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作者:凉娘 |字数:7315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赘婿当道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女神的超级赘婿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厉少,你老婆又淘气了!

    诗叶来到小姿的房间时,小姿还没有醒过来,一个婢女端着药进来,诗叶对她说,“把药给我你去忙别的吧。”

    “小姿,醒醒,吃药了。”诗叶轻声呼唤她。

    小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好久才确定是诗叶,赶紧坐起来,却扯着胸口痛,她捂着胸口说,“王妃你会来了。”

    诗叶看见她痛苦的模样,不禁的有些担心,“不是说伤寒么?怎么会这样严重?”

    小姿摇摇头,“没事,王妃,只是小姿的身子有一些弱,没事的,喝了这几服药就会没事了,只是这几天小姿就不能服侍你了,就让新何照顾您吧。”小姿努力的扯出微笑,想要让诗叶更安心一些。

    诗叶把药递到她的嘴边,“好了,我就不用操心了,你好好地把身体养好了就行。”诗叶拿起舀了一勺药吹凉后递给她。

    小姿躲开,“王妃,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了。”

    诗叶皱眉,“小姿,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不要和我客气,你怎么就是不听,快喝。”诗叶把药又放在她的嘴边。

    小姿迟疑着喝下去,胸口还是抑制不住的疼,诗叶看见了之后,有些着急,“要不再找大夫来看一看吧,你这样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我真的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小姿道。说话间武怀昭就走了进来,“小姿怎么样了?”

    诗叶看见他很惊讶,“王爷不是有事出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去找安阳想问问他这两天府里的情况,但是他不在,就回来了。”武怀昭道,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小姿的脸上的那一丝异样。“走之前你不是说来看小姿,我就跟过来了,小姿怎么样?”

    “谢王爷关心,小姿很好。”小姿道。

    “那就好,如果实在是很不舒服就找安阳来给你看一看。”武怀昭道。小姿点点头,笑着却没有言语。

    诗叶知道武怀昭戳中了小姿的痛处,就想让小姿好好休息一下,“王爷,让小姿自己休息,我们先走吧。”

    “好。”诗叶和武怀昭离开,小姿躺下,心里泛起一阵酸楚。

    “王爷刚才去找安阳了?”诗叶问。

    “嗯。”武怀昭点头,“但是他不在,刚才我不是说过了么?”武怀昭反问。

    “诗叶只是好奇,安阳去做什么了?他不是在府里很闲吗?怎么会有王爷找不到他的时候?”诗叶接着问。

    武怀昭愣了一下,他走的时候吩咐过安阳好生的照顾一下若水的身体,还有新柳的事业交给他了,看起来很闲的安阳,暗地里早就忙得不可开交,这时候找不到应该是在若水那里,但是他怎么会告诉诗叶这些事情。“也是是到那个烟花柳巷逍遥去了。”武怀昭打趣道。

    诗叶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然后脸颊就染上了一层红晕,“没想到安公子竟然还有这个爱好。”

    武怀昭笑了,“这恐怕是天下所有男人的爱好了。”

    诗叶的脸更红了,所以就岔开了话题,“王爷带我去看望爷爷,就不怕诗叶把这件事说出去么?王爷不是知道诗叶的身份?”

    “因为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你不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的。”武怀昭自信地说。

    “万一呢,我为了一些事就出卖了爷爷呢。”诗叶追问,武怀昭的自信让她太惊讶,有点不可置信。

    “你还记得新婚的第一夜我和你说了什么吗?我告诉你我会放纵你的一切行动,你想要怎么查我都可以,你以为我这句话就是随便说说么?就算是你查到什么也是说不出去的。”武怀昭道。

    诗叶自嘲的笑笑,“我们都只是你们两个交火下的牺牲品而已。”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地活下去,其他的什么根本就不需要在考虑了,她压根就斗不过他,洛扬,我们还能见面么?诗叶在心里问。

    “不。”武怀昭否定他,“诗叶也许在慕容延钊的眼里你只是一个棋子,但是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我的妻。我知道你来这里只是为了救另外一个男人的命,但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在此之前我一直在挣扎,要不要将我的心思告诉你,但是现在既然我已经向你坦白,以后我就不会在向你隐藏我的情感,我不会逼迫你,现在我就已经很知足了,因为你在我的身边,这就够了。以后在这王府,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武怀昭的坦诚,让诗叶竟然有了那么一丝愧疚,他满心都是她,她却是来帮助另一个人打败他的,可是这不是诗叶能够选择的,幸好他足够强大,她还不能带给他什么麻烦,诗叶第一次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庆幸。这样是不是最好的结局呢。洛扬我保了你,又没有伤害其他人。

    诗叶不会知道,武怀昭的内心正遭受着怎样的痛苦,他既希望诗叶能够回心转意,又希望诗叶就像现在这样不去拒绝他就好,那些藏在心里的秘密,他害怕有一天会部曝光在诗叶的眼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诗叶又将如何看待他?一个变态哥哥吗?他每一天都要经历这样的恐惧。

    诗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回应他,只能笑着看着他,武怀昭上前抱住她,渐渐地用力,诗叶没有拒绝,任由他拥抱着。

    两个人用膳过后,武怀昭起身就要离开,“安阳应该回来了,我去看一看。今天我还是来这里睡。”

    诗叶点点头,武怀昭走了以后,新何一边收拾一边偷笑,诗叶看见了有些不解,就开口问,“新何,你怎么了?在笑什么?”

    “我是高兴啊,王爷这么宠王妃,两个人真是幸福,让新何好生羡慕的。”新何道。

    诗叶脸微红,“你在瞎说什么?不要乱说。”

    “新何是说真的,以前王妃没有来的时候,虽然王爷也宠夙音娘娘,但是从来没有每天都去夙音娘娘的那里的,但是王妃一来,王爷就像是长在王妃这里了,这还不是宠吗?”

    诗叶笑笑不说话,想到夙音,心里就有愧疚之情,他们一家都死在慕容家的手里,现在她又来与她作对,她实在是亏欠了她太多。夙音,希望你我从此以后都不要再有任何纠葛,诗叶不会再主动找你的麻烦。诗叶在心里想。

    武怀昭走在半路上,看见小姿站在那里,“王爷。”

    “小姿?你怎么在这里,怎么没有休息?”武怀昭问。看小姿的脸色并不好,“你还是赶紧回去吧,病没好就不要乱跑,这样王妃会担心的。”

    “小姿是专门在这里等候王爷的。”小姿突然跪在地上。

    武怀昭惊讶,“你这是做什么?你身体不好,不要这样,赶紧起来,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的?”

    “小姿知道自己没有权利要求王爷做什么,但是这次希望王爷能够答应小姿的请求。”

    “你说。”

    “前日,夙音娘娘说是丢了一样贵重的东西,就叫人来王妃这里搜,奴婢阻拦所以被他们打伤。”小姿道。

    “所以你不是伤寒?你的意思是不想让我将这件事告诉王妃。”武怀昭顿时就明白了,原来小姿早就吩咐好了,所以那些婢女才会告诉诗叶她只是伤寒。

    “是,小姿知道这件事一定瞒不了王爷,安公子一定会告知你,所以小姿在这里求王爷,能不能将这件事瞒下来。”小姿眼睛里满是恳求看着武怀昭,武怀昭有所触动,“难道你不想让诗叶帮你讨回公道吗?”

    “不。”小姿摇摇头,“小姿受点委屈没有关系的。只是不想再麻烦王妃,王爷肯定也不想让王妃在与夙音娘娘有什么冲突对不对?”

    “好,本王答应你。”武怀昭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疏忽了,只让安阳看着夙音不要再找新柳的麻烦,没想到她竟然找到了诗叶。

    “谢王爷。”小姿连续磕了几个头,“咳咳咳。”胸口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咳出了声。武怀昭看着有一些不忍,就上前将她扶起来,“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这样让诗叶看见,她心里会不好受的。”

    “是,王爷。”小姿笑着答应。

    看着武小姿离开的背影,武怀昭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怜悯。庆幸有这样一个衷心的人陪在诗叶的身边,还是该怜悯小姿的隐忍。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自己的路。

    武怀昭到来的时候,安阳正好已经回来了,“你去看她了?”武怀昭问。

    “嗯。”安阳点点头。“她怎么样?”武怀昭问。

    “还跟我上回和你说的一样,撑不了多久了。”安阳道,他今天在若水那里,帮她调理了一下,但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回天乏术了。“天越来越冷了,她也越来越难熬了。”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武怀昭追问。安阳继续点头,脸色也不好看,“一个人心死了这么多年,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武怀昭冷笑,“也是,从她嫁过来的时候心就已经死了吧,这么多年了,也该熬到头了。”语气是那么无奈。

    “我今天问她,跟你在一起的那几年,你对她那么好,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和你好好在一起的,你猜她是怎么说的?”安阳问。

    武怀昭摇摇头。

    “她果断地摇头,说她承认有愧于你,但是不会后悔,如果再有一次,还会这样做,因为她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人。”安阳将若水的话重复给武怀昭。

    “狠心的女人!”武怀昭自嘲。

    “怎么你这一次又重蹈覆辙了?上次是不知道若水的目的,这一次你明明很清楚,怎么还往里面跳?”安阳问,武怀昭带诗叶去见爷爷就已经证明了诗叶在他心里的位置。夙音为他付出那么多,他都不曾对她说过一个字。

    “这次不一样。”武怀昭道,“你以为我会再输一次吗?”

    安阳笑了,手搭在武怀昭的肩膀上,“总之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武怀昭握住他的手,“谢谢你,兄弟。”武怀昭突然想起来小姿的话,就对安阳道,“小姿今天告诉我那件事了。”

    安阳的手放了下来,脸色也变得不好。很明显还在为小姿受伤的事耿耿于怀,“她说什么了?”

    “她说希望我能把这件事压下来,不要让慕容诗叶知道。”武怀昭道。“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姑娘。”

    安阳有些悲伤,“她不是一直都这样,总是为其他人着想,却不知道想想自己。王爷答应她了?”

    武怀昭点点头,“她的想法正合我意,我不想让诗叶知道这件事,不能再让她和夙音有什么恩怨了。”

    “王爷是害怕到时候没有办法抉择吧,一边是自己心里的人,一边是对自己有恩的人,夹在中间的滋味,我想想就能知道。”安阳表示理解,反正他已经帮小姿报过仇了。

    “毕竟夙音说得对,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她。”武怀昭感慨道。安阳笑笑,“在世间活了这么久怎么会不欠点债呢?”

    大家都一样,只是欠债的方式不同而已。

    夜里,诗叶和武怀昭两个人躺在床上,诗叶道,“王爷,诗叶听你的,以后不会再与夙音娘娘有什么冲突了。”

    武怀昭回头惊愕的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愧疚,慕容家欠她的不止一星半点,诗叶欠她的也不止一星半点。”诗叶道。语气里都是忏悔。

    武怀昭看见她内疚的样子有一些心疼,“诗叶,那些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这样内疚。”

    “可是都与我有关,我摆脱不了责任的。”诗叶道。

    武怀昭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好了,不要再想了,当初杀她家的命令不是你下的,与你无关,你只是姓慕容而已。”

    诗叶终于哭出了声,“我真的不想啊,我真的不想啊,是慕容家让她失去了家人啊!是慕容家啊!”

    武怀昭紧紧地抱住她,安慰她,“好了,没事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慕容家的人了,你是武家的人。”

    诗叶放声大哭,武怀昭感觉自己的心都揪在了一起。只能不停的安慰她,想要减轻一点她的痛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