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多少年前的事,你都无法释怀(二更)

作者:郁从文 |字数:2803

人气小说: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重生之都市狂仙女总裁的专职保镖妙手小村医次元法典我的神魔世界神罚:永生之罪进化与传承

    三分钟以后,已经跑出百米外的林清尧很好奇,依照程修远的体力,他为什么没有跟过来。

    转过身,男人的身体,正一点又一点地没过星河,“修远!”

    她怎么忘记了,他刚刚没有丢下那枚Z|弹,他是个警察,他决定用自己去保卫着城市的安危。

    “程修远!”

    林清尧边跑边喊着他的名字。

    男人冲着她笑了笑,在河的中央,对着她挥了挥手,“阿尧。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我喜欢你。”

    “从十七年前,就喜欢你。”

    “小时候会欺负你,也是因为喜欢。”

    “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成哥哥。”

    “而现在,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

    程修远一口气,说了很多,“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认识你。”

    眼眶总是承载不住泪水的,林清尧无力地瘫在河岸边的草丛上,“修远!为什么不丢掉?!”

    “牺牲一个我,换川北一个太平。”

    牺牲一个我,换岭南一个太平。

    这是当年,程修远的父亲,程国丰说得的一句话。

    子承父业,作了川北警队队长的程修远,也说了同样的话。

    这里,过去叫岭南,现在更名为川北,因半年前的一场疫变,所以现在,有了地域名称的改变。

    四岁,到二十一岁,十七年。

    河水随着轰鸣声,溅出巨大的水花,是鲜红的颜色,打在了林清尧的身上。

    原来,看到的,并不是阿行。

    而是被自己一直忽略的程修远。

    L幻化作实体,踉踉跄跄地走到林清尧身边,捂住了她的双眼和双耳。

    “小悠,别怕。”

    “......他死了......”

    皲裂的唇瓣,哆哆嗦嗦的双手,林清尧抓着L的衣服,“修远......死了......”

    L紧紧地搂着林清尧,直到最后,她彻底昏了过去。

    时光好像回到了初遇程修远的那个时候。

    失去双亲的林清尧,在程家的那段日子,其实过得并不好。

    小时候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程修远的母亲,一直不是很喜欢自己。

    当着程国丰面的时候,程修远有的东西,林清尧也有。

    但是程国丰不在的时候,程修远的母亲,总会各种理由针对自己。

    经常被安排做家务,那是常有的一件事情。

    所以在那件事发生以后,林清尧“离家出走”,遇到了陆知行,一起合租的日子里,他总吃惊于那么小的她,会做饭。

    这些,都源于程修远的母亲——“教导有方”。

    那件事,跟那场大火。

    明明,早已经被遗忘的事情,早被陆知行治愈的伤口,重新浮现在面前。

    也不过十岁左右。

    程修远的父亲和母亲,整天因为林清尧开始争吵。

    ——有一日——

    程修远的母亲参加完聚会回来,抱着还有半瓶的红酒,醉醺醺地回到家里,林清尧与程修远正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周阿姨。”

    小林清尧是第一时间,看到程修远的母亲状态不对的,“要不要给程叔叔打电话?让他现在回家里。”

    她其实很害怕。

    因为程修远的母亲,总是会偷偷地打她。

    “......越长大就越像啊......”

    程修远的母亲哐当摔碎了怀里的红酒,碎玻璃划破了林清尧的小脸,她没有哭,因为若是哭了,受到的体罚就会越大。

    “若不是小丽她们说......”程修远的母亲掐着林清尧的脖颈,“我都忘了何燕是谁了......”

    何燕是谁?林清尧并不认识,她只知道自己的母亲叫做何晓。

    “怪不得——”

    程修远的母亲看小林清尧一声不吭,用碎片又划了一下她的脸,“老程非要收养你呢。”

    “妈妈!”

    程修远转过脸,看到周萍正对林清尧施加暴力,“你在做什么?!”

    “小远啊。”

    周萍抱着林清尧,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妈妈是在照顾妹妹啊。”

    接着,她踢开房门,“妈妈带着妹妹去找爸爸,晚上一个人,在家里乖乖的哦。”

    周萍喝了酒,一路晃晃荡荡地将车,开到了高架桥上。

    小林清尧正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副驾驶座,虚弱地唤了声:“周阿姨......我保证以后都乖乖地听您的话......”

    “......我们回家好不好......”

    “回家?”

    女人的车子撞在了高架桥的防护栏上,她停下来,将小林清尧从车子上拽下来,“那是我的家,你的家早就被火烧了!你哪里有家?!”

    川江的夜晚,风猛烈地吹着。

    小林清尧被周萍拽到了高架桥下,并被周萍按着她的小脑袋,泡在江水里。

    这是第一次,林清尧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程国丰驱车赶到的时候,林清尧已经睁不开双眼,脑袋懵懵的。

    “......程叔叔......”

    “周萍!”程国丰看到已经陷入昏迷的林清尧,冲着程修远的母亲,“你疯了!悠悠才十岁!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犯|罪!”

    “我疯了?”

    周萍张狂地笑道,“对啊,我是疯了啊。”

    “当我知道这个孩子是何燕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啊。”

    “悠悠是林尹跟何燕的!”江风猛烈地吹刮着,程国丰用手挡着风,缓缓地向周萍前行,“我也是才知道,惨遭血案的何晓,就是燕子。”

    “你入伍以前,何燕不是你的未婚妻么?!”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

    程国丰根据救捕行动经验,为保证人质安,首先要稳住绑匪的情绪。

    他试着向过去那样,说一些关切的句子,“萍儿。这些年,我对你,对阿远如何,你的心都感受不到吗?”

    “哈哈哈哈哈哈。”

    周萍歇斯底里地笑着,“程国丰。若不是当年我设计有了阿远,你又怎么会娶我?这些年,你扪心自问,你对这个家庭到底做了什么?”

    “我都说了,警队工作忙!人民的利益高于个人的利益,你以前不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么?”

    以前的事情,不提也罢。

    提了的话,只会增加更多伤心的回忆。

    “通情达理。”

    周萍用碎酒瓶片扎进林清尧的身体里,“我养了六年,你前任的孩子,是有够通情达理的。”

    几滴血珠,从林清尧的脖颈下落,再坚强,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程叔叔......疼......”

    “悠悠!”

    程国丰也红了眼,“周萍!你要是发脾气,就冲着我!”

    “冲着你?”

    周萍仰着脖子,似乎这样可以稀释掉心底脆弱的部分。

    江风,在夜里,吹迷了她的眼,她撑不住自己虚弱的身体,双腿无力的瘫软,“程国丰。今天。她跟我之间,你只能选一个。”

    程国丰借着这个空档,速度地朝着林清尧的方向跑去。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像是能够觉察到男人的举措,周萍朝着林清尧的小腿划了一个口子,接着将她扔进了湍流不息的川江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