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露营

作者:东木禾 |字数:4454

人气小说: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统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人皇纪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跟乔爷撒个娇

    宴暮夕的话,让柳泊箫心里咯噔一下,表情不由的凝重起来,秦可卿当年有多疯狂,她没亲眼目睹,却亲眼见证了那疯狂后的后果二十年。

    宴暮夕搂过她来,让她枕在自己的臂弯里,哄孩子一样的柔声道,“别担心,有我呢,阴谋诡计也好,刀枪剑雨也罢,我在,便不会让任何人伤到。”

    “可我不想只让护着我。”

    “也可以对我好啊。”

    “嗯?”

    “现在就给机会如何?”

    看他暧昧的眨着眼,眼底的邪恶和欲望毫不掩饰,柳泊箫羞恼的骂,“不正经。”

    好好的话题,就这么歪楼了。

    宴暮夕凑过去,在她唇上一下一下的啄着,“太正经了,该嫌弃我无趣了,泊箫,良宵一刻值千金,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珍惜呢?”

    “这才几点?”柳泊箫无语的推他,虽说知道约他出来露营,晚上定躲不过卿卿我我,可天都还没黑透呢,他就精虫上脑了。

    “可我想了……”他声音低哑下去,抱着她钻进帐篷里。

    “宴暮夕,真是……”柳泊箫臊红着脸,有种白日宣淫的荒唐。

    “乖,给我。”他却热情似火,压着她,倒在软软的垫子上,唇迫切的亲了上去,从眉眼开始,一寸寸,都仿佛倾注了所有的柔情,最后含住唇瓣,抵死缠绵。

    柳泊箫如溺水的人,紧紧的攀附着他,在情海中浮浮沉沉,不知今夕何夕。

    ……

    等到他终于放过她,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柳泊箫窝在他怀里,一动不想动,身上不着寸缕,只盖着一条毯子,手腕酸痛,他正帮她揉着。

    “好一点了吗?”宴暮夕疏解了两回,心情舒畅的不得了,伺候的也细致,看着怀里的人,眉眼里都是笑和稀罕,“泊箫,越来越棒了。”

    所为棒,指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柳泊箫没有半点被表扬的愉悦,羞恼的斥他,“闭嘴。”

    宴暮夕闷笑起来,拿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又亲,“不让夸是么?那就不夸,感谢好不好?辛苦了,我的拇指姑娘,等元旦后,就可以下岗了。”

    “宴暮夕!”柳泊箫到底没他脸皮厚,被调戏的面红耳赤。

    “害羞啦?”

    “说呢?”

    “我说啊,我是觉得害羞挺好的,不过,泊箫,我也很期待热情豪放的一面喔,人嘛,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可以肆无忌惮的忠实自己的身体和欲望啊……”

    柳泊箫没脸听了,扯过毯子盖住头。

    宴暮夕笑着扯开,调侃的哄道,“乖,不逗了,来,咱们玩点纯情的,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好不好?”

    一边说着,一边搂着她正了身子,脸朝上。

    帐篷的上层是可视的,此刻,漫天的繁星,点亮了夜幕,一闪一闪的,美的都不真实。

    柳泊箫惊艳不已,帝都的空气很差,蓝天白云都是奢侈,星星也显得珍贵起来,这会儿能清晰的看到这么多,有种中大奖的惊喜。

    “漂亮吗?”

    “嗯,漂亮,真难得,在帝都还能看到这种画面。”

    “在千禧山也可以喔,静园的顶楼有个玻璃房,四周都是美景,仰头就是星河,特别特别的好看,我还在玻璃房外,安置了超大浴缸,想不想去试试?”他在她耳边诱惑着,低柔的嗓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撩人。

    柳泊箫扛不住,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宴暮夕得寸进尺,“什么时候?明天好不好?”

    柳泊箫这回不妥协了,“元旦以后吧。”

    “还要那么久啊?我等不了,泊箫……”宴暮夕哄求着,“就最近去好不好,我就算等不了,花草树木也等不了啊,元旦后,它们就都凋谢了。”

    “那就等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吧。”

    “……”

    看他幽怨无比的眼神,柳泊箫噗嗤一乐,“听说千禧山雪后的景致一点都不输其他季节,美的跟童话世界一样,就等第一场雪后,好不好?”

    “好,拉钩,不准耍赖。”

    看他勾起小拇指,柳泊箫笑嗔道,“幼稚不幼稚啊。”

    “就喜欢和做尽幼稚的事。”他说的很认真,又动听的扣人心弦。

    柳泊箫便再也拒绝不了了。

    拉钩,约定,一辈子都许给了他。

    她的心,此刻,是从未有过的踏实安定。

    “暮夕,谢谢,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把我忘了。”她是真的庆幸,他心里一直都有她的影子,否则,便是她回了帝都,找回身份,他那时身边或许早就有了别人,俩人也只能是有缘无分。

    “傻瓜,是我六岁就定下的媳妇儿,忘了整个世界我也不会忘了。”他说完,也庆幸的感慨一句,“也谢谢,泊箫,谢谢没有爱上别人,回到我身边。”

    柳泊箫勾起唇角,她没有喜欢别人,他也没有,一切都刚刚好。

    一夜好眠。

    ……

    翌日是周六,宜嫁娶。

    曲家齐和宴怡宝选了今天订婚,订婚的地点在帝都最高的酒店摘星楼,曲家对此也算是很上心,包下整个顶层的餐厅,布置的美轮美奂。

    帝都有头有脸的人都收到了帖子,不过,曲家这边下的帖子,几乎都很给面子的来了,但宴家那边,却显得有些诡异,跟宴家有姻亲的何家、封家都没一个来的,宴云海一家三口也找了合情合理的借口推了,宴崇瑞,宴暮夕更是不用说,来的人,只有宴云山,栾红颜,还有宴子安、宴子勉兄弟。

    这场面,很多人就看不懂了,私底下免不了嘀咕。

    “宴大少和瑰园的人不和,不出席订婚宴倒不稀奇,可其他几家都没来,是不是做的太明显了?”

    “谁说不是呢,连宴老爷子都没到场,也真是有点寒酸了。”

    “这是不是说明,那几家都给宴大少撑腰啊?”

    “嗯,我看八成是这个意思,不过,这么落瑰园的脸面,也实在不好看啊,再说,还有曲家这边呢,女方家来的人太少,曲家也尴尬不是?”

    “不知道后不后悔跟宴怡宝订婚。”

    “后悔?自己选的女人,跪着也得娶回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