帐中静待的客人时,隐隐有些凌然的气势。

    一直安坐在帐中的李傕、李儒等到两名疡医的脚步声走远后,互相对视一眼,李傕这才看向了主位上佯作强势的郭汜,缓缓开口:

    “阿多,肩上的伤无碍吧?”

    郭汜咧咧嘴,脸上的肌肉痉挛了一下,咬牙切齿说道:

    “不过是小伤而已,只是一时大意,倒是白白让吕布这贼奴赚了偌大的声名。”

    “长安城已经被围死,吕布那厮坐困城中,只要长安城一沦陷,任凭他再骁勇,也要变成我等的阶下之囚。我已传令各军诸多将校,以重金悬赏吕布本人,到时将他擒住,就亲手转交给你,任凭你处置。”

    李傕知道郭汜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也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大声跟郭汜许诺悬赏吕布之事,郭汜闻言冷哼一声,又骂骂咧咧几句,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看到李傕将郭汜暴戾的情绪稍稍安抚后,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静观的李儒也终于开声,他吐出一口气,看着李、郭两人郑重说道:

    “诚如两位校尉所言,这长安城孤城一座,我等的谍子也成功混入到了城中,加上城中的内应,这攻陷长安城,也就是近期之事。不过,不知校尉可曾想过,攻下长安城后,又该如何行事?”

    李儒的声音独具特殊的洞穿人心的力量,他的话音一落,知情的李傕眼角动了动,抿嘴不言,而郭汜却是径直瞪大了眼睛,盯着李儒大声说道:

    “李——主簿,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下的意思是,攻下长安后,校尉要如何行事。”

    强势的郭汜看着李儒,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一丝端倪后,又转而看向李傕,他紧盯着李傕说道:

    “我等既然起兵为太师复仇而来,自然是要杀死王允那班朝臣,还有吕布那些反叛的贼奴,还有将士们跟随我等连番血战,屡立战功,又围困长安城,甚是辛劳,按照军中惯例,我等还要纵军三日,以犒赏军中的健儿们。”

    郭汜说的要么是起兵的名义,要么是西凉兵军中的惯例,李傕闻言后,他鼻翼两侧的法令纹抖动了一下,脸色阴沉,也没有开口臧否郭汜的说法。

    “那为太师复仇、犒赏三军后,校尉又将何去何从?”

    李儒对郭汜忽视自己也不在意,他听了郭汜的话后,又继续问道,郭汜闻言冷笑了几声,发笑时不慎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传来的剧痛令他的脸部肌肉痉挛,表情煞是可怖,看起来,也不知是在发笑还是发怒。

    “攻下长安,这关中之地,都是我等的了,我还要去哪里,谁又能再让我去哪里?”

    郭汜面目狰狞,再瞥向李儒的目光中不乏敌意。

    他领兵一路势如破竹,杀到长安,在军中更是号令士卒,手掌生杀大权,正是目空一切的时候,除了实力同样强横的李傕他还稍稍有些敬畏外,其他人已经不能进入他的眼中。

    “好,校尉既然想要这关中之地,那儒也要告诉校尉,这城外的兵马,名为盟军,实则趋利而来,各自为战。张校尉、樊校尉的人马虽弱于两位校尉,但也不容小觑。左冯翊有阎彦明,弘农有段忠明,右扶风,据说也出现了打着马腾旗号的骑兵,而长安城中,更有朝堂之上的汉天子,不知校尉听完在下的话后,是否依旧对之前的话,不改初衷?”

    李儒看着杀气腾腾的郭汜,毫不畏惧,态度不卑不亢,他知道郭汜现下正是盲目自大的时候,也毫不客气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让他彻底冷静下来,看清自己的处境。

    郭汜看出李儒并不畏惧自己,他心中有些恼怒,但也被李儒的话压住了嚣张的气焰,他咧咧嘴,装作满不在乎地冷笑道:

    “这些人不过都是附从形势之徒,我与稚然联手,凭借麾下的凉州铁骑,这天下又有谁能挡?”

    郭汜虽然骄横自大,但终究并非蠢货,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意气上头,口气过大,甚至有一些惟我独尊的意味,而李傕就在身边,兵马还强盛于自己,再开口不能不考虑他的感受。

    故而,郭汜虽然口头上不服,但嚣张气焰也被压低了不少,而且话语中,隐隐也有了依仗、讨好李傕的意思。

    这也难怪,按照眼下的局势,城外的兵马中,张济、樊稠、胡轸、杨定的实力也不算弱,加上阎行、段煨、马腾这些人,郭汜想要凭借一己之力,鲸吞关中之地,是绝然不可能的,而联合李傕的兵力,两人强强联手之下,一切又重新有了可能。

    刚刚没说话的李傕这个时候也勾起了嘴角,他笑着说道:

    “阿多说的不错,你我两人联手,这关中之地,就是我等的了!”

    郭汜听了李傕的回应,眼睛顿时一亮,他又呵呵笑着,朝李儒挑了挑眉头,对这个依旧不肯放下昔日架子的董卓智囊讥讽地说道:

    “李主簿,如何?”

    李儒舒了一口气,也继续说道:

    “大争之世,抗衡求存之道,无外乎合纵连横,如今各家兵马都盯着这关中之地,既然强者可以连横,那弱者自然也能够合众,两位校尉合兵,兵马自然冠于其他各家,可若是马腾袭扰大军之背,阎艳、段煨又分取要地,扼阻大军进取之道,张、樊生变于内,那两位校尉的兵马再多,也难免疲于奔命,困于诸多庸人之手。”

    世间从来就没有恒强恒弱的定理,强者可以强强联合,侵吞弱者,弱者也能够互相联合,抗衡强者。段煨、阎行也是凉州人,与同样有意染指关中的马腾联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一次,李儒说完后,郭汜终于没有话可以当即反驳了,他想了想,又转眼看向李傕,而李傕迎着郭汜的目光,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显然他认同李儒的话,或者说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同意了李儒的观点。

    “好,那李主簿,以为我等又该如何?”

    郭汜微微有些气馁,他又看着李儒,原本以为在凭借自己的兵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是在李儒的言语攻势下,却终究还是败下阵来,不得不服软,耐心咨询李儒的建议。

    虽然郭汜话里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李儒却不会在意这些,他已经正色出言。

    “儒以为,在攻下长安,诛杀王允、吕布这些君侧贰臣、背主之贼后,依旧要奉当朝天子为主,百官之中,除了负隅顽抗外,其他愿意顺从我等凉人执政的,依旧要委以官职,不得再肆意报复,也不得纵容士卒洗劫城中。”

    听到李儒一开始就推翻了自己的原本的打算,郭汜的脸色瞬间又黑了下来,他强忍着怒气,看向了李傕,却发现李傕再次点头,首肯了李儒建言。

    李儒说这些建策,来时都是和贾诩谋划过的,也得到李傕肯定的,现下欠缺的,只是如何以一种巧妙的方式,来让郭汜加入到他们的计划之中,只有联合郭汜的兵力,李傕才能够保证自己以绝对优势,雄踞诸多凉人将校之首,故而他这个时候,必须对郭汜软硬兼施,才能够拉住郭汜这股力量、

    “还有呢?”

    在李傕首肯的情况下,郭汜没直接翻脸,他耐着性子,又继续问道。

    “稳定了长安城的局势后,我等要以天子的名义,征召王允的党羽王宏、宋翼入朝,除去三辅的隐患,还要笼络关中的名族,以稳定关中的人心,并派遣朝廷使者,招抚关东的州郡。”

    郭汜闻言,脸部不自然地颤动几下,然后忍住怒气,等待李儒的下文。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战后要如何分遣众将?”

    李儒说到这里,已经站起身来,来到帐中悬挂的一面舆图前,指着关中之地开始谋划起来。

    “司隶所辖,三辅外加三河、弘农之地,儒以为······”

    李儒这一次没说几句,郭汜就不顾自己的伤势,当即拍案跳了起来,他脸色坚决,直言反对李儒的意见,也不在乎李儒背后的李傕的态度了。

    “我等血战得来的州郡,又岂能够如此轻易地拱手让人!”

    郭汜大声咆哮,声音盖过了侃侃而谈的李儒,让李儒不得不停下话头,李傕见状也跟着起身,准备安抚暴躁的郭汜。

    就在这时,帐外有沉重的皮靴踏地声传来,一名军吏急匆匆地跑进帐来。

    “校尉,甘司马遣人来报,已得城中内应信号,今夜可下长安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