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兵王无双 > 第二章
    沈奇故做沉思想了下,才举起两根手指:“我打听过了,城里的保安一个月都得这个数,所以低于两千我们可能就没缘分啦。”

    钟婉柔噗呲一笑,她当然明白沈奇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愿意帮自己。于是她连忙就答应道:“嗨,我还以为得两万呢,两千块钱一个月我还是出得起的,等我继承了汉良集团,我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个非常大的大官当。”

    “有多大?”沈奇逗起钟婉柔来。

    而钟婉柔却很认真地比划道:“那肯定要比刚才抓我的那个坏蛋的官大!”

    “k,那这活我干了。”沈奇干了一杯啤酒,然后颇为顾虑地问道:“额,还有个问题,就是你这里管吃住吗?”

    钟婉柔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好半晌才停住了笑声,拿出一张国际酒店的金卡:“喏,现在家里我是回不去了,我小妈恨不得把我给碎尸万段,所以我们只能先暂时一起住在这里。”

    住一起?

    一瞬间沈奇的脑海里浮现出了n种能强烈刺激荷尔蒙的画面,不过随着钟婉柔说那是个豪华套房之后,沈奇略有失望的打了个哈欠。

    就这么,俩人去了酒店。

    可是一进到酒店里,沈奇就跟钟婉柔要了金卡,并且到前台把房间给换成了豪华套房隔壁的豪华大床房。

    这让钟婉柔很是费解,并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唰”的一下红透了脸颊。

    “这这咱们两个人怎么住嘛!”

    沈奇冲他嘘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沙发:“我晚上对付在这里就可以了,之所以换到这里可不是我有任何想占你便宜的意思,而是工作需要。”

    “工作需要?”钟婉柔诧异地问道。

    沈奇则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那间豪华套房应该是常年包的,你小妈知道这里可能是你唯一的落脚点,所以她一定会派人来这里抓你,而里面可想而知,已经布满了摄像头和窃听器一类的玩意。”

    这钟婉柔才恍然大悟,本来她还想问问为什么不开双标之类的房间,可一听到沈奇如此恐怖的分析,顿时吓得没了脾气。

    只是她刚从乡下回来,已经好几天都没洗澡了,看着洗浴间里宽敞的浴盆,她咬紧了嘴唇说道:“那那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啊,我洗好了澡再进来。”

    “这当然没问题。”沈奇耸了耸肩,然后悠然自得的打开了酒店的窗子,紧跟着“嗖”的一下没影了!

    “啊!你干嘛!”钟婉柔还以为沈奇跳下去了,可等她跑到窗口时却看见,沈奇已经迂回到了之前自己常开的那间豪华套房的窗台上去了。

    “趁你洗澡的功夫,我去那屋找点以后咱用得着的东西。”

    说着话,沈奇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轻而易举的就从外面打开了那个房间的窗子

    等钟婉柔美美的洗了个澡出来之后,却发现沈奇早已经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如数家珍般地摆弄着一堆小玩意。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刚才没偷看吧!”钟婉柔瞄了一眼半透明的玻璃浴罩,赶把浴袍裹得很紧。

    沈奇没有接这话茬,而是即系鼓捣着那些小玩意:“你早点休息吧,我把这些小玩意连夜改成个报警和对讲装置放在你的包里,到时候遇到紧急的事,我又不在你身边你就能随时摁响了。”

    见沈奇对偷看洗澡的事避而不谈,钟婉柔反而是不好再追问下去,毕竟她大家闺秀一个,也是十分的好面子。

    于是她也不问了,钻进了被窝里,虽然心里忐忑时不时瞄过来眼神的神奇,但还是抵抗不住高级席梦思软床的诱惑睡着了

    第二天的一早上,钟婉柔要沈奇陪自己出一趟门。

    而原因是自己需要找一个父亲生前的朋友来帮忙对付自己的小妈,现在已经作为贴身职业保镖沈奇当然不会拒绝。

    等二人打车来到华业大厦的门前,刚好是赶上了上班的时间,大厦的安保对外来的人员盘查很是严格。

    所以只让钟婉柔一个人进去,而沈奇则被挡在了门外。

    不过在钟婉柔临进门的时候,沈奇趴在她的耳朵上小声叮嘱道:“记住,遇到任何危险,拿出你包里的报警器,我会想办法进去救你!”

    钟婉柔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然后猛吸了一口气进了门。

    来到大厦的最顶层,钟婉柔看到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口已经排了很多的人在那等,所幸钻到了厕所里。

    她蹲在马桶上,本来是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毕竟她这个叔叔可不算好说话,她也不确定她父亲这个曾经的朋友是不是小妈的人,最麻烦的是这个叔叔还有个儿子,以前一直追求自己。

    想到这,她想起了沈奇的嘱咐,于是她翻起了包,找到了那个所谓的报警器。

    可她把报警器握在手里,却无论如何找不到案件的开关在哪,研究了四五分钟,心里正在碎碎念的这什么鬼东西的时候,突然女厕所的门却被人一脚暴力给踹开了。

    钟婉柔突然心里一紧,刚想匆匆提起裤子看看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又是一声爆响。

    没错,她这间坑位的门同样被人给踹开了!

    “怎么了丫头,摁报警器是发生了什么!”

    听着熟悉的声音,钟婉柔下意识地抬头一瞧,竟然是满头大汗的沈奇!

    “沈奇,你要干什么!”虽然她不知道沈奇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么精确的位置的,但一个女孩子如厕的时候被别的男人给看到,换谁谁也得炸锅!

    沈奇看到并没有意外发生,这才放心,麻利的关上了门。

    “报警器报警了,我手机上显示的定位就是这里,我才从二楼的窗户偷爬了进来”

    不等沈奇解释完,钟婉柔已经提好了裤子,从坑位里面走了出来,并掐着腰质问沈奇:“可是我连你报警器的开关都没找到好吗!”

    “呃”沈奇挠了挠头:“我忘了告诉你了,那个报警器是热感报警的,是我从热感摄像头上拆卸下来的,这样只要你握住它,它就能报警的。”

    钟婉柔简直是无语了,不过她转念一想,这也是好事,毕竟一会儿自己肯定要面对那个叔叔该死的儿子,有沈奇在,那就不怕被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