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夜访

作者:日新说313 |字数:8600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人皇纪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跟乔爷撒个娇

    风,卷动着队伍脚下的尘土,队伍中间的“甘”军大旗被吹得猎猎作响,就连战马也发出了“希聿聿”的嘶叫声。

    可是骄横的冷风在摄人心魄的军威面前不得不敛神静气,在数次冲击这道钢铁城墙无效之后,冷风发出几声“呜呜--”的悲鸣,在快速行进的队伍面前嘎然止步。

    “停--”为首的甘陵扬了扬手,护卫在两侧的亲卫立即扯开嗓子大声呼喝“停止前进--停止前进--”。

    整个步兵方阵并没有随着骑兵队伍的停止而停止,而是继续推进到了骑兵队伍的近处后,随着领头的军吏一声大喝,甲士才齐刷刷地驻足顿矛,一瞬间整个军阵如同磐石一般毅然不动,驻足的士卒面色如常,任凭骄阳照耀着身上的甲衣······

    “吁—”甘陵信手拉紧缰绳,回头望了望屹立不动的步兵方阵。

    此刻,他确实很满意。

    这支担任前锋的歩骑都是从万余西凉兵之中优中选优挑选出来,都是真正的百战精锐,从刚才的短短一段急行军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了。

    甘陵再转过头来时,阎行也正举眼打量着风尘仆仆的他,两人四目相对,视线越过众人在空中交集,往事一幕幕在各自的脑海中浮现:

    中平六年,在右扶风为寇时,两人深夜在坞堡中交谈。

    阎行说道:

    “如今天下已乱,凉州纷扰,我等若是此时回归允吾,起则势单力薄,旋起旋灭;伏则为人爪牙,仰人鼻息,名与力皆不如人,势力纵有小成,各家掣肘之下,也难大霸。所以与其逃归凉州,旋起旋灭,不如暂且寄人篱下,敛翼俯伏,借势生力,以待天时!”

    甘陵说道:

    “陵与大兄早已是患难与共,前路纵有万千险阻,兄持长矛,陵执弓矢,誓要同心合力踏平之!”

    永汉元年,在牛辅营中时,两人蘸水代笔。

    阎行写道:

    “牛辅意欲用你为佐军司马,你正可借此机会,明伪以忠,暗蓄实力,你我虽暂且分离,一南一北,来日呼应,大事可成!”

    甘陵写道:

    “兄之心意,陵已尽知,暂且羁身,冀图后会,必和兄长共举大事,永不相负!”

    如今三载已过,再见面之时,阎行崛起于河东,甘陵拥强兵于西河,果真应了昔日阎行那句“一南一北,来日呼应,大事可成!”

    阎行看着甘陵,想着他在牛辅营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处境,心中一恸,竟是先行下马,迈步往甘陵这边而来。

    见到阎行居然主动先行下马,戏志才、马蔺等文臣武将脸上微微变色,他们忙不及迭也跟着阎行下马,快步跟在阎行的身后,走了过来。

    这边甘陵看到阎行下马步行,他也不敢托大,当即也迅速下马,迎着阎行趋步而来。

    “叔升!”

    “兄长,陵幸不辱使命,已率所部歩骑前来,与兄长会师!”

    甘陵听到阎行的呼唤,他单膝着地,恭敬行礼。

    “得叔升回归,如虎添翼,此我之幸,大军之幸!”

    说着话,阎行已经快步上前,弯身扶起了甘陵,双手紧紧握着甘陵的手掌,口中说道:

    “河东一别,已经三载了,你我兄弟今日能够重逢,乃是大喜之事。莫要让这些琐碎礼节,生疏了你我兄弟之间的情分。来,上马,你我一同回城,城中已设好宴席,今日你我定要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兄长!”

    甘陵感受着阎行掌心传递来的温暖,他眼眶也已经微湿,往日二人并肩厮杀,戎马驰骋的情景历历在目,他强忍着胸腔中的激动,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当日,郃阳城犒赏三军,欢声一片。

    在宴席上,阎行与甘陵等人觥筹交错,一诉衷情,若非席间有紧急军情传来,这场兄弟重逢的宴席还要持续到深夜。

    而也因为甘陵带来的兵马众多,尽数都驻扎在城外的军营之中,为防有失,阎行也没有留下甘陵在城中抵足夜谈,而是给了他出城手令,让他回到军营之中,安抚自己的兵马。

    入夜,城外军营。

    在宴席上饮了不少酒,已经微醺的甘陵回营见完巡夜的军吏后,摇晃着脚步,步入自己的帐中,在亲卫的帮助下,他将甲衣和兵器都卸下来,随后挥手撤下了想要伺候自己安寝的亲卫,选择了自己动手就寝。

    甘陵移步挪动榻边,笨拙地脱下靴子,解开衣带后,就要和衣躺在自己的榻上,闭眼入眠。

    没想到,这个时候,帐外却传来了亲卫的声音。

    “司马,戏军谋史来访!”

    甘陵翻了翻身,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随意回问了一句。

    “何人?”

    “是城中的戏军谋史,想要见司马。”

    听到亲卫的再次开声,甘陵这才稍微有了头绪。

    阎行如今手下的已经文武并列,并非只有当年的甘陵、马蔺、阎兴寥寥几人了。而这个军谋史戏志才,阎行在宴席上向甘陵介绍时,说他有张良、陈平之谋,看起来阎行对他甚是看重,俨然将他当成了心腹智囊。

    甘陵想到这些,心中动了动。他不是不知轻重之人,阎行今时今日的地位,已经和在凉州、在三辅时大为不同,在宴席上,甘陵也敏锐地察觉了这点。

    自己离开阎行的阵营已经多时,物是人非,凉州一系的将领中,如隗通之属的,已经在激烈的战事中,或阵亡,或病逝,而新崛起在阵营中,势力繁多错杂,除了有翟郝这样的西凉悍将,还有河东本土的徐晃、曹鸢、孟突等将,以及文臣谋士的戏志才、严授等人。

    今日在席间,觥筹交错之际,甘陵就感觉到,翟郝、孟突等人在看向手拥大军强势归来、被阎行尊礼相待的自己时,眼中除了惊羡外,还有一丝丝审视和抹不去的较量之色。

    甘陵领兵在外,历练多时,胸襟已非昔时和马蔺较劲时可比,对于这些同一阵营的武将之间的暗中较量,他心知肚明。初来乍到,涉足不深,他在宴席间也是一瞥而过,不以为意。

    而戏志才这位被阎行引为心腹智囊的谋士,在宴席上,甘陵虽然刻意留意对方,但戏志才似乎有意藏拙,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出彩的地方。

    现下入夜,自己也已经归营,这个戏军谋史却突然造访,着实让甘陵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地又问了一句。

    “来的只是他一人,此事可还有其他人知晓?”

    “戏军谋史只带了一名随从,看起来倒像是潜行而来,应该无人知晓。”

    甘陵这时已经起身下了榻,他重新整理了身上的衣物,转手又拿了佩剑,想了想,才说道:

    “请他入帐相见吧!”

    “诺!”

    很快,戏志才就在甘陵亲卫的指引下,迈步踏入了甘陵的帐中。

    甘陵佩剑站在帐中,看着步入帐中的戏志才,淡定从容。想起之前在宴席上,对方三巡酒过后,已经有醉酒的神态,对比现下,俨然可以看出,戏志才之前在宴席上,是有意佯装醉酒。

    甘陵嘴角微微勾起,脸上带着戏谑,却是没有当即见礼,而是出声问道:

    “军谋史不是已经醉酒了么,怎么入夜,还突然到我营中造访?”

    戏志才一听,就知道甘陵有意在责怪他之前宴席上的佯醉,他笑了笑,也不在意,行礼说道:

    “在下见过甘司马,实不相瞒,先前在宴席上,在下是忧心如焚,酒入愁肠,浅尝即醉啊!”

    “今日之宴,乃是我与校尉久别重逢,大军会师的大喜之日,却不知军谋史所言,忧从何来?”

    甘陵眉头挑起,右手有意地握在剑柄上,看着戏志才。

    行礼完的戏志才抬眼看到这一幕,脸上淡淡一笑,悠悠说道:

    “既为忧校尉,也为司马所忧,更为眼下的时局和大军的处境而忧!”

    “哦,此言何意?”

    甘陵脸部的肌肉痉挛了一下,眼睛盯着戏志才,感觉他不像大放厥词之人,也没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奸诈,于是收起原先的戏谑,转而正色问道。

    “司马可否先让在下坐下,再细细分说。”

    “好,请!”

    甘陵松开剑柄,摆了摆手,戏志才也伸手示意,两人随即一前一后,先后入座。

    “在下既然入夜潜行来见,也就不再寒暄赘言了,不知甘司马,可知眼下长安、河东两地的形势?”

    “陵粗鄙,正要请先生明言。”

    入座之后,戏志才没有丝毫迟疑,当即就直奔主题,甘陵心中反而暗暗警惕,言语也变得谨慎起来。

    “好,在下就先大胆试言,当前的局势,既是凶险,又极其微妙。长安朝廷自诛董之后,政令不明,对于凉州诸将是剿是抚,举棋不定,故而三辅的不少将士兵马,也如同我等在河东一样,按兵不动,坐视时变。”

    “而今日已经传来紧急军报,李傕、郭汜等人的大军从关东赶回之后,在渑池、陕县收拢了牛辅的部分残兵,现下已经打出了为董卓复仇,清除君侧谗臣的旗号,进军长安,前锋兵马已经越过了华阴,就要攻入关中要地了。”

    甘陵点点头,今日在宴席上收到了紧急军报,说的正是这桩大事,他也在席间,对此事自然知晓。

    “此事对于朝廷、对于掌权的王允等人而言,乃是祸事,但对于我等而言,却是一个破局的契机。河东时下的局势同样也颇为微妙,河东太守王邑的兵马在我等之后,态度不明,左冯翊的宋翼的兵马就挡在我等之前,是敌非友。”

    “虽然校尉明见万里,在河东有徐晃、曹鸢诸将防守,在左冯翊又驱使杨奉、候选等白波余党,为我军前驱。但我军分兵在北境、西河两地,夹在了王邑、宋翼之间,北境更时时有断粮之忧,可谓是于夹缝之中求生存,就如同于残局中对弈般,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听戏志才将当下的局势分析得清楚,也说得很明白,甘陵虽然还没有弄清戏志才的来意,但心中也深有同感,他在陕县之时,和阎行现在身处的局势,也有相同之处,只不过,阎行现在要面临的压力比起当时的甘陵来说,显然要大得多。

    “军谋史所言,陵也略知,故而陵率军离开陕县之后,折道左冯翊,连日行军,就是为了尽早和兄——校尉合兵一处,试想麾下有了两支强军,不管是西进联合李傕攻打长安,还是回师河东攻灭王邑,都是多了许多胜算啊!”

    甘陵脸色凝重,也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说到这里,他心中突然一动,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说出了口。

    “莫非是陵此番领军前来,做错了甚么,是因为没有南北共击安邑,还是轻启战端,率军攻陷了临晋城一事?”

    戏志才看着甘陵,摇了摇头。

    “司马切莫自疑,请听在下将话说完。”

    “眼下的局势,在下已经分说清楚。那在下就再为司马说明,忧心校尉和司马的缘由。”

    “校尉麾下原本就军粮不济,如今多了司马带来的这万余兵马,军粮辎重更是日趋告急,校尉待司马如至亲手足,又怎么愿意怠慢了司马,但碍于粮草之事,势必要分兵就食。”

    “如今北境初定,王邑在侧,校尉须臾不可远离,若是校尉亲自领兵西进,王邑举兵攻我等之背,则北境实难抵挡,数载苦战之基业,一夕之间化为他人所有,岂不痛哉!”

    “可若由司马领兵西进,司马初来乍到,又手握强兵,与诸将之间难免多有隔阂,若委司马主将之任,诸将心中定然不服,可若委翟、孟诸将主将之任,以司马的兵马之盛,只怕司马就算顾大局,愿意从命,但部下也难免心存怨言,将帅不和,西进之时,又岂能将帅一心,克敌制胜?”

    “现下校尉碍于手足深情,委任不定,进退两难,身为谋臣,君忧臣辱,在下又岂能不忧心。”

    戏志才说到这里,已经叹息顿言,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甘陵嘴唇动了动,想起了之前在宴席中,阎行似乎确实如戏志才所言,在说到西进东返之事时,他的脸上有略带愁容之状。

    “至于我为司马所忧之事,司马可知,为了司马所部兵马粮草一事,校尉从各部凑粮,已经让诸将颇有怨言,暗自交谈,我等随校尉戎马征战数载,尚且还不如一故人乎?”

    “先前会师之时,司马亲领精锐,耀以武德,诸将惊羡之余,又心怀惊惧,担心司马此番前来,会强宾压主,既夺了诸将连番血战得来的功劳,还会危及到了校尉的位置。”

    听戏志才说到这里,原本微醺的甘陵已经渗出了一身冷汗,他惊叹道:

    “我领军前来,岂有耀兵之意,所以整军砺士,只是因为麾下凉州将士骄横无行,我欲使校尉及诸将知我治军严整而已。不意反而让诸将生疑,这,这并非陵之本意啊!”

    “司马的心意,在下知晓,相信以校尉之明,也定能明白司马的一番苦心,但诸将效命校尉,皆是为功名富贵而来,人情如此,怕是——”

    说到这里,戏志才又摇了摇头,叹息不已。甘陵见状,连忙起身,向戏志才行礼拜道:

    “戏君大才,校尉引为智囊,今夜造访,又为我指明迷津,陵不胜感激,还请戏君为我出谋,以解军中忧患。”

    “在下忧心之余,确实也想到了一策,可解校尉和司马的忧患,只是——”

    “戏君但说无妨!”

    甘陵脸色诚恳,态度郑重,一改先前的轻慢,再次向戏志才行礼请教,戏志才也不敢倨傲,当即回礼,目光灼灼,看着甘陵说道:

    “司马,可知本朝开国的大司马吴汉吴子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