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王铁子

作者:日新说313 |字数:3295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人皇纪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跟乔爷撒个娇

    自家的这些部曲能够在尸山血海幸存下来,除了一点运气之外,凭借的就是在战阵中自身过硬的本领。现在不过是被缺衣少食,才看起来有些虚弱,但一旦让他们重新饱餐一顿,并得到兵甲的话,毫无疑问他们就是一队虎狼之师。

    而山民虽然散漫,但是他们在山林之中磨炼出来的筋骨也是具有成为好兵的潜质。阎行相信把山民放入自家这些如狼似虎的士卒中,再加上兵法的约束,很快他们就能够脱胎换骨,成为自家手下士卒中的一员。

    在了解自己现在具备的实力之后,阎行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让这小队士卒重新恢复战力。阎行把最好的两个棚子让出来给伤员居住养伤,自己则跟其他士卒一样居住在破烂、漏风的棚子里,并开始带人清理自己势力范围内的污秽物,在整理干净的棚子区外围撒上新土,确认己方在这个范围内的主权。

    人多力量多,部曲们在阎行的身体力行的带领下,一扫前面被俘后的颓废和丧气,干劲十足,跟以前在军中扎营立帐一样,很快就一起将手中的活干完。

    忙完这一些的阎行挥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看着周围开始有了改变的一切,心中也有了丝丝的喜悦。不过现在还不到自己的时候,阎行在昨夜睡下之前就已经有了一套详细执行的腹案,现在处理完自己一方内部的事情,就要开始在外部的布局了。

    阎行在下风口给自己的手下指定了一个破棚子作为临时茅厕后,就下令自己的部曲就地休息,现在整个俘虏营的人都处在一种缺衣少食的状态,自己想要在这两千人中脱颖而出,就不能总干些费力气的活,静养身体、保存力气也是恢复战力的一种途径。

    看着手下们重新坐下歇息后,阎行带着马蔺、甘陵两个人离开了自己一方的驻地,开始从内部观察起这个俘虏营来。

    俘虏营占地颇广,只是因为内部的破帐篷、破棚子密密麻麻、毫无章法,所以才会看起来感觉格外拥挤。营地正面厚重的栅门紧闭着,门外有一队手持长矛的披甲士卒守卫。外围四面都修有高耸的角楼,上面站着持弓携箭的汉军士卒,营地之外不时还有汉军歩骑巡逻经过,守卫堪称严密,至少对于手无寸铁的俘虏来说,想要从内部突破这三层守卫是难于上青天的。

    阎行不动声色将汉军守卫的方位、大致人数暗暗记在心中,然后才向营地的内部走去。一路经过那些杂乱、简陋的帐篷、棚子时,阎行瞥眼看去,见到了不少原先联军中的士卒,不过现在大多数人的状态都不太好,有的还在打呼噜酣睡不醒,有的醒了也是晕晕沉沉、失魂落魄的样子,个个面有菜色,眼中的神采正在逐渐暗淡下去。

    而各个帐篷、棚子的外面基本上都是恶臭熏天,各种污秽和排泄物随处可见。阎行暗暗叹息,人一旦没有目标、失去一切后不管之前是如何优秀或厉害,基本上也就废了大半,变得自暴自弃、醉生梦死起来。

    这些原先号称西凉精兵的士卒为了功名利禄、财帛女子,在王国、韩遂的驱使下,抛妻弃子入侵三辅,结果却是吃了一个大败仗,身处异乡、前途渺茫,随时都可能有灭顶之灾降临,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让这些刀头舔血的汉子也濒临崩溃。阎行看着眼里,心中也不由升起一份恻然,自己现在的处境实质上跟他们没有什么不同,若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只能说各自的心境不同罢了。

    强大之人,首先内心必须强大。曹操汴水之战大败,中箭负伤,得了曹洪的马才成功逃窜。刘备在平定张纯之乱时,与贼军在野外遭遇,士卒被杀光,自己也重伤倒地,靠装死逃过一劫。

    大人物创业之初何其艰难,而最终能够成就一番大业,不是因为一开始他们就比别人多了多少运气,而是他们的内心比其他人多了一份坚韧。只有内心坚毅的人,才能够在这个乱世中百折不饶、成就霸业。半生颠簸流离最终三分天下的刘备恰恰证明了这一点,而来自后世的阎行同样也坚信这一点。

    三人的脚步一直不停,直到走到一处棚子、帐篷密集处,阎行才放慢下了脚步。他看到了这一处地方和其他地方的不同,别的地方都是污秽遍地,而这里情况却是好上不少,至少中间的帐篷周围看起来颇为干净的。而且还有一个壮汉正腆着肚子,卧在一张破席子上懒洋洋地晒太阳,颇有几分荣辱不惊的气势。

    阎行心中暗暗称奇,正想走上前去,站在他身侧的甘陵却暗中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示意他快点离开,阎行心中一紧,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知道甘陵一向稳重多思,对这个俘虏营的情况也比初来乍到的自己更加清楚,他没有迟疑,只是远远看了那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壮汉一眼,立马就抬腿大踏步离开。

    等到了偏僻无人处,阎行才重新停下来,他回头看向甘陵,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你的疑惑已经昭然于面,等着甘陵给他解惑。

    回答的却是马蔺,马蔺脸色微微涨红,他有些愤懑地说道:

    “少君,刚刚那个汉子是以前合众将军帐下的军将,人唤王铁子,端是难缠,在这俘虏营中最是飞扬跋扈,不少人受他折辱,我们——还是莫要去招惹他为好!”

    看到甘陵和马蔺两人对这个王铁子都如此忌惮,阎行心中一动,对刚刚那个晒太阳的壮汉暗自戒备起来。他看了看甘陵一眼,问道:

    “莫非我们的人和他有什么过节不成?”

    甘陵点了点头,说道:

    “确实,营中每日的吃食稀缺,大伙免不得就要争抢,这个王铁子之前抢过我们的人的吃食,还动手打死了一个人!”

    听到这个王铁子动手抢食阎行并不吃惊,精兵和兵痞从来就只有一线之差,两者不同的所在就是有没有军法的约束。军中都是一群厮杀汉,若无军法约束,使强者不得凌弱,自然就会产生弱肉强食的情况。

    这个王铁子既然之前是王国帐下的军将,想必是有一番手段的,俘虏营中的争斗,不管汉军是不是故意挑唆,每一个要活下来的人都必然会去挤压其他人的生存空间。

    而这个王铁子有手段,够蛮横,看他居住的地方那样子,想必是没有人敢在他的帐篷附近拉稀摆带的,这原本倒是个可以结交的人物。只是在听到他动手打死己方一个人之后,阎行脸色变了一变。

    显然这件事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