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2章 另类的还债秀

作者:振羽长离 |字数:4433

人气小说:妙手小村医女总裁的专职保镖神罚:永生之罪快穿游戏:炮灰逆袭记邪王霸宠:妖妃,放肆撩!九星毒奶宠宠欲动:长官大人,轻轻撩系统让我去算命

    “张总,这边请,我们先喝杯咖啡!”易寒急忙带着张彩玉向咖啡室走去。

    莫非沈洛冰那妮子已经将自己出卖了?不能吧!

    “易总如此年轻就拥有了这么大的公司,真是年少有为!不过,不经过父母同意就谈个女朋友,这就是你们富二代少爷的一贯作风吧?”张彩玉责问道。

    易寒将冲好的咖啡递到张彩玉面前:“张总,你是不是听到什么关于我的传言了?我哪里是什么富二代,一穷二白才对!”

    张彩玉将咖啡推开,冷道:“我不喝咖啡!装成一穷二白去泡妞儿才更有挑战性对吧?”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富二代装穷的事情存在?

    易寒重新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张彩玉,满脸堆笑道:“张姨,洛冰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易寒连称呼都改了。

    “她倒是不想说,我看她兴高采烈、合不拢嘴的样子,指定有事儿,跟我年轻时候一样,很显然是误交匪类!这一诈唬,不就说出来了!”张彩玉坐下来,抿了一口温开水。

    “张姨,这冤枉死我了,洛冰可能怕您不同意,所以才美化我的,说我是什么富二代!不过,我俩是真心好的!我是真心对洛冰好的!”易寒讪讪地接茬,两腿并拢,站得笔直。

    说话间,王得福敲门进来:“张总也在呀?易总,他们基本都到了,可以开始了!”

    王得福看着易寒的表情,心道不妙,怎么第一个来的债主就搞得易总如此狼狈?

    易寒头前带路,后面分别跟着张彩玉和王得福。十几个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鱼贯进入易寒的办公室。

    易寒办公室门上只有一个英文单词“hairan &a;a;ap;ap; eo”的吊牌,并无中文称谓。

    易寒打开门,首先吸引人的不是宽大的办公室,也不是东面飘窗外不远的浩渺大海,更不是墙上挂着的唐伯虎仕女图,而是大班桌前码得真真切切的一堆钞票。

    一米多宽、半米厚、半米多高的钞票堆!

    而那张大班台,更是别出心裁地使用了一整棵黄花梨树干,整块厚厚的红木不做处理,桌面磨平,下面安装好桌腿固定即可。

    一股简约朴素艺术之风扑面而来,如果不计算黄花梨木价值的话。

    易寒坐回自己的大班椅,那把明末红木官帽椅。本来翘起二郎腿想像转椅那样摇晃一下,结果楞是纹丝不动。

    易寒坐直身体,不卑不亢地正色道:“诸位朋友,听王总介绍说,你们大多数都是我们新丝路公司多年的合作伙伴,我易寒说到做到,节后跟你们结算所有款项,一分钱都不欠你们的!

    我作为公司新任董事长,正式通知你们,若已经过了账期的欠款,我们按照银行存款利息,将欠款和利息一次性付清给你!如果没有到账期而来要债的,我这里有两千万元,足以支付给你,不过,拿着钱出了这么门之后,我们不再是朋友!因为我们之间已经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王总,请财务李总监进来清点欠款!”

    张彩玉首先站出人群:“易总、王总,我们的账期是本月2号,本人今日来并非是要账的。听说贵公司乔迁新丝路大厦,过来讨杯喜酒喝的。多年的老朋友了,这午饭你们得管吧!”

    新丝路现在抱上了大腿,有实力有现金,作为供应商,找到一个有实力的客户着实不易。

    张彩玉开了一个头之后,张金宝如愿领到了本该属于他的264万元欠款和利息,至于因为破坏纸张而罚的1万元,易寒和李秀云并未提及,如数偿还。

    其余几个账款未到期的供应商再次心安,均表示过来祝贺乔迁之喜,甚至还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当面递交了厚度不薄的红包。

    送别张彩玉的时候,易寒递上一张银质名片:“阿姨,感谢相助!我这算不算见过家长了?”

    易寒的称呼从“张总”,变成“张姨”,现在又变成了“阿姨”,层层递进。

    张彩玉瞄了一眼名片,很商业化地一笑:“算不得什么相助,我这是在商言商。新丝路现在有实力、有资金、有市场,我只是不愿意失去一个合作伙伴而已!”

    一切都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似乎不带丝毫个人感情。

    “易寒,你给我记住,洛冰还有五天才十八岁!”张彩玉又补充了一句话,拽开高跟鞋抬步远去。

    十八岁?这是提醒我还是警告我?

    怎么称呼也从“易总”变成了“易寒”?

    新丝路一场资金流断裂的风波,在易寒这场还债秀中消弥于无形。李秀云还掉海通证券的质押借款后,还剩下几百万元的流动资金。

    客人走后,王得福趴在易寒的桌子上哭得像个孩子。

    一个兢兢业业、苦心孤诣经营多年,以诚心换真心为宗旨的私营企业老板,今天才明白,谈判原来还可以这样谈。

    经过此役,王得福对易寒的信服越来越重,似乎对易寒提出来的招商会越来越有信心。

    沈洛冰给易寒打来电话,说晚饭依旧在一餐吃。

    等易寒返回学校到达一餐的时候,沈洛冰静静地坐在靠窗的老位置上,双手不停地忙碌着。风衣里面的t恤胸口开得很低,似乎身子稍一动就会连绵起伏不绝。

    一看到易寒,沈洛冰站起身来,微微鞠了一躬,亲启朱唇道:“寒哥哥,您来了?”

    随后一指对面的铁盘:“寒哥哥,刚给您剥好,趁热吃吧!”

    沈洛冰低头顺眼,一副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惹人怜爱。

    爬虾,又称琵琶虾、皮皮虾、虾爬子、濑尿虾,属于节肢动物门、甲壳动物亚门,肉质鲜美壳却非常难剥。

    这是什么待遇?怎么今天竟然可以享受到此种待遇?

    以前不都是易寒剥虾的么?

    易寒抓起一只虾肉放入口中,美女剥的虾果然爽口!

    易寒盯住沈洛冰t恤低v领处的美好一沟,赞道:“实在是太美了,简直是鲜嫩爽滑极了!”

    沈洛冰见易寒吃了自己剥的虾,似乎没有半点要生气的迹象,急忙撩起风衣将胸口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张彩玉今天没去你们新丝路?”沈洛冰讪讪地问道,依旧有些提心吊胆。

    易寒嘿嘿笑道:“你是说阿姨?我们相处非常融洽,我还跟她一起吃了顿午饭。阿姨还提醒我,本周五就是你的生日,还让我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呢!”

    “啊?”沈洛冰张大了嘴巴。

    易寒拿起一只虾肉,塞进沈洛冰张大的嘴巴里,还顺便在她润滑的红唇上抚了一把。

    “阿姨真是人靓心美,和蔼极了!”易寒口中赞着,心里一阵腹诽。

    “啊?是吗?她怎么从来没有对我和蔼过?”沈洛冰似信非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