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武林大会

作者:青二十七 |字数:4733

人气小说:甜妻引入怀:陆少,请慢撩别闹!阎总的影后娇妻重生军婚宠妻:时光盗不走的爱人绝品邪少深宫妖娆:太后,悠着点!龙抬头重生之最强弃少农门王妃:殿下,慢走不送!

    见青二十七不但没被自己吓到,还费力地去理解他说的一切,楚乐一颇为感动,叹了声:“孺子可教也。”

    顿了一顿,不死心地又问:“我真没吓到?”

    青二十七摇摇头,她是真的没有被吓到。

    她能理解楚乐一,大概是因为她也曾梦见过一些奇怪的、不存于现实的事物。

    那些事,她除了和毕再遇提过一些些外,谁也没告诉,因为她怕别人笑自己是疯子。

    青二十七想,楚乐一没必要骗自己;他之前不说,也是一样怕别人笑他是疯子吧。

    所以她不但理解他,还有点向往他说的那个奇异地方:“们那里离这很远吧?离国多久了?就没想过回家吗?”

    楚乐一说:“离这里很远……出乎意料的远……我也想回家,那不是暂时回不去么?而且,我在这有些非做不可的事。半途而废可不是我的风格。”

    青二十七笑:“喂,怎么突然觉得高大了了很多?”

    楚乐一:“这是笑我太矮咯?”

    青二十七:“我可没这么说……”

    楚乐一:“蠢青!”

    …………

    天色渐渐暗下去,青二十七和楚乐一继续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青二十七忍不住想,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男人,在他面前可以放下所有的心防,随意地说话,这真是她几辈子才修得来的福分。

    开禧二年七月初五,青二十七问楚乐一为什么会离开家乡来到这里,为什么会觉得那谣谚是也看了半仙“推背图”的人传出来的。

    楚乐一说其实他并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这么个人存在。

    他在大宋流浪了这么久,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想找到他的同族;只可恨到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

    接着又埋怨那半仙的预言书语焉不详害死人……

    青二十七劝他说,所谓的“推背图”,可不就是云里雾里、半真半假的玄妙着高深,才让人觉得特别可信。

    楚乐一满脸想打她的神情,解释说那怎么一样。

    可青二十七问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只是说,若那本书再详尽点,他就可以清楚地知道未来发生的事,那他铁定儿要借着这先知之力,变成这世上最牛的人。

    青二十七大笑地损他:“天山童子鸡,怕是成不了这世上最牛的人了,只会成为这世上最会吹牛的人。”

    楚乐一少见地没有损回去,大概是真的愁极了。

    楚乐一其他的话,青二十七都相信,但是对于那谣谚的事儿,她却另有看法。

    回到解语轩,青二十七与暮成雪说了关于谣谚的事。

    暮成雪以手扶额,想了许久,方将手指头冲着青二十七而去:“小青,说说的想法。”

    青二十七:“我原以为是派人为我们之后的计划做铺垫;如若不是,那便是别人歪打正着了。”

    暮成雪摇头否认:“不是我。我的确是要使苦肉计,可没想过让这苦肉计把自己整死。

    “再者,我有分寸的,我们已经计划周全,我不会节外生枝。这事儿只能踩边线;一旦越了线,就不好收拾了。”

    青二十七道:“既然目前还摸不着头绪,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暮成雪:“倒沉得住气。”

    青二十七:“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件一件做。我不似这么大的本事,我想不了太多以后。”

    “这是在夸自己笨呢?”暮成雪笑起来,如春花绽放。

    青二十七瞪她,恨恨地道:“倒说说看,世界上有几个比聪明的?我反正没认识别人了。”

    开禧二年七月初七,解语轩中宾客如云。

    除开“一盟二阀三公子,四院五湖七剑派”,武林中但凡有些头脸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解语轩虽大,却也挤得满满当当。

    武林大会由史珂琅主持,本来以他的江湖声名与号召力,未必邀约得到这么多人到场;但好在这次承办武林大会,解语轩也有份,许多人就算看在暮成雪的面子上也得出席。

    一时间,解语轩内摆开了近百大桌,久久不见的人们火热交谈,说江湖中的新近趣事与热点;也有些原就有仇的人冷冷相望;

    更多的人在议论那废人谷的来处莫测、手段毒辣,猜测武林盟主史珂琅要如何来处理这棘手的魔教;

    亦有人悄悄地看看四周,发现汗青盟的人还未出现,便存了些看热闹的心思……

    青二十七不惯人多接待,只与平时有打交道的如清镜门申亦直、半袖门左心宁等人打了个招呼,便恨不能躲到一边去。

    呆呆地看着暮成雪与史珂琅带着好好等人与各路英雄寒喧,心思却飞到了黑皮赌坊。

    黑皮赌坊的主人是尼杰客和蝎美人,他们之前一直是幕后老板,直到全宋闺中绣品拍卖会时,才显于人前。

    只是那时候废人谷隐而未发,此二人满身邪气,却也无人知晓他们与废人谷有关。

    唯一知道他们与废人谷关系的,也就是解语轩,以及韩君和。

    几个月前,青二十七在追寻陆听寒的时候,第一次与废人谷接触。在那个深深幽谷里,陆听寒在、韩君和在、毕再遇也在。

    陆听寒对青二十七敞开了心扉,青二十七却没能体会到他的心意;而是为传说中的毕再遇心神震动。

    当时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在不久之后自己会与毕再遇有这样那样的交集。

    她也没想到,传说与现实的差距竟然会这么大!

    陆听寒和毕再遇;与她在时间上心绪上终是错过了,除非时光倒流,否则再无法矫正。

    只有韩君和,对她来说始终都很官方的存在。他待不薄,也不与交心。

    韩君和曾因军国之事而与废人谷接触,两者或有交易,但交情不一定很深;

    如今废人谷作恶,他自然不会冒天大之大不韪去保废人谷;依韩君和沉稳的气质,他也不见得会做绞灭废人谷的排兵。

    可就在昨天,韩君和竟然率领一批江湖志士,透黑杀进了黑皮赌坊。

    为何他未像往常一样站在绝对的道德高处,看准了风向再出手、一拿一个稳呢?

    促使他这样做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今天这个武林大会。

    他堂堂韩府,又怎能放自己的宿敌史珂琅在武林大会上独占鳌头?

    至少要用一件掷地有声的事件,抢一抢史珂琅的风头。

    实在是不想看到尼杰客他们出事,开禧二年七月初六,在韩君和行动前,青二十七去了一趟黑皮赌坊。

    彼时赌坊就快打佯了,还有些稀稀拉拉的客人在赌着。

    赌坊的四周一直都有人监视,青二十七乔装打扮成赌客,本自想好应如何进门、如何寻人、如何暗示……

    哪知这一系列的打算,都毁于搭在她肩膀上一只纤纤玉手上。

    不用回头,她就知道那是暮成雪。

    “信我,就先回去。”暮成雪难得的低调,普通得如同路人甲,然眸子里的精光却掩之不下。

    青二十七不愿:“他们是我朋友。”

    暮成雪搂住青二十七肩膀,硬是把她往外带,一面低声道:“他们也是我朋友。”

    朋友?朋友岂能将其当作谋划的手段?

    青二十七挣之不脱。暮成雪的武功,原比她要高。而更关键的是,暮成雪既然人都来了,就不可能容许计划有失。

    青二十七在那一瞬间突然有种暴戾的想法,如果有一天,她阻挡了暮成雪的计划,暮成雪会怎么办?

    暮成雪会像清扫别的障碍一样,眼睛眨也不眨就把她扫地出门么?

    暮成雪不知道青二十七的思维飘到天边去了,耐心地道:

    “小青,拜托先动动脑子想一想,我现在还在用着石飞白,如果我真动了他的人,他还会这么乖下去?”

    青二十七想,信她如何,不信她又如何?

    尼杰客与蝎美人的命运已然是注定的,他们的性命归暮成雪石飞白左右,她根本无能为力。

    深深的无力感袭击了她。

    与暮成雪在一起愈是久,愈是熟悉她拿捏人心、谋划局势的手段。

    公道?正义?那是什么东西?一切不过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

    只是这一次,一边是韩府,一边是废人谷,这条钢丝,本来就难走得很。暮成雪能走得稳吗?

    …………

    青二十七的思絮游走着,忽地坐在靠门口的那几桌人全都站了起来。

    是什么大人物到了?!

    青二十七定睛一看,只见门口走进来两个女子,正是桑维梓与青八。

    桑维梓一贯的活色生香,而青八亦一贯地略显刻薄。

    青二十七想起在汗青盟中,青八原就很是不服桑维梓,因了这层关系,也一向十分不待见自己。

    现时桑维梓已升任护盟者、还拿回了自己的名字,青八算是被桑维梓牢牢地压住一头了,想必过得不会太舒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明的暗的,哪个门派不如此?

    青二十七忍不住想:解语轩是因为机构还不够大,而暮成雪又绝对强势,才暂时较少有此类争权之事,发展下去,谁又知道?

    汗青盟在江湖中地位不低,解语轩自然不能怠慢,青二十七起身迎向桑维梓和青八,道了声:“两位姐姐请了。”

    青八唇边一抹冷笑,点了点头。

    桑维梓却绽出极致娇艳的笑容来:“二十七。”

    青八道:“维梓,不能叫她二十七了。她虽是教出来的,如今出息了,还用旧名儿喊她,那不是给她没脸么。咱也该称一声青堂主啊。”

    青二十七有些尴尬,桑维梓依然妩媚地笑:“八儿有所不知,二十七原本姓唐,若要称她一声堂主,也应该称唐堂主才对呀。是吧,小唐。”

    青二十七的脑子里陡然间“轰”地一响。

    小唐。小糖。

    桑维梓一手带大青二十七,自她有记忆起,就有桑维梓。

    是桑维梓把她带入汗青盟。

    现在,桑维梓说她原本姓唐,这是真的么?

    青二十七自称姓唐,那是因为毕再遇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小糖。

    可毕再遇又为何叫她“小糖”?

    难不成,这是因为他自桑维梓口中得知,她原本姓唐?

    青二十七混乱了。

    她想起毕再遇曾说:“世间之事,实在古怪。因因果果,既是循环,又似互相影响,以为这是因,其实它是果;以为它是果,其实它才是因。”

    她的过往,她缺失的那部分,因何而起,将从何完满?

    她不知道。

    她甩甩头,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她学着桑维梓,绽出一个优雅的笑容:“什么堂主不堂主的,折煞小妹了。两位姐姐都是我自小仰慕学习的人,如不嫌弃,喊我一声小青便可。”

    桑维梓玩味似地看青二十七那一忽儿的走神,此时才扯了青八道:“唉,我们也别在这堵门口了,让她忙去吧。”一笑,跟了引客的花千叶去了。

    青二十七一个失神,却见那边柳芊芊也过来,想是和她二人叙旧,不由稍稍放了下心。

    汗青盟似乎正在渐渐适应人才的流动,对青二十七和柳芊芊这种因各种原因被逐出门墙的人,亦不像之前那样充满敌意了。

    这是件好事。

    眼看着人来得差不多齐了,青二十七退回主桌暮成雪身边。暮成雪道:“梅沁好不给面子,居然没来。”

    青二十七“嗯”地笑道:“楚乐一这回白躲了。这场热闹瞧不着,不知道怎么个后悔法呢。”

    暮成雪斜眼看青二十七,笑了笑,转身向好好,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回字型的解语轩坐满了江湖上豪杰,围住正中的画舫,这画舫向是歌舞、会议的主要场所。

    之前的大宋闺中绣品拍卖会,及大宋首次新闻发布会即是在此搭台。这次也不例外。

    好好登台,柔柔地说道:“今日得蒙天下英雄赏脸降临,解语轩至感光宠。此次邀请各位,乃是为了当前武林的第一大敌废人谷之事。”

    她的话音刚落,解语轩的东南角突然传来一阵凄凄的哭声。

txt下载地址:http://www.gdsanlian.com/txtxz/8173/
手机阅读:http://m.gdsanlian.com/html/8/817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