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紫衣女子

作者:古西风 |字数:5995

人气小说:都市极品医神民国谍影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黄泉杂货铺女神的超级赘婿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总裁老公抱紧我

    不怪姜家族老兴奋,因为姜家这些年的年青一代里,没有出过什么逆天的人物。

    凌霄宫内门,虽然有几个姜家弟子,但与各大天才比起来,都是很普通的人物。

    族长姜振章,也就一个闺女,姜悦然。

    三年学期完成,都没有进入内门,现在外门执事门里工作。

    这是因为姜家自古至今,一直都是以炼丹传家立足。

    保守有余,进去不足。

    所有家族里的弟子相对都很默默无闻,每天都是躲在炼丹房里,哪里出过龙飞这样的妖孽。

    姜振章问道,“你们把这小子的底细查清楚了吗?他属于哪一支脉?”

    有人站起,马上回话道,“查过了,他是天玄城姜振坤的孙子。”

    “姜振坤?”

    姜振章抬抬眉,自然是认识这个族兄的。

    他好奇道,“姜振坤家不是出过一个不孝子,跟罪血后裔生下了一个孩子?”

    有人回话道,“没错,让族长说中了。这个‘姜恒远’,正是这个罪血后裔的孩子。”

    姜振章一拍椅背,眉心紧皱道,“孽缘,孽缘啊!”

    有人道,“族长,当初这一家有如门风,被送去了矿场恕罪。十几年了,现在他们夫妻还在矿场呢!”

    “要不要把他们接出来啊?”

    “是啊,族长,十几年的罪罚,已经够惩罚他们了。”

    “……”

    一群人,纷纷为“姜恒远”的父母说起了好话。

    姜振章闷声道,“怪不得这小子的性子这么野,搞了半天是罪血后裔的血脉。这个头绝对不能开,不然姜家的脸面要置于何地?以后还怎么保证血脉的纯正?”

    堂下一群人干咳了两声。

    有人道,“可是不放了他的父母,难保他对咱们祖庭心生不满啊?”

    “是啊,要收他为己用,还是处理好这件事情为好。”

    “……”

    人群议论,都觉得此事要认真考虑。

    姜振章道,“这有何难?他一个罪血后裔的儿子,难道还以这样的父母为荣吗?咱们可以让他拜在我的门下,做我的孙子。这样的话,他便是主脉所出,姜家嫡系。面对这样的诱惑,我相信他一定会接受的。”

    人群对望了眼,纷纷叫好道,“对啊,这个法子好啊!”

    “他一个支脉的人,要是改到主脉之下,还不高兴死了?”

    “族长,此事事不宜迟。你马上给这小子写一封书信,让他马上回来认祖归宗。”

    “对,对,现在各方势力都盯着这小子。咱们动作一慢,可就让别人抢先了。”

    “……”

    族长姜振章笑了笑,让人马上取了文房四宝上来,当场给龙飞写了封书信。

    他相信,他已经给了龙飞足够的面子,龙飞绝对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接受。

    一个支脉弟子,改成主脉,那是多大的荣耀?

    在这九天城的中心宫廷里,四处都是金碧辉煌的建筑。

    气象万千,犹如天上的宫廷。

    在这宫廷的后方,有个身穿紫衣的女子,正坐在书房里安静的看书。

    她的眉目俊秀,双眼有神,头戴金钗,黑发如瀑,一身华贵。

    书房外门,一个宫女模样的人,小心禀告,“七公主,我回来了。”

    这位身穿紫衣的女子动了动桌上的砚台,房门砰的打开。

    地板砖上,一道道金光闪起,布下了一条一人宽的路径。

    好好的书房,硬是让她布上了禁制。

    若是无她应允,外面的人根本不敢进来。

    宫女弓着身子,小心走进,站在了紫衣女子的面前。

    紫衣女子双眼抬起,瞳孔犹如星辰一样幽蓝,深邃,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她轻声问道,“这人的身份都查清楚了吗?”

    宫女回话道,“清楚了,他来自天玄城,是姜家支脉子弟。姓姜名恒远,今年十九岁。一个月前,被外门长老圣笔书生招募到了凌霄宫修行。一入门便完成了一个五星任务,杀了一个化神境的妖人,成为五星弟子。他在藏书阁闭关一个月,出来就占了公主的宅院,做出那等龌龊之事。”

    紫衣女子眉目轻抬道,“原来是个边关弟子,怪不得如此无礼。他破了我三年前布下的禁制,我不怪他。但是他却把我用过的东西部拍卖,还不知道从哪里弄了衣裙说是我的,这个罪可不能轻饶。你去准备一下,咱们今晚就出宫。”

    宫女小心劝她道,“公主,陛下有令,让你在宫里禁足,不得外出啊?”

    紫衣女子放下手上的书,起身盯着宫女蹙眉道,“怎么,现在我连你也使唤不得了?”

    宫女急忙跪下,连忙摇头道,“不,不是。”

    紫衣女子过去扶起她道,“瑾萱,你这是做什么。你是大将军李道勋的女儿,名门之后,何必跟旁人学这些臣子之道?况且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待你如自己的亲妹妹,难道会真的惩罚你不成?”

    “瑾萱知错了。”

    宫女颔首紧眉,小心回话。

    紫衣女子无奈一笑,“你是知错了,但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罢了,你们谁都不明白我的心思,连你也不懂我,我就是个孤零零的可怜人。”

    她自怨自艾了下,冲着瑾萱吩咐,“你下去准备吧!天色一黑,咱们还是按照老办法出去。”

    “是!”

    宫女小心退下,不敢有丝毫怠慢。

    紫衣女子长长叹气,伸手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这宫廷对其他人来说,是梦寐以求都想进入的地方。

    对她来说,却跟牢狱没什么区别。

    她去了后院,褪去衣衫在温泉里泡下,准备养精蓄锐,晚上好好会会那个辱她名号的小子。

    外门中品区的一处院落前面,一群年轻人过来,堵在外面,脸上带着兴奋,说是要进去拜见龙飞。

    孙郎拦住了他们,告诉他们这里的禁制已经打开,让他们最好不要闯门。

    这已经是第七波人过来,各家族,各势力的人都有。

    有的是来结交,有的是来拉拢,还有的是来查探虚实。

    龙飞在大堂里闭关,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的身旁,浮现了一圈他的虚相。

    这些虚相犹如真人,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此法,正是萧家的“临”字诀。

    入门,临摹自己。

    大成可临摹世间的一切,人族,妖族,甚至是一棵树,一块石头。

    传说中的七十二变,也不过如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