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游说

作者:日新说313 |字数:6354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人皇纪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跟乔爷撒个娇

    “汉将之击匈奴而显名者,如飞将李广、霍骠骑、卫大将军,余者如公孙敖、张次公之属,或因人成事、或事迹不详,故暂且不论。”

    “飞将李广,骁勇善射,能得士心,治军简易,逢战非大胜则大败,此可谓骁锐之将。”

    “霍骠骑,用兵灵活,注重方略,勇猛果断,善于奔袭,斩俘之数冠绝军,然军士亦多佚亡,此可谓战克之将。”

    “卫大将军,统御诸将校,进能克虏破敌,退能师保塞,稳健持重,内外兼得,此可谓三军之元帅,军国之大将也。”

    “为将之道,明见万里,不可纯拘于人言、斩俘,子宜思之!”

    阎行将李广、霍去病、卫青三人作了比较,推崇卫青的大将之才。但这并不是说他忽视了李广这等弯弓饮羽的猛将,和千里蹈敌的霍去病这等骁将,只是从军国大计而言,像卫青这等勇毅沉敏沈毅有谋的大将,犹如国之栋梁,起到的巨大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又或者说,像霍去病那样的天纵奇才,可遇而不可求,他就犹如一支离弦的利箭,不射中猎物绝不停息,除非弦断矢亡。而像卫青这种持重的军国重将,更像一把运转自如的宝剑,能饮血杀戮,也能收敛锋芒,攻守各得其宜。

    裴绾年纪轻轻,就身负才名,此刻又表现出了对兵事的浓厚兴趣,阎行从一名过来人的身份,向他阐述为将的心得,不得不说,是对裴绾寄予厚望的。

    毕竟,效仿卫青为将不得,将来至少还能成为一名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而效仿霍去病用兵不得,则往往就会变成覆军杀将、身名俱灭的悲剧,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

    裴绾听完了阎行的话,面露沉思,显然阎行刚才的话,给他的启示,是发人深省的。

    “多谢校尉教诲,小子受教了。”

    思索了一会,裴绾心中有所明悟,知道阎行个中深意,当即出言道谢。而阎行看到裴绾表现出了谦虚受教的态度,笑了笑,也不再多言。

    裴绾站在山坡上,吹着凉风,看着更远处,那条川流不息的汾水,心中多了不少感慨。

    今日在绛邑所见所闻,都刷新了他以往的一些认知,他在心中还想着,渡过汾水,去看一看那座在从战火的灰烬上重生的临汾城,不过算了算日程和事宜,只怕车队的管事,还真不允许自己擅自离去,而且还是靠近与白波贼寇战事的地方。

    可是就这样作罢,裴绾心中又不满足,他快速瞄了几眼站在身边同样在眺望汾水的阎行,看见他面露思绪,心中顿时又是发痒,他忍不住问道:

    “校尉敬慕卫大将军的为将之法,那此番撤军,可是为了稳重用兵,另寻战机,以求不战而屈人之兵,亦或者是为了迷惑贼寇,来日再一鼓作气,长驱破敌?”

    阎行听到裴绾的问题,微微眯了眼。

    这是他军中的机密,他怎么可能告诉旁人。

    裴绾借机询问他军情,莫非是裴家人的意思?

    想到这里,阎行审视地端详了裴绾一会,裴绾也察觉到了阎行的警惕,他知道自己刚刚所问的这个问题,关系重大,自己在这场合,一时兴起,径直提了出来,容易引起双方的禁忌,可是自己话都说出口,已经无法再收回来,只能够强作镇定,装作轻松地应对阎行的目光,心中却早已七上八下地打起鼓来。

    阎行却是很快地收回了目光,他微微一笑,料想以裴家的裴潜、裴徽等人的行事作风,也不可能让一名少年来窥探自己的军情,因此阎行诙谐地说道:

    “我打了好几年的仗了,在以少敌众的情况下,还从未见过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好事,这仗,终究还是要打下去的。”

    “那就是要迷惑贼寇,再一鼓作气,长驱破敌咯?”

    裴绾眼光中满是好奇,不管他如何聪慧,又身负了多少才名,但在兵事上,到目前为止,他始终还是门外汉一个,因此对于自己预测的西凉军用兵方略,裴绾在心中还是充满期待的,若是自己所想和阎行的兵略一样,那岂不是就证明了自己也是天授韬略,将来说不定也会和太祖父一样,统兵御边,建立军功来光耀门楣。

    虽然,这世道,护卫桑梓已是不易,统兵御边更是无从谈起。

    阎行看出裴绾的少年心性,笑而不语,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打算,而是说道:

    “听,之前山下就来人了,估计是来接你的了。”

    裴绾闻声转身往山道望去,果然是自家车队的人估摸着自己离开有些时辰了,派出了人手前来接回自己,但在山道的半路,就被阎行的亲卫拦住了。

    车队的人已经找到这里来,裴绾不能久留了。

    “校尉,绾就要走了。”

    临走之际,裴绾还念念不忘自己的猜测,虽然行礼告辞后,挪动了步伐,但眼睛却还是盯着阎行,期待着他能够透露出一点口风,能够让自己印证一下想法。

    阎行看着裴绾还略显稚嫩的脸庞,含笑点了点头。这一动作在等待已久裴绾的眼中,不吝于是一盏黑夜中的明灯,他当即就眉开眼笑,笑着再次向阎行道谢后,才欢快地往山下去了。

    等裴绾和来接他的裴家人走了之后,阎行收起笑容,又将目光转到了远处的汾水上。

    想起裴绾的各种用兵的猜测,他的眼眸愈发显得深邃。

    眼下战败的几部白波军,就像是几只受伤的刺猬一样,互相抱团向外,不管是反抗性,还是警惕性,都是极其高亢的,此时选择正面进攻或者长驱突袭,就算得手,阎行麾下的西凉军也是要损失惨重。

    阎行既没有闲工夫去一根根拔掉他们身上的刺,又不想被他们刺得满手是血,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外部环境上不停压迫他们,逼迫他们凑得更加紧密,凑到了极致的时候,白波军的这些刺猬们,就会自己被自己身边的同伴扎得浑身是血。

    与其同时,再坚固的堡垒,也抵挡不住内部的瓦解。

    而白波军中的杨奉一部,就是阎行选中的,那一道瓦解堡垒内部的裂缝。

    ···

    平阳白波军营

    “你既然说是那伙凉州兵的使者,那究竟是鬼校尉派来的,还是徐公明派来的?”

    面貌丑恶的杨奉盘腿坐在自家的位置上,满手油腻地捧着一大块彘肩啃着,卸下的甲胄和兵器随意扔在身边,他狼吞虎咽之余,轻蔑地瞄了瞄周良一眼。

    虽然他自己长得丑恶,但他看向矮胖貌陋的周良时,还是心生厌恶的,特别是西凉军派来的信使,这让他心中莫名产生了被人轻视的恼怒。

    “徐君在军中担任司马一职,亦是荡寇校尉的麾下,在下既然是临汾来的使者,那自然就是荡寇校尉派来的。”

    周良在帐中看着杨奉的无礼言行,虽然心中不豫,但还是秉承着出使的礼节,笑脸应对。

    杨奉却对周良表现出的善意无动于衷,他自顾自啃着手中的彘肩,等将口中嚼烂的肉末吞入腹中之后,他才又再次抬眼,冷哼一声。

    “若是故人派来的,那就还能坐下喝一觞酒,可要是敌军派来的,那就定是来扰乱军心、刺探军情的谍子,你可知,被我抓到的敌军谍子,会落得怎么的下场?”

    说到这里,杨奉扔下了彘肩,盯着周良的矮胖身躯哈哈一笑,仿佛他身躯上的肉比起自己手中的彘肩还要美味一样,待看到周良眼中出现一丝惊慌之后,他才得意抓起案上的酒觞,将满觞的酒水一口吸入肚中,大叫爽快。

    “在下并非谍子,自然不知谍子的下场,不过在下却知道渠帅的前程,渠帅可又想知道?”

    杨奉听到周良的话,当即发出一阵狂妄的笑声,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他重重地放下酒觞,嘴边挂着酒渍,喷着酒气说道:

    “哈哈,我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胆敢在我面前,说他能揣测我的前程的,好,你就说说。”

    “我先前观渠帅雄姿英发,前程不可限量,不过眼下却前庭黯淡,困于时厄,若不及时化解,只怕有性命之忧啊!”

    周良仔细端详了杨奉的面相之后,才悠悠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杨奉听完,面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指着周良笑道:

    “好一个不可限量,好一个困于时厄,说得好,看来你不该当个使者,而应该去当个相士——砰!”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杨奉却突然变脸,他拍案而起,盯着周良,狠声说道:

    “可惜乃公不喜说客,也不信相士,你这番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来人,拿下!”

    帐中一直对周良虎视眈眈的四名白波甲士,一听到周良的命令,当即就要上前,将周良和他的随从一起拿下。

    眼见杨奉骤然发难,周良脸上终于变色,他身后那名一直默然无语的随从却是反应快捷,他迅速将周良扯到身后,欺身抵挡最先靠近的两名白波甲士。

    “哐当——”

    周良的随从手中的动作迅捷无比,在电光火石之间,他的手已经探到了一名白波甲士的刀把上,他快速擒住那名白波甲士的手腕大力一扭,同时左腿踢出,瞄准的正是白波甲士身上铁甲没有防护到的膝盖关节。

    那名措不及防的白波甲士“哗啦”一声,就带着甲叶的响动声被踹到在地,而周良的随从在他向后倒下的一瞬间,已经将他拔到一半的环刀拿到手中,及时挡下了另一名甲士挥出的当头一刀。

    轻易挡下那名甲士的劈砍之后,周良随从收回的左腿也已经和右腿一样同时蓄力完毕,他趁那名白波甲士的招式变老之际,寻空用力撞入白波甲士的怀中。

    虽然白波甲士身上披着铁札甲,但周良随从的这蓄力一撞,还是将他撞得踉踉跄跄往后倒去,这一前一后两个甲士的后倒,又刚好挡住了后面两名白波甲士进攻的路线。

    能够在杨奉的帐中充当带刀甲士的,除了忠诚和可靠之外,个人战力自然也不平庸,刚刚虽然吃了大亏,但除了那名失了兵刃的白波甲士颇为狼狈地后退到杨奉身侧,警惕地护卫杨奉外,其他三名甲士已经齐齐封锁除帐门的其他方向,准备合力攻击这个棘手的敌人。

    另一边,周良随从也借着这个机会,迅速护卫着周良靠到帐门的侧边,他一边防卫着帐中三名白波甲士,一边防卫着帐门方向,虽然身处险境,却镇定毅然,纹丝不乱。

    “先别动手,这位壮士,我认识你。”

    帐中上首的杨奉站立着,在这个刀兵相见的时刻,他却突然又让身边的白波甲士停了下来,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名之前一直被他忽视的周良的随从,嘴角泛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