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神秘木盒子

作者:越从头 |字数:4015

人气小说:妙手小村医女总裁的专职保镖神罚:永生之罪邪王霸宠:妖妃,放肆撩!快穿游戏:炮灰逆袭记九星毒奶冥媒正娶:鬼夫凶猛我不要宠宠欲动:长官大人,轻轻撩

    阮碗非常顺利,沿着巨蛇开挖的路线,顺利到了尽头。

    非常巧合,在路的尽头是一条暗河,阮碗没有任何准备,就呲溜的掉进了河里。

    这条河不一般,盘踞着一条巨蟒,脑袋搁在水面上,安静的睡着。阮碗直直的砸到了巨蟒的身体上,把巨蟒砸醒了。

    巨蟒低头,蛇信子轻轻在阮碗脸色点点。

    阮碗感觉到,巨蟒没有恶意,她试探的伸出手,摸摸巨蟒的头。巨蟒眯眯眼睛,蹭蹭阮碗的手掌心,轻轻卷起阮碗,低头,带着阮碗游向了暗河是深处。

    暗河很深,阮碗努力睁大眼睛,依然看不清,只模糊看到,数条长长的影子从阮碗身边游过。

    然后,影子越来越多,渐渐的出现了光,巨蟒带着阮碗破水而出,游到了岸。阮碗抬头,这里是巨大的峡谷,峡谷外云雾缭绕,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而离阮碗百米远的地方,有一根陡峭的山峰,放佛天地间的神针,直直插进来地里。

    鬼斧神工,漂亮极了。

    巨蟒将阮碗放到岸上,这里极其窄小,仅供一只巨蟒盘卧。

    数条巨蟒齐齐的探出头,向阮碗伸出蛇信子。

    阮碗眯着眼,逐一摸摸蛇头,蛇脑袋在阮碗掌心蹭蹭,非常的友好。

    带着阮碗的那只巨蟒嘶嘶的叫着。

    然后,只见一条巨蟒从另一条巨蟒身上滑过,蛇头凌空出现在悬崖上。

    仔细看,原来有一根极细的绳子,从里面的巨石上,延伸向外。

    一条条的巨蟒,沿着绳子爬了上去,然后静静卧着。等到所有的巨蟒都爬上了绳子,带着阮碗的巨蟒,嘴里叼着阮碗,从蟒蛇编成的绳子,缓缓的游过。

    阮碗终于看清,原来巨蟒要带她,到如针般到山峰上。巨蟒的头搁在山峰上,将阮碗放了下来,不等阮碗回头表示什么。只见巨蟒嘶嘶的兴奋吐着蛇信子,然后呲溜沿着陡峭的山路,滑了下去。

    顷刻间,一群巨蟒消失的无影无踪。阮碗有一种被用过就扔的感觉,山峰从山下盘旋而上,吹得她有些站不稳。

    阮碗紧紧的攀附着岩石,不知道自个是往上走,还是应该往下走。嗯,抬头往上看,山峰尖细可盈盈一握;低头往下看,白云在游走。

    还是先往上爬吧。阮碗攀着石头,吭哧吭哧的爬上来顶。山顶上果然盈盈一握,一只手就可以抓住的钟乳石,在山顶悄悄露了头。

    就是没有常识,阮碗也知道钟乳石是在山洞里的,长在山顶上是什么情况。阮碗好奇的握住钟乳石,掰掰。

    咔!钟乳石断了。

    阮碗眼框瞪得老大,啥子情况,钟乳石是这么脆弱的东东嘛!

    咔咔。咔咔,声音越来越大,阮碗低头,之间像针般的山峰裂成了两半。阮碗正正好在缝隙间,阮碗抓住了山峰的两边,可是裂缝越来越大。

    然后,阮碗胳膊断了。

    瞬间,阮碗从山顶摔下来,在地球引力的影响下,摔了个稀巴烂。

    “......”骨头分离的阮碗。

    再一次,阮碗庆幸自个是骷髅,而且是组装骷髅。手臂先组装完成,然后是脑袋,双脚,很快,活蹦乱跳的阮碗,就出现在山底了。

    嘶嘶,树上传来蛇吐信子的声音。一只巨大的蟒蛇,正盘旋在树上,冲着阮碗伸信子。

    呦,眼熟的巨蛇啊。

    阮碗踮起脚尖,伸手碰碰巨蟒的脑袋,打了招呼,然后挥挥手,准备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巨蟒迅速缠住阮碗,往山峰缝隙间拖过去。巨蟒速度很快,不过是眨眼睛,巨蟒就将阮碗放下来,蛇头推推阮碗,巨蟒晃晃尾巴,游走了。

    “.......”,再一次,阮碗又有了用过就扔的感觉。

    好吧,巨蟒拖她过来,应该是有目的。阮碗四处打量,果然,在山峰的半腰处,看到了一个山洞,以及半悬空在外的棺材。

    石棺!难道巨蟒指的地方是哪。阮碗左右找找,没有发现巨蟒的身影。

    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阮碗摩拳擦掌,手指插进石缝里,艰难的从山底一点点往上挪。

    再一次感谢骷髅,阮碗在心理自娱自乐,只有骷髅才有如此锋利的指甲哦。

    爬啊爬,爬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阮碗终于爬到了石棺处。碰到石棺,按着石棺爬到了石棺上面。

    然后,阮碗一屁股蹲坐在石棺上,打算缓缓。不料,石棺摆放的并不稳当,阮碗坐在了石棺悬空的那一头,石棺重心不稳,向山底滑。

    这一回,阮碗眼疾手快,抓住了石棺上方的小树苗。

    只听见砰的一声,石棺摔在了地下,惊起数条巨蟒,快速的在草丛里游走,其中就有熟悉的巨蟒身影。

    石棺被摔开了,里面没有古尸之类的东东,摔出来了一个破旧的木盒子。

    巨蟒叼着木盒子,冲着阮碗晃晃脑袋,然后将木盒子摆在石棺里,摇摇尾巴的游走了。

    将自己悬挂在半山腰的阮碗:“......”。

    好吧,还是有好消息的,巨蟒希望阮碗找到的东东,已经找到了。只不过,她要怎么下去了。

    摆在阮碗面前有两个选择:自由落体和曲线运动。想一想两者之间的劳累程度,阮碗眼睛一闭,松开了手,从半山腰自由落体到了地面。

    再一次将自个组装好的阮碗,无比感谢自个的骷髅体质。如果她是活生生的人,在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从石棺里取出木盒子,木盒子完好无损,上面没有花纹,但木材颜色新鲜,放佛刚砍下的树木,制作的木盒子。打开,木盒子里有一张兽皮,兽皮上用鲜艳的红色,画着弯弯曲曲的线路,还有些奇怪的标识符。

    阮碗拿着兽皮,颠来倒去的看,依然看不懂。是地图,还是其它?算了,看不懂就不费劲,问问阿达吧。

    将兽皮放进木盒子里,取了藤蔓,将木盒子捆住身上。一切准备就绪,而且巨蟒也没有拦着阮碗离开。

    但是问题来了,阮碗上看下看,不得不蹲在巨蟒面前,用心灵感应询问:“亲,你知道这是哪吗?我要怎么样走,才能回到临海城呢?”

    巨蟒晃晃脑袋,蹭蹭阮碗的掌心,然后盘着身子,慢慢的停止了呼吸,皮肉消散,只有一张蛇皮留在了阮碗面前。

    轻轻一碰,蛇皮化成了灰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