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文化人

作者:楼下赫本 |字数:3726

人气小说: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赘婿当道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女神的超级赘婿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厉少,你老婆又淘气了!

    考虑到廖远的年纪,吴康城顿时觉得自己的猜对了一半,于是对傅小瓷便更加热络了起来,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简直成了贴心大哥。

    傅小瓷顿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总觉得这位久违蒙面的大导演性格大变。

    恰好此时廖远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推门而入,她便立即起身起身,向廖远介绍道:“可算来了,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吴康城吴导,跟我哥是大学同学,拍了很多经典电影的。”

    廖远闻言,伸手向吴康城道:“吴导好。”

    “好好。”

    吴康城一边握手,一边打量着廖远,赞叹道:“廖总果然是人中龙凤,起先我听张亦弛张导说起,我还不行,这一见面,嚯,这英姿之飒爽,器宇之轩昂,在年轻人一代中,绝对罕见。”

    傅小瓷听得牙齿都快酸掉了,一脸狐疑的看着吴康城,她总觉得这位大哥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噢,大概是被马屁精附体了。

    廖远讶然道:“您跟张导认识?”

    “那必须认识,张导与我那是亦师亦友,在我刚出道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张导走南闯北,学习了不少实战拍摄经验,后来我能拉到这么多投资,拍到这么多电影,全靠张导当初的提携和指点。”

    吴康城爽朗的笑道:“不仅张导跟我提起过,傅云涛傅导,小瓷的兄长,在我来之前还特地嘱托我,让我来之前,一定不要携带礼物……”

    “那带了吗?”傅小瓷好奇的问道。

    廖远呵斥道:“不要说话!”

    傅小瓷顿时有些委屈。

    吴康城一呆,不过他还真的带了礼物来,当即便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黑色锦盒,打开来,就见一只翡翠吊坠,静静的躺在礼盒中。

    傅小瓷的眼睛一下子便亮堂起来。

    “这只吊坠,是一个月前我在腼腆淘来的一手货源……”

    吴康城拿出的是冰糯种翡翠挂件,一半飘白,一半飘绿,整体呈现“S”型状,外观当于泪滴模样,尺寸有四五厘米大小,种水好而细腻干净,在阳光下通透明亮,上手效果相当雅致高贵,是吴康城在上次拍摄地取景时,于缅甸黑市淘来的宝贝,价值换算一下,大概是七万人民币左右。

    但对于国人来说,这种颜色分部诡异的呈现“S”形曲线的翡翠挂件,猛地一看,仿佛是一块绿色八卦图,很有收藏意义。

    放在国内,叫价二十万都绝对有人收藏。

    “这太贵重了。”

    廖远看了一眼,就直接婉拒道:“吴导,和傅导、张导都认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知道吴导这次特地来我们公司是为了什么事?”

    吴康城闻言,便是把锦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正色道:“我知道廖总事务繁忙,那我就长话短说,我今年拍了一部电影,叫《大英雄郑成功》……”

    听到这个电影的名字,廖远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待吴康城讲完来龙去脉,廖远才笑着说:“原来如此,怪不得之前张导说要推荐给我一个人,说是用得着那首曲子,想来就是吴导了。”

    “对,肯定是我,没别人。”

    吴康城掏出手机,热情洋溢的播放了一段宣传片:“这是我们剧组刚刚制作完的宣传片,廖总可以看看,这画质,这规模,这演技,这拍摄手法……”

    廖远有些好笑,但还是认真的看完了整部《大英雄郑成功》的宣传片。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部宣传片的效果竟然还不错,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其中使用的一些特效也绝对是业内顶级。

    “我听了《向天再借五百年》。”

    吴康城深吸一口气,感慨万千的说:“这曲,就应该配这词,这词,也就应该配这曲,两者结合,天衣无缝,完美无瑕,不怕廖总笑话,第一次听这首歌时,我被廖总的歌声感染,想起这半年的拍摄经历,想起大英雄郑成功,竟然忍不住潸然落泪……”

    吴康城点开手机屏幕,对照词曲,一一说出自己的看法。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形容的是满清入侵,也是神州沦亡的直接写照,描述了郑成功决意与之一战的恶劣局势,非常贴切。”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这一句更加霸气和豪迈!在我看来,它适用于一切叱咤风云、倒转乾坤的英雄人物,比如曹操。其中‘风口浪尖’简直是对郑成功最真实的写照,因为郑成功就是出身海军世家,他爹郑芝龙是著名的海盗军阀,曾打败西洋海军!”

    “至于‘日月’二字,就更是让我惊叹,这不就是明朝的‘明’字吗?据资料显示,当年郑家军的战船,船头就绘画有日月图案。所以,这一句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让我非常激动。”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这句有些不通顺,但我听张亦弛导演说了,原句应该是‘血淹没人间’和‘怨淹没人间’,这就完全通顺合理了。血淹没人间,是指满清入侵带来的战火疮痍,百姓死难无数,如嘉定三屠、扬州十日!而怨淹没人间,是指满清强制剃发易服,引来的华夏百姓怨愤如山如海。而正因为有’血淹没人间’‘怨淹没人间’这种凄惨的局面,才有后面的发问,‘安得太平美满’,一气呵成,逻辑上非常严密!佩服,佩服!”

    “而让我感受最深的,则是最后一句‘好想再活五百年’……”

    一言至此,吴康城感慨道:“郑成功刚刚收复台湾后几个月,就以39岁的年纪英年早逝。在他死前,台湾这块反清复明根据地刚刚拿下,还没建设;整个中原江南北国都已经沦陷满清铁蹄下。这时候,郑成功不甘心,所以才会萌生出‘我好想再活五百年’的感叹,希望天能假寿,让他继续反清复明大业……”

    “大才,大才啊!”

    吴康城深吸一口气,激动莫名的说:“我拍电影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激动过,也从未有过这样深层次的思考,可听完这首歌,我却豁然开朗,我觉得一定要见一见,廖总,对‘国姓爷’的了解,竟然如此之深,果然是文化人,文化人!”

    ----

    感谢CT法Q、山青盈的打赏,月票啊o(╯□╰)o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